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温顺地走入那长夜

根据和菜头的翻译继续翻译的。和菜头是大师,翻译得已经很强,我只是手贱,再努力一下,按照自己的理解,翻译得更直白。

和菜头的原文: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AzODU2MA==&mid=202572089&idx=1&sn=447e813aad41a6deaeb0aaee07ba5c1a&scene=0#rd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不要温顺地走入那长夜

白日将尽,暮年仍应燃烧咆哮
狂怒吧,狂怒吧!
对抗着光明渐逝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虽然智者心知,人之将死,黑暗自有其时

言辞无力,孰能裂天如电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他们不要温顺地走入那长夜

​随着最后一击,行善之人在哭喊
凭那微薄的善行,自己本该在天堂的绿色峡湾里起舞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狂怒吧,狂怒吧!

对抗着光明渐逝。
​狂人们在飞舞中,他们抓住太阳,并放声欢唱
太晚,他们才意识到悲伤的结局。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长夜

​严肃的人行将死去时盲视
盲瞳如流星璀璨,欢欣溢满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狂怒吧,狂怒吧!

对抗着光明渐逝
​还有你啊,我的父亲,远在悲伤的高地
我恳请你现在
就让你诅咒,你的祝福
随着热泪落下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长夜
狂怒吧,狂怒吧!
对抗这光明渐逝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Dylan Thomas

《清醒思考的艺术》第五章:纠缠于沉没成本

纠缠于沉没成本
你为什么应该忽视过去

电影很糟糕。1小时后我对妻子耳语说:“走吧,我们回家吧。”她回答:“肯定不行,我们不能白花30欧元买电影票。”“这算不上什么理由。”我抗议说,“30欧元已经花掉了,你在纠缠于沉没成本。”“你那没完没了的思维错误啊。”她说道。说到“思维错误”时她的嘴里好像含着什么苦涩的东西似的。

第二天召开营销会议。广告宣传的影响已经连续4个月远远低于预期了,我主张立即停止此事。广告部负责人用下列理由反驳我:“我们已经投入了这么多钱作宣传,要是现在停下来,那些钱就全都打水漂了。”他也是在抓住沉没成本不放手。

一位朋友被一段问题恋情折磨多年。那女人一次次欺骗他。每当他逮住她时,她都后悔不迭地回来,恳求他的原谅。虽然再跟这个女人维持关系早就没有意义了,他还是一次次接受了她。当我与他谈论此事时,他向我解释道:“我在这段恋情中投入了那么多感情,现在离她而去是错误的。”这是典型的纠缠于沉没成本。

每个决定,不管是私人的还是业务上的,始终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作出的。我们的设想,有可能兑现,也有可能落空。任何时候我们都可能离开选取的小道,并承担后果,比如中断项目。这种不确定情形下的权衡是理性行为。然而,在我们已经投入特别多的时间、金钱、能量、爱等因素之后,沉没成本令人难以放手、难以释怀。于是已经投资的钱就成了继续做下去的理由,即使客观来看坚持下去毫无意义。投资越多,沉没成本就越大,将项目继续做下去的理由就越充分。

股市投资人经常成为沉没成本的受害者。他们在决定是否出售股票时常以买入价作为参照。当股价高于买入价时,就卖掉股票;如果股价低于买入价,就抱住不卖。这是不理智的,绝不可以让买入价处处扮演角色。唯一有效的是股市未来的前景(和可选投资未来的行情)。每个人都会出错,特别是在股市里。纠缠于沉没成本的不幸,其关键就是:你投资一只股票亏的钱越多,你越是抱紧它不放。

为什么会有这种荒谬行为呢?因为人类想努力表现得坚韧,坚韧是我们发出的可信信号。我们害怕矛盾。如果我们决定中断一个项目,我们就在制造矛盾:承认从前的想法与今天不同。继续执行一个无意义的项目是在推迟这一疼痛认识。那样我们就显得更坚韧。
协和式飞机是一个亏本的国有项目的典型例子。即使英、法两个合作伙伴早就认识到了,永远别指望超音速飞机的运营,他们还是继续投入巨资——只为了保住国家的脸面。放弃就等于投降。因此纠缠于沉没成本经常也被叫作协和式飞机效应。它不仅导致成本巨大,而且还会造成后果严重的错误决定。越南战争被延长的理由正是如此:“我们已经为这场战争牺牲了这么多士兵的性命,此刻放弃将是错误的。”

“我们已经行驶了这么远……”“我已经读了这本书的这么多页……”“我已经花了两年时间接受这个培训了……”从这种句子可以看出,你是如此与沉没成本难舍难分。

有许多好理由支持你继续投资下去,但如果你只是因为舍不得已经作出的投资而决定继续做某件事,这就不是一个好理由了。理性的决定意味着忽视已经投入的成本。你已经投资了什么并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现在的形势及你对未来的评估。

Misfit Shine运动手环体验

Misfit_Shine.jpg
鱼店的同事David有个运动手环,型号是Fitbit Charge HR。
最终运动量只是基本功能了,关键是不怕水,鱼店杀鱼摆鱼碰到水的概率很大,而且经常需要洗手。所以不怕水是必须的。
点两下,显示时间。这一点也很舒服。因为现在杀鱼,手上都是脏东西,这时候再去掏牛仔裤口袋找手机简直是不能忍。
一次充电可以坚持一周,这点也不错,这样不会因为忘了充电而非常SB地带着一个什么都显示不了的东西晃一天。
唯一不好的地方是,这玩意的售价高达200澳币,就算是没有心率检测的Fitbit Charge也要130澳币。这个不能忍。
昨天早上发现了Misfit Shine,几乎一样的特性:可显示时间,防水,可追踪运动量。待机更长达六个月。价格也不便宜要一百刀,比FitBit稍微便宜一点但不够便宜。
继续找,还有个Misfit Flash,只要30美元,和Shine的区别就是由金属材质变成塑料材质;我根本不在于它是不是金属的。
最终买的是Misfit Shine,二手的,价格是45澳币。之所以不买Misfit Flash,是因为澳币现在太低了,美元换成澳币,再加运费,要52澳币。在Ebay上尝试竞拍Misfit Shine失败(我出价49,最终成交价60),转战到Gumtree以后,成功将一只二手的Shine收入囊中。
穿戴还是比较舒服。我属于比较敏感的人,戴戒指都觉得很不舒服并最终放弃,而以前戴手表的时候也经常把手表拿下来因为觉得戴着不舒服。但是Shine没有问题,虽然我经常也会去移动一下它,但大多数时间都会忘记它的存在。
Shine自称『The world’s most elegant fitness and sleep monitor』,实际上最优雅的健身睡眠监控器,使用一天下来,觉得名副其实。
Shine的成功之处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极简。另一方面是精致。
Shine本身就是个椭圆形的鹅卵石,边缘切除凹槽方便表带进行固定,正面没有任何标记;只有当你双击表面的时候才会发现这块黑色的石头会亮起银色的点。
表带是黑色橡胶,设计非常精巧,既容易调整又不嫌累赘。
虽然表带和Shine都是黑色的(Shine有其他颜色可选,但黑色最适合我),但佩戴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全黑:Shine的侧面有两道银色的环,表扣也有一个银环,有种低调奢华的感觉。全黑的表面,和静静闪过的银边,百看不厌。
时间功能需要时间适应,需要稍微训练一下才会看。而且最大有两分半钟的误差。我觉得还能勉强接受。
睡眠检测功能也不错。可以分析出『浅睡眠』和『宁静睡眠』两种状态。虽然没啥用,但看看也是蛮有意思的。佩戴舒适,也是能够戴着它睡眠的一个原因,反正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最重要的运动检测功能,Shine貌似会自动检测你的运动状态。早上因为有急事,狂奔了十几分钟,立马就被它发现了记录了下来。看官方的图片,应该是会自动分析各种情况的。
misfit-shine-ios-app.jpg
顺利完成misfit shine的一千点目标。比想象中难多了。本来以为在鱼店杀鱼,工作强度蛮大,达成两千点也是小菜。事实上站着杀鱼虽然很费力但是却不被计入,因为只有走动和跑动才被记录。但达成一千点还是很容易的。
虽然Shine检测这么多的,但是它只显示一个数据:百分比。Shine会把各种运动转化成同一种单位:点数。每天的运动量是一千点(用户可以调整为两千点或更多),每次唤醒Shine,都会显示出你已经完成了大概百分之多少的运动量。如果完成当天全部运动量,还会有特别的动画祝贺自己。这个比看记步要有趣很多,传统的记步装置会显示已经走了六千步,那么还应该走多少步就是个问题。如果每天都想着走更多的步数,虽然效果很好,但是总有一天会坚持不下去而偷懒。而百分比有种成就感。
而完成百分之一百以后,Shine实际上还在继续跟踪运动,通过iPhone App你可以看到最终的结果,但是不会让你在睡觉之前还惦记着多走几步,因为用户已经完成了当天运动量。
防水也很棒,意味着戴着它洗手,洗澡都不是问题。它的表带设计,让你可以在洗手的时候,轻轻移动一下Shine,一点也不碍事。

12寸MacBook,笔记本电脑的极致

Screen Shot 2015 03 10 at 9 52 53 pm

大道至简。12寸的MacBook去掉了所有的接口,只有一个充电口,没有USB口,没有视频输出口。

举重若轻。12寸的MacBook配备了高分屏,却更薄,更轻;主板瘦身为原来的三分之一,电池瘦身为原来的二分之一,就连键盘也在瘦身。

静如处子。12寸的MacBook去掉了风扇。

路遥知马力。12寸的MacBook的电池依然有9小时的超长使用时间。

曾几何时,我们以为MacBook Air是笔记本的巅峰,『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从未被超越,只有被克隆。我们这样认为了好多年。然而12寸MacBook一出,才知道什么叫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天外有天。

12寸MacBook用的新技术太多了,而苹果的历史表明,第一代产品常常有不小的问题,比如MacBookAir第一代就是以发热量太大而被人诟病的。重新设计的电池,无风扇设计,超薄键盘,力回馈触控板,高分屏,每个改进都可能出纰漏。反正我暂时也买不起,等土豪小白鼠用过再说吧。

金色好丑,至少不适合我。太空灰和银色都好漂亮,好难定夺啊。为什么要给我选择啊。。。

12寸MacBook价格比13寸的MacBookAir高配(256GB+4GB内存)要贵一百块。但这一百很值。首先前者是8GB内存,其次,前者是高分屏,最后,重量轻25%,厚度薄25%。

无风扇的设计,是因为它的处理器是Intel的Core M处理器,再加上它自己的操作系统进行优化。
软硬一体,才能做到。剑宗气宗本是一体,世人非要分为两排,其实剑气双修才是王道。

有人说『单接口的设计』偏执了。但是我很喜欢,就因为它的简洁。为了自己喜欢的设计,就算使用中有点小小的不便,也是可以忍受的。只是可惜没有了磁吸充电口。

苹果手表

三月九日。苹果又一场发布会。

这次的主题是spring forward。
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那只手表。
  • 功能有限。
  • 价格巨贵。
  • 待机半天。
垃圾。
这手表的官方页面上充满了不祥:充电器的部分强词夺理,还有一段是标榜手表是“真正的计算机架构”。
iPad一次充电待机三十天或连续使用十小时 vs 半天待机加傻缺充电方式。
围绕这手表好多谣言,没一个是好消息。
  • 比如待机时间没有突破。
  • 比如取消健康监测功能。
  • 比如黄金版售价两万美刀。
  • 比如民意调查有意愿购买的人寥寥无几。
到了末期,佩戴Google眼镜的人会被认为有毛病。这个可能也会落在苹果手表头上。
苹果的现实扭曲力场,让很多预测都会失败。比如iPhone/iPad都是顶着质疑雄起。
我斗胆预测这玩意的销量和Apple tv持平。从数字来讲,不会太难看。但手表也就是一个hobby了。
有人会说,手表本来就是个玩具吗。但苹果的期望并不是喔,苹果显然是希望它的手表和iPhone一样成功。
为什么说这个手表会失败。它就好比windows ce,试图复制windows的成功却让它陷入了没人想要的怪圈。苹果手表在复制iOS。
我们不需要一个更小的iOS。我们需要一个更有用的东西。
手表就应该是超长待机的。手表应该是精简功能的。它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绝不是现在这种草包。
我更希望苹果推出的产品:
  • 一个不一样的手表(这个是做梦)
  • 一个大幅增强的Apple TV(这个希望也不大)
  • 巨屏iPad(据说要等到下半年)
不过,这手表再垃圾,我还是准备买一块,用两天,再决定是不是退掉。时机我可能不会赶第一批了,等小白鼠们发布了第一批评测报告再说。
Page 1 of 27812345678910...20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