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和比尔盖兹

乔布斯是我的偶像,而比尔盖兹也是。

比尔盖兹成为我的偶像,起始于我开始学习计算机。很多中国人并没有机会接触到苹果电脑,就算接触到,也是从AppleII开始的,他们并没有感受到甚至不知道苹果是如何在一片荒芜之上拔地而起建立起摩天大厦的。对他们而言,Dos才是一切,windows是上帝许下的乐园,而比尔是耶稣本人。这种错位,我在读乔布斯传的时候才开始发现,苹果早期历史在国人眼里的缺位,导致几乎无人能够真正理解美国人对苹果的感情。

比尔盖兹成为我的偶像,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是程序员。我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成为他。同样的,求伯君,约翰卡马克也是我的偶像。年轻人的心目中总是需要偶像来填补空缺,而年轻人固有的自大则怂恿我去尝试(只是我真的缺少天分)。

Windows一直伴我走过大学,开始工作,下班以后的娱乐也全是它(尝试Linux只是插曲,Linux桌面从来没有对用户友善过)。大部分时间相处非常愉快。但自从windowsxp以后,windows me是垃圾,windows vista是笑话,在widnows7出现之前,微软在我的眼里彻底褪去了光环,我甚至无比憎恨windows xp的文件搜索功能,世界上没有哪个功能更能证明一个软件设计能愚蠢到如何发指的地步。微软的开发方向也让我糊涂,com到dcom再到.net,对于.net是个什么东西,我有两年完全搞不清这玩意是个什么东西,最后终于弄明白,就是跨语言,还不如Java的跨系统。

而比尔盖兹也离开了自己的公司,从科技新闻中彻底消失了,在消失之前,我看到的他如何对待Borland对待Nescape的,一个冷血悍将,不讲仁义唯利是图不择手段,以至于微软陷入反垄断官司并差点被拆分的时候,我对这个公司一点同情也没有。

但不可否认,windows开启了一个时代,没有windows,我们现在的时代是不可想象的,没有其他的途径可以让电脑产业如此这般的快速繁荣,如此这般地平易近人,这么地普及。其他的途径中,也许有更完美的产品或者更丰厚的利润,但绝没有这样的速度来推广电脑产业(当然后期其实是互联网的功劳)。

南桥说:“ As an entrepreneur, this site
Jobs may be doing his job, pilule
but Gates opens gates for many. If life is measured by impact, then Gates is by far a much greater hero of our times. ” 作为企业家,乔布斯不过是做了他该做的,而盖兹则为无数人打开了电脑世界的门。

从改变世界而言,盖兹其实是一样伟大的,但我想,这个伟大应该是截止到windows xp发布为止。

虽然苹果的威名一直长盛不衰,但两年前我几乎和苹果没有交集。我知道皮克斯是乔布斯的公司,我也喜欢皮克斯的动画片。我知道iPod的神话,但一直固执地认为不适合我,但我试过一次那个著名的转轮设计(不是在iPod上而是在另一个无耻地抄袭了这一设计的产品上)并认为相当好用(但依然不值得我花那么多钱去买)。至于iTunes商店,那玩意和中国人民的收入是冲突的,所以我更无法理解(直到我在乔布斯传中看到乔布斯是如何推广iTunes的:一首你最爱的歌只要星巴克的拿铁咖啡的三分之一的价格)。我在杂志上看过果冻状和台灯状的iMac,但从来没有见过实物,直到我在悉尼的RTA见到一堆果冻,在JBHIFI我见到了最新的iMac却不敢碰触,直到某次看房过程中见到了一台超级静音iMac播放着音乐(除了它在播放音乐的时候我看不出它是开机状态)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

我拥有的苹果产品越来越多,iPad / iPhone / iMac / AppleTV / MacBookAir / TimeCapsule,对于这些产品,我也不能说完全满意(有些设计让我痛恨)。但我认同乔布斯创造卓越产品的理念。Mac真的改变了我对产品的看法,之前我看到的是速度又多快,接触苹果以后,我看到的是,这玩意能够改变我的生活多少。之前我认为功能越多越好,现在我认同功能要好用才行。

虽然Mac的东西依然不完美,考虑到人的差异,没有产品能够绝对完美,但Mac也开启了一扇门,门后是以前我看不到的世界,我以前视而不见的世界。乔布斯说过:“微软的唯一问题就是微软没品位。他们是真的没有品位。我不是从小的方面来说的,而是从大的方面来说的。我是说他们从来不去想产品设计的本意,也没有带给产品多少文化内涵。我感到很沮丧,但不是因为微软的成功——他们的成功是他们的努力应得的。我感到沮丧的原因是,尽管微软总体上来说取得了成功,但是他们只做出了三流的产品。”

我数年前听过这话,我会是一笑而之,顺便想到windows那难用的搜索功能,但现在,我却能读懂这句话背后那个挑剔的灵魂。

乔布斯也成了我的偶像,他并不是个完美的偶像,也不是个容易被理解的偶像。

他不是因为他的坏脾气以及强迫症,也不是颠倒黑白的现实扭曲力场(如果只有这些他只能成为邪教教主)才名留史册的,他的远见,他的执行力,他的锲而不舍,他对卓越的追求,他对完美的挑剔,才是他成功的关键,他建立苹果教。

他甚至不是个程序员,但并不妨碍他得到世界上最伟大的程序员之一比尔盖兹的尊敬。他和比尔盖兹完全不同,乔布斯虽然不会写代码却拥有比尔缺少的东西,而比尔也明白这一点,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是乔布斯恶言相向的情况下比尔盖兹依然对乔布斯敬畏的原因。但两人共同出现的时候,比尔盖兹的胸怀是令人叹服的,几乎每次都乔布斯挑起事端,而比尔总是能息事宁人,他甚至能够让乔布斯能够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乔布斯其实很懂得尊敬那些敢于反抗他的错误的人,不过他从不会承认)。

乔布斯的故事中最让人动容的地方在于,他最伟大的发明是在他饱受病痛折磨时日无多的情况创造出来的。他在苹果的工作就像他的呼吸那样的自然,他的灵魂会一直燃烧到最后一刻。乔布斯的离去,我看成是个人的一个损失,因为除了他还有谁给我继续创造那些好玩的玩具呢,我可以不在于他的传奇故事,但不能不在乎那些产品。没有了乔布斯,苹果是继承他的精神继续去改变世界,还是和迪士尼或者HP那样逐渐失去灵魂,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乔布斯,某种程度上,像毛,虽然毛带给中国巨大的灾难,但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新中国;就和没有乔布斯就没有苹果一样。乔布斯也一样把苹果带入过灾难,假如他没有被放逐,那么他对苹果的热情到底是让苹果保持不败还是干脆把苹果一把火烧光,我认为是后者。那时候的乔布斯还太狂妄,太年轻,太自信,对苹果害处大于益处,于是上天给了他让在Next失败的炼狱中挣扎,让他在失败中不断淬火,从一块生铁成为真钢。他就像火,有着烧光一切的能量。

比尔盖兹呢,他也一样有攻击性,从他推广市场的手段,从他如何毁灭自己的竞争对手,就可以看出他不光是个好程序员,还是个精明的商人,不择手段的可怕的对手。但比起乔布斯,他至少还有理性。乔布斯不讲理,他像毛主席一样,谁不也懂得他。更重要的,比尔盖兹懂得放手,他抽身而退,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他就像冰。

当乔布斯对着比尔盖兹猛吼你这个小偷偷了我的界面,比尔冷静地回答说:“史蒂夫,这么说吧,我们都有一个有钱的邻居叫做施乐,都看中了他客厅那台大电视机,当我们进去偷的时候,发现苹果已经把它偷走了”。

比尔盖兹会承认自己偷东西但并不以为耻,而乔布斯会理直气壮地说这本来就是我的。这就是两者的区别。

Leave a Reply


− 1 =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