小说创意:《永生之人的三个愿望》

一个受到神灵祝福(诅咒)的永生之人

信奉:『唯有进步值得信仰』,热爱学习,热爱新事物

然后新事物变得陈旧。

过尽千帆皆不是。

尝试过追逐爱情和女人,然而爱情和生命容易消逝。

知识更持久。

尝试过建立自己的宗教。

渴求安息。

欲望的消失。人性的消失。对悲惨或美好的事物都变得无动于衷。因为生命终将逝去,悲剧总会解脱。

对知识的无尽渴求。

物理的尽头是数学,数学的尽头是神学。而赐予永生的神灵却不是真正的神灵。

第一幕:他在酒馆中嘲讽神灵,认为神灵不过是永生的存在,就像空气和土地一样,如果自己可以永生,自己可以做得比他们更好。

第二幕:他请求神灵赐予他一个永生的伴侣。

第三幕:他请求神灵让他的伴侣消失。

最后一幕:他再次见到了神灵,只说了一句话,我想休息。

三个愿望(别请求成为我们,别请求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别耍小聪明):

1,第一次他请求让自己的爱人永生,如愿了
2,第二次他请求让自己的爱人消失。如愿了
3,第三次,他请求幸福。神灵问他什么是幸福。于是,他转而请求安宁。于是他如愿了。

神灵: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你并不是永生的。我们不过是每过一阵子复活你而已。如果我们有一天消失,你也就会跟着消失。

我们并不是神灵,我们是永生的存在而已。我们也有想过,谁创造了我们,谁带我们来到这里。我们的伙伴也越来越少,大部分伙伴选择了安宁,永远的安宁。理论上有一天我们依然可以唤醒他们,但他们不愿意被打扰,他们没有彻底毁灭自己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做不到。永生有时候是一种诅咒。

我为什么醒着?我有我的理由。我是个尽职的观察者,爱情,激情,愤怒都会消退,只有责任不会,我的责任要求我一直醒着,观察这个世界,等待着我的造物主有一天出现,并让我得到解脱。

《超体》影评

世界上最难编剧的就是超人。因为超人太强大,找个像样的对手非常困难。

而《超体》讲的就是一个超人,事实上,是超人的诞生,以及消亡。

看完预告片,就把它列上了『必看』的名单。短短几十秒钟,就把故事彻底剧透了:一个女超人的诞生。题材对我胃口,特效对我胃口,以一打多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英雄主义设定对我胃口。

导演是吕克贝松,这个人是法国的斯皮尔伯格。很多人说他已经江郎才尽。但显然,他还是懂的观众爱看什么,也许没有突破性,不断重复自己,但他的重复还是有质量保证的,小机灵小段子,不时地让观众爽一下。不像某些好莱坞导演,就知道炸车炸楼炸飞机,炸得我想睡觉都睡不着。

吕克贝松也是这片子的编剧。我一直担心超体这个故事怎么结束:也许是一个飞翔在天际守护城市的超人。我可不愿看到这么俗套的结尾。

最后的结局还真不错,不知道吕克贝松有没有看过《守望者》,这个故事里面的曼哈顿博士也是类似神灵一样的存在。在漫长的岁月中,他渐渐对一切都失去了感觉,不再关心人类的死活,失去了『人性』,最后选择了离开地球,飞向宇宙深处,寻找自己的意义。

《超体》的结局有点相像,但吕克贝松,就是斯皮尔伯格一样,不爱太冷酷的东西,因此影片的结局也没有守望者那么绝望,而是(非常勉强地强拧)给人留下一丝希望和温情。

电影的节奏相当好看。很喜欢用小视频乱入主线,感觉上就像自己脑洞大开以后的具象化,也颇让人耳目一新。

值得一提的是反派,表演相当精彩,让整个影片的乐趣大增。

冷幽默更让片子加分不少,比如说,反派不自量力式地自杀式挑战超人,让人觉得蛮好玩的。

最后那把办公椅很好看,最后女神坐着这把椅子穿越时间的段落,完全可以剪出来做椅子的广告,超炫。这把椅子是Embody,简洁,有型,舒服,这把椅子不仅仅是酷,它是工业设计和现代风格的完美结合,适合土豪,女神,小三,熊孩子。淘宝有卖,一万八,不还价,让干爸,买一把,习大大见了给你敲背,彭麻麻见了给你上茶。

真正的需求(真需求,伪需求)

曾经为了晾衣架苦恼,容易生锈,用得很不开心。于是到处找不锈钢衣架。但买到的总是有质量问题。

最后在朋友的推荐下,买了宜家的晾衣架,表面喷塑,虽不是不锈钢,但也不会生锈。底座宽大而且重,风吹不倒。买回来以后,用得超级满意。

这件事情显示出,有时用户描述出来的需求,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很多时候,用户会笨拙地描述出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案,并表示这就是需求,但实际根本南辕北辙。

有时候,完美的执行了用户的方案,最后用户却表示不好用,这时候才如梦初醒,觉得自己大错特错了。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特别是科技行业。

汽车的发明者老亨利·福特说过,如果你问你的顾客需要什么, 他们会说需要一辆更快的马车。更快的马车。其实蕴含着真理。你需要认识到。马车是伪需求。真正的需求是那个“快”字。

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很多。

伪需求:我要用手机看网页。
真需求:我要用手机获取信息(想一想,同样是看天气,通过手机网页看,和通过App看,体验差别很大的喔)。

伪需求:我要民主
真需求:我要安全富裕自由(很多民主国家也很穷很动乱的喔,亲!)。

伪需求:我要买豪车。
真需求:炫富泡妞。

伪需求:我要购买安装和学习微软的office软件。
真需求:我要搞定工作。

伪需求:求雨。
真需求:灌溉(灌溉真的不用求雨?是的,挖好运河水库也可以解决问题的)。

其实。人类的需求很简单。更刺激。更舒服。更有趣。更健康。更酷。更省时间。诉求虽然简单,表现形式却是多变的。

think different并不是让你违反基本规律。而且要求你不要被表象迷惑。

think different是指你必须避免一般人的思考误区。而不是要求大众去顺应你的思路。

“看到问题关键所在”/“找到正确的解决之道”,才是Think Different,因为大多数人看不到问题的关键也解决不了问题。

异想天开不是Think Different,那是Think Wildly。

但很多人都以为异想天开是Think Different,包括我自己。

“不要为了创新而创新”。说说容易做做难。大道理大家都会讲。事到临头当局者迷。不知不觉地就开始盲目创新了。这时候就需要有个人来点醒你。

我自己也是,写App的时候,经常盲目创新。

不要发明用户的需求。不要试图改变用户,要有用户自己的习惯来说服用户。

如果你猜不到别人的需求,那么先做自己的需求好了,但要记住自己的需求,可能也被自己潜意识里面盲目封装过了。就像我的晾衣架需求一样,要问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rework一书有一章就叫做“挠自己痒痒(Scratch your own itch)”。

【如果是帮别人解决问题,就会像瞎子一样在黑暗中不断摸索。但如果你解决的是自己的问题,希望之光就出现了。你非常清楚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帮别人挠痒痒,你挠来挠去挠不到重点,而自己的痒痒一挠就到。如果你猜不到别人的想法,可以从自己先出发。

不过要记住。自己也会欺骗自己的。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分解为多个元素,然后打上问号,问自己,这真是自己想要的吗,对想法去伪存真,你就得道了。

 

对pay的思考

对pay做了一些思考。

对消费者来说,多了一个选择权,好处并不大。用手机刷卡看起来很高大上,遇到手机没电你还得掏钱包找那张塑料卡片。有人说,可以防止卡片号码被人偷看以后洩漏,看起来有理,其实一般也洩漏不了,当然了,pay让这种微小的危险不再存在是好事,但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多一个支付方式终归有好处,反正消费者也不用多掏钱。

苹果展示的视频,描述了信用卡不方便的地方(这次发布会做的视频普遍很差),非常得勉强和强词夺理。现场看完,我就觉得这一套用来用来攻击pay自己也非常管用。六格视频:第一格,发现不支持;第二格,手机没电;第三格,刷不上(Simply Not Working);第四格第五格自行头脑风暴;第六格,用户掏出塑料片信用卡。这种视频应该很快出现在YouTube上了吧。

对信用卡公司呢。可能最大的动力就是危机感吧。因为Google钱包这种东西对他们是威胁,虽然一直不兴旺,但互联网和大众的想法谁也说不准。如果什么时候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大家突然接受Google钱包了变得流行起来,信用卡公司可真是承受不住这种打击。所以借助苹果的力量完成移动支付这一环:挽留住那些喜欢手机支付的人,作为防御,有何不可。

所以信用卡公司会勾搭pay,是为了防守,挽留用户而不是拓展用户,而且几个信用卡公司之间也有顾忌,怕对手独占了pay(联想起当年at&t独占iPhone导致的市场份额巨变发生在自己的行业),而自己没有,结果丢了蛋糕。这种心态之下,利弊权衡,很容易加盟进来。

pay需要第三方厂商支持才能成功,这不由地让我联想到苹果passbook服务的失败。

Passbook难以推广,是因为需要攻占的山头太多,使用条形码本来是个好点子,适用的场合太多,但适用的场合太多了,结果就是处处都可以用,处处都没用。苹果也根本没法子找所有的公司一家一家地去谈合作。

passbook推广难第二个原因,是很多公司看不到理由去兼容passbook系统。对很多公司,把条形码或者二维码显示在网页或者发送到邮箱就好了。完全不用麻烦passbook还兼容安卓机wp机甚至笔记本。

相对Passbook,pay就只需要几家大公司的支持;这些信用卡公司既不需要也不欢迎开放性,他们喜欢封闭,把用户圈在自己圈子里面。

iPhone再畅销,市场占有率比起安卓,依然是有限的,对于信用卡公司来说,是一种试水。当年iTunes商店起步的时候,乔布斯说服音乐公司授权的时候,就说过这样的话,Mac市场份额这么小,失败了对你们唱片公司有什么影响呢。

如果pay成功,那么将是对安卓手机的一次刺激,刺激安卓手机拷贝pay的概念。一旦pay这种模式流行起来成为事实标准,受益最大的依然是信用卡公司,这意味着Google钱包的彻底完蛋,一个巨大的威胁从此连根拔除。

pay和google钱包技术上其实很类似,最大的不同点就是账号系统前者是信用卡公司的,后者是Google的。另一个不同之处是刷卡设备的问题,信用卡可以利用自己的市场优势,迫使商家换刷卡设备来支持pay模式,就像推广paywave推广pin码一样。而Google要推广自己的刷卡机则很难。

pay对中国市场的影响力几乎为零,在天朝,信用卡的普及率极低,安全性更糟糕。iPhone的市场占有率更是低于西方国家。

pay发布以后,很多人想到最受冲击的可能是square这家公司,因为square的模式也是基于信用卡。不过仔细想过以后,square应该不会收到pay的威胁。因为square和pay是面向不同用户群。square是收钱。pay是花钱。是市场的两端。不过目前square的刷卡机不支持pay,但也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pay发布之前我有想过它会不会和微信一样具有收钱的能力。目前看来完全没有这种功能。但仔细想过以后,似乎没有看到任何的障碍,技术上和安全性上都是可以保证的。也许苹果只是想先把这个市场培养起来,时机成熟了再添加这种功能。到那时,square就真的有麻烦了。

pay在澳洲的推广,个人觉得应该不会很快。时机上,信用卡公司刚刚逼迫商家升级刷卡机以支持无线刷卡和pin码。再搞一次,恐怕会引起商家的反弹和抗议。市场上,澳洲人口少,市场也小,对于信用卡公司来说,推广新技术可能也不会那么热心,看这个新闻,大意是说,2015年之前不会有pay,这新闻的潜台词基本再说,2015年以后也不一定会有啊。

所以觉得至少一两年以后,悉尼人民才会看到支持pay的刷卡机了。到时候再搞个iPhone6刚刚好。

最后。pay是就是帮你花钱啊。这种特性,再方便再牛b也得悠着用才对是伐。(除非以后有了收钱的功能)

iPhone为啥这么火爆

iPhone6出来以后,弄个相当无厘头的宣传口号“Bigger than Bigger”,这个毫无情怀的词,也一石激起千层浪,迎来无数厂商冷嘲热讽,鹦鹉学舌。对于iPhone6的大屏,更是被说成是迟到了两年。然而,不管你怎么批iPhone,广大厂商只能看着它大卖狂卖,羡慕嫉妒。

iPhone为啥总是这么火爆?

个人的看法:

首先是身份的象征。好比劳力士一样。有钱人需要低调地显示奢华。iPhone是个不错的载体。在手机领域内真的没啥很好的选择了。很多人的心目中,iPhone是最好的智能手机,这一点就够了。

其次它也是冒充有钱人的好选择。投入不大,拿在手中自我感觉马上上升一个档次。也容易收到同类的仰慕甚至崇拜。这个钱花得值。

第三它外观质量功能都不错。系统安全易用,app生态系统傲视群雄。用户体验就算不完美,至少不难用。

最后,它是智能手机的开创者,一个活着的传奇。人总是对传奇充满敬意。死忠粉丝会因为它的名字而购买它,完全不需要理由。就算英雄末路,追随者也不会少。何况它依然如日中天。

所以,对于iPhone来说,不管每次升级多么地微不足道。在技术控的眼里是多么地落后或者姗姗来迟。它的王者地位始终无人能敌。它就像英国王室的王子哪怕年纪轻轻就谢顶,依然是王子。

iPhone已经老了。已经是街机了。问题是,我们有更好的选择吗。

不管是三星还是小米都只能算是一方诸侯。而iPhone是教皇,是上帝代言人。疆域辽阔的帝国终将消失,而教皇永存。

 

Page 1 of 27612345678910...20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