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需求(真需求,伪需求)

曾经为了晾衣架苦恼,容易生锈,用得很不开心。于是到处找不锈钢衣架。但买到的总是有质量问题。

最后在朋友的推荐下,买了宜家的晾衣架,表面喷塑,虽不是不锈钢,但也不会生锈。底座宽大而且重,风吹不倒。买回来以后,用得超级满意。

这件事情显示出,有时用户描述出来的需求,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很多时候,用户会笨拙地描述出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案,并表示这就是需求,但实际根本南辕北辙。

有时候,完美的执行了用户的方案,最后用户却表示不好用,这时候才如梦初醒,觉得自己大错特错了。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特别是科技行业。

汽车的发明者老亨利·福特说过,如果你问你的顾客需要什么, 他们会说需要一辆更快的马车。更快的马车。其实蕴含着真理。你需要认识到。马车是伪需求。真正的需求是那个“快”字。

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很多。

伪需求:我要用手机看网页。
真需求:我要用手机获取信息(想一想,同样是看天气,通过手机网页看,和通过App看,体验差别很大的喔)。

伪需求:我要民主
真需求:我要安全富裕自由(很多民主国家也很穷很动乱的喔,亲!)。

伪需求:我要买豪车。
真需求:炫富泡妞。

伪需求:我要购买安装和学习微软的office软件。
真需求:我要搞定工作。

伪需求:求雨。
真需求:灌溉(灌溉真的不用求雨?是的,挖好运河水库也可以解决问题的)。

其实。人类的需求很简单。更刺激。更舒服。更有趣。更健康。更酷。更省时间。诉求虽然简单,表现形式却是多变的。

think different并不是让你违反基本规律。而且要求你不要被表象迷惑。

think different是指你必须避免一般人的思考误区。而不是要求大众去顺应你的思路。

“看到问题关键所在”/“找到正确的解决之道”,才是Think Different,因为大多数人看不到问题的关键也解决不了问题。

异想天开不是Think Different,那是Think Wildly。

但很多人都以为异想天开是Think Different,包括我自己。

“不要为了创新而创新”。说说容易做做难。大道理大家都会讲。事到临头当局者迷。不知不觉地就开始盲目创新了。这时候就需要有个人来点醒你。

我自己也是,写App的时候,经常盲目创新。

不要发明用户的需求。不要试图改变用户,要有用户自己的习惯来说服用户。

如果你猜不到别人的需求,那么先做自己的需求好了,但要记住自己的需求,可能也被自己潜意识里面盲目封装过了。就像我的晾衣架需求一样,要问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rework一书有一章就叫做“挠自己痒痒(Scratch your own itch)”。

【如果是帮别人解决问题,就会像瞎子一样在黑暗中不断摸索。但如果你解决的是自己的问题,希望之光就出现了。你非常清楚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帮别人挠痒痒,你挠来挠去挠不到重点,而自己的痒痒一挠就到。如果你猜不到别人的想法,可以从自己先出发。

不过要记住。自己也会欺骗自己的。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分解为多个元素,然后打上问号,问自己,这真是自己想要的吗,对想法去伪存真,你就得道了。

 

对pay的思考

对pay做了一些思考。

对消费者来说,多了一个选择权,好处并不大。用手机刷卡看起来很高大上,遇到手机没电你还得掏钱包找那张塑料卡片。有人说,可以防止卡片号码被人偷看以后洩漏,看起来有理,其实一般也洩漏不了,当然了,pay让这种微小的危险不再存在是好事,但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多一个支付方式终归有好处,反正消费者也不用多掏钱。

苹果展示的视频,描述了信用卡不方便的地方(这次发布会做的视频普遍很差),非常得勉强和强词夺理。现场看完,我就觉得这一套用来用来攻击pay自己也非常管用。六格视频:第一格,发现不支持;第二格,手机没电;第三格,刷不上(Simply Not Working);第四格第五格自行头脑风暴;第六格,用户掏出塑料片信用卡。这种视频应该很快出现在YouTube上了吧。

对信用卡公司呢。可能最大的动力就是危机感吧。因为Google钱包这种东西对他们是威胁,虽然一直不兴旺,但互联网和大众的想法谁也说不准。如果什么时候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大家突然接受Google钱包了变得流行起来,信用卡公司可真是承受不住这种打击。所以借助苹果的力量完成移动支付这一环:挽留住那些喜欢手机支付的人,作为防御,有何不可。

所以信用卡公司会勾搭pay,是为了防守,挽留用户而不是拓展用户,而且几个信用卡公司之间也有顾忌,怕对手独占了pay(联想起当年at&t独占iPhone导致的市场份额巨变发生在自己的行业),而自己没有,结果丢了蛋糕。这种心态之下,利弊权衡,很容易加盟进来。

pay需要第三方厂商支持才能成功,这不由地让我联想到苹果passbook服务的失败。

Passbook难以推广,是因为需要攻占的山头太多,使用条形码本来是个好点子,适用的场合太多,但适用的场合太多了,结果就是处处都可以用,处处都没用。苹果也根本没法子找所有的公司一家一家地去谈合作。

passbook推广难第二个原因,是很多公司看不到理由去兼容passbook系统。对很多公司,把条形码或者二维码显示在网页或者发送到邮箱就好了。完全不用麻烦passbook还兼容安卓机wp机甚至笔记本。

相对Passbook,pay就只需要几家大公司的支持;这些信用卡公司既不需要也不欢迎开放性,他们喜欢封闭,把用户圈在自己圈子里面。

iPhone再畅销,市场占有率比起安卓,依然是有限的,对于信用卡公司来说,是一种试水。当年iTunes商店起步的时候,乔布斯说服音乐公司授权的时候,就说过这样的话,Mac市场份额这么小,失败了对你们唱片公司有什么影响呢。

如果pay成功,那么将是对安卓手机的一次刺激,刺激安卓手机拷贝pay的概念。一旦pay这种模式流行起来成为事实标准,受益最大的依然是信用卡公司,这意味着Google钱包的彻底完蛋,一个巨大的威胁从此连根拔除。

pay和google钱包技术上其实很类似,最大的不同点就是账号系统前者是信用卡公司的,后者是Google的。另一个不同之处是刷卡设备的问题,信用卡可以利用自己的市场优势,迫使商家换刷卡设备来支持pay模式,就像推广paywave推广pin码一样。而Google要推广自己的刷卡机则很难。

pay对中国市场的影响力几乎为零,在天朝,信用卡的普及率极低,安全性更糟糕。iPhone的市场占有率更是低于西方国家。

pay发布以后,很多人想到最受冲击的可能是square这家公司,因为square的模式也是基于信用卡。不过仔细想过以后,square应该不会收到pay的威胁。因为square和pay是面向不同用户群。square是收钱。pay是花钱。是市场的两端。不过目前square的刷卡机不支持pay,但也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pay发布之前我有想过它会不会和微信一样具有收钱的能力。目前看来完全没有这种功能。但仔细想过以后,似乎没有看到任何的障碍,技术上和安全性上都是可以保证的。也许苹果只是想先把这个市场培养起来,时机成熟了再添加这种功能。到那时,square就真的有麻烦了。

pay在澳洲的推广,个人觉得应该不会很快。时机上,信用卡公司刚刚逼迫商家升级刷卡机以支持无线刷卡和pin码。再搞一次,恐怕会引起商家的反弹和抗议。市场上,澳洲人口少,市场也小,对于信用卡公司来说,推广新技术可能也不会那么热心,看这个新闻,大意是说,2015年之前不会有pay,这新闻的潜台词基本再说,2015年以后也不一定会有啊。

所以觉得至少一两年以后,悉尼人民才会看到支持pay的刷卡机了。到时候再搞个iPhone6刚刚好。

最后。pay是就是帮你花钱啊。这种特性,再方便再牛b也得悠着用才对是伐。(除非以后有了收钱的功能)

iPhone为啥这么火爆

iPhone6出来以后,弄个相当无厘头的宣传口号“Bigger than Bigger”,这个毫无情怀的词,也一石激起千层浪,迎来无数厂商冷嘲热讽,鹦鹉学舌。对于iPhone6的大屏,更是被说成是迟到了两年。然而,不管你怎么批iPhone,广大厂商只能看着它大卖狂卖,羡慕嫉妒。

iPhone为啥总是这么火爆?

个人的看法:

首先是身份的象征。好比劳力士一样。有钱人需要低调地显示奢华。iPhone是个不错的载体。在手机领域内真的没啥很好的选择了。很多人的心目中,iPhone是最好的智能手机,这一点就够了。

其次它也是冒充有钱人的好选择。投入不大,拿在手中自我感觉马上上升一个档次。也容易收到同类的仰慕甚至崇拜。这个钱花得值。

第三它外观质量功能都不错。系统安全易用,app生态系统傲视群雄。用户体验就算不完美,至少不难用。

最后,它是智能手机的开创者,一个活着的传奇。人总是对传奇充满敬意。死忠粉丝会因为它的名字而购买它,完全不需要理由。就算英雄末路,追随者也不会少。何况它依然如日中天。

所以,对于iPhone来说,不管每次升级多么地微不足道。在技术控的眼里是多么地落后或者姗姗来迟。它的王者地位始终无人能敌。它就像英国王室的王子哪怕年纪轻轻就谢顶,依然是王子。

iPhone已经老了。已经是街机了。问题是,我们有更好的选择吗。

不管是三星还是小米都只能算是一方诸侯。而iPhone是教皇,是上帝代言人。疆域辽阔的帝国终将消失,而教皇永存。

 

为什么我不放弃iPhone

智能手机对我很重要

因为它帮我联系世界,也帮我学习新知识。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自己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手机。而不是像很多人那样花了很多时间看车展。

我其实对所谓的设计并不感冒,而且手机同质化实际上很严重。

但我依然选择iPhone。因为安卓连基本功能都没有做好。

人的选择都是基于自身经验

对备份的重视来源于丢失数据。

对第三方备份系统的不信任,来源于Ghost恢复失败,来源于摩托手机的备份恢复失败。

对安全性的追求来源于瘟到死系统上对病毒和木马的恐惧和厌倦,对操作系统设计的了解。

对配置系统的厌倦来自于无数次的安装闻到死。

能妥协和不能忍的东西

当然,iOS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分享功能缺失是最大的软肋了吧。还有电池很不经用。但这些都是trade off。不是deal breaker。安卓系统也有trade off,比如我不喜欢乱七八糟的图标形状(小米除外),不喜欢widget,不喜欢过于庞大的分享列表。但正如我所说,这些都可以忍。

但安全性和备份功能缺失不能忍。

安全性其实还好。多个心眼也可以自己防恶意软件。但自我防范是没法杜绝这种恶意软件的!高悬头顶的利剑始终不爽。说实话,iOS也有恶意app,但基本上两年才出一个这样的玩意,安全多了。

备份做得最好的是小米。但也没有定时增量备份。而且这种功能有很强的fud。一个大版本升级或者升级手机备份可能就无效了!这不能忍。

苹果的高墙之内

选择苹果,其实是赌气的结果(过程不提也罢)。苹果最大的问题不是外观,也不是功能,而是价格。

我的第一台苹果是iMac,然后是iPad,然后是iPhone,然后是MacBook。大概两年前,瘟到死从我家里消失了。

有人说苹果的世界是一个拥有高墙的私家花园,这话真的一点没错。但要明白这一切,你都先拥有这么一个花园。

这个花园,背后有个尽责的园丁,除虫,浇水,松土。作为主人,会发现这个园丁不但不听话,而且霸道,同时你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园丁有能力有品味,一切搞得井井有条。

举个例子,苹果提供了跨设备的密码管理(iCloud KeyChain),安全又方便。我登录网站,只要输入一次密码,系统就记住了。下次网站要求你登录的时候,自动帮你填写用户名和密码!这一点在移动设备上特别方便,在虚拟键盘上输入一长串大写小写数字加特殊字符的密码,至少需要5秒钟,现在什么都不用干了系统帮你代劳了,舒心,开心。密码还是跨设备的,也就是你在Mac上登录完某网站密码,拿起iPhone打开这个网站,会发现密码已经自动填写。这种功能,习惯了真的是不想离开。

第二个例子,我前后买了四个iPad,除了第一个iPad我费了点事情进行设置,后面三个我都不需要设置,连到WIFI,开始恢复iPad的备份,然后走开忙别的事情,一会回来,iPad已经全部设置好了。游戏的进度,你的电子书,你的笔记,你的邮箱,你的联系人。什么都有了。这时候,我就觉得以前自己每次安装瘟到死都要花三四个小时安装各种”系统必备软件“还要对每个软件进行单独的设置,是多么地傻B。

这个花园的好处和坏处都很明显。你要是愿意并且有动手能力,自己除虫除草,也是很不错的,虽然永远不能和专业园丁媲美。或者你就忍一下你的专业园丁,给什么用什么,空下来喝喝茶。都是可以的。

结论

我选择喝茶。

 

 
不过这个园丁的工钱还真心贵。不过忍了。

苹果手表?叫微软手表还差不多

昨晚苹果发布会之前,各种消息显示苹果对这次发布会的期待程度之高。结果果然是iPhone 6 + 移动支付 + 苹果手表。

单说这个苹果手表。看到真相的一刻,我的心都碎了。

不是高兴得心碎了。是TMD的期待破灭了,一地碎片。

P。谁会在那么小的屏幕上看twitter?看照片?

苹果感觉正在犯微软以前的错误。不是重新发明一个东西,而是试图拷贝已经成功的产品。还记得微软是如何打算把windows搬到手机屏幕上然后可耻地失败的吗?还记得那个叫做Windows CE的产品吗?

苹果也在试图把iOS搬上手表。

这玩意。就算100刀我也不会买。

AppleWatchJoke

就这个东西,还号称要干掉瑞士手表?瑞士手表不需要每天充电,瑞士手表没电了可以直接上发条。换言之,瑞士手表不会罢工;而苹果手表是个电老虎。

这是注定失败的产品。不管苹果怎么吹,都不可能把这玩意搞成功的。就好像当年微软把Windows CE吹得天花乱坠一样。消费者不会买单。

除非电池行业突然出现巨变,把续航时间一下子加到一周。否则这玩意没救。

我之前的期待是:这个穿戴设备就没有屏幕,但是布满了传感器,换言之,不是输出设备,而是个人数据采集设备,采集的不光是心跳,而是更全面的,比如血糖,血压等关键医疗数据。然后在用户自己还没有察觉异常之前,提醒用户你的身体可能有问题了。这样的东西才是革命性的。

现在在苹果手表上的所有App,都能在手机上做。掏一下手机,可以得到更大的屏幕,更好用的App,为什么用户会需要智能手表。除了做运动的时候可能需要一下以外,真的是超级鸡肋。不光是鸡肋,还是个不好伺候的鸡肋:每天都要充电。

苹果觉得这东西就是未来?真的是无品味无情怀无远见的三无产品。它基本和(已经日薄西山的)iPod一个档次,可能还不如。

曾经嘲笑过三星智能手表,说如果有人送我一只,我会选择不开封直接二手卖掉。

现在对这个苹果手表我也是同样的态度。

这不是我知道的那个苹果。

用乔布斯的话讲,Absolutely No Taste。这话当年是挖苦微软的,不曾想,今天用在苹果自己身上,竟然也也会如此合适。

Page 1 of 27512345678910...20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