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录iPhone App开发心得

想起了似乎是一个月的事情了,但实际上是上周的事情。

周一中午,我突然发神经,决定给高中同学们开发一款同学录一样的App。

我这样做是有私心的。

很多原因:

  • 我需要一个App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 我自己也的确需要这么一个东西,我把初中同学的同学录拍成照片放在相册里,高中同学的同学录则放在GoogldDocs。
  • 还有一个原因,我一直希望做一个有人真的会用的App出来,而这次,用户就是现成的,意味着从测试版开始就是有用户的;我甚至可以向他们咨询真正想要什么。

开发Class9中学习到的东西:

轻装上阵

砍掉那些最终用户不那么在乎的特性,这些特性等有时间可以慢慢添加;节约下来的时间,用来设计界面,我想这是第一个正确的决定。

  • 比如与服务器同步,
  • 比如高级的数据库结构,

永远Beta,快速迭代

  • 不用担心做得不好,改进永无止尽
  • 快速消灭不尽人意的地方

界面原型先行

我是先开始编码,才开始做界面原型的,其实这点我做错了。界面原因应该先做出来,然后决定怎么去做。
最佳解决方案是提供多套界面方案让用户选择最好看的。

首先让让用户帮你设计是不靠谱的,他们没有经验也没有时间
你更有经验,更有想法。

不用害怕失败

努力去做,有超过三个人经常用,就意味着付出是值得的。

编码是不重要的部分

架构最重要
设计其次
编码,要有信心,只要多Google,多问人,肯定可以搞定的。复杂的界面,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设计并不是那么难,也不是那么容易

不那么难,是指我可以借鉴
不容易,是指做出来的效果始终不能让自己满意


事实上,上周日,我发现,一个App已经出炉了。虽然是测试版。还没有真机调试。但是在模拟器上看起来还不错。

才一周不到的时间,意识到这一点,也让自己感觉到惊讶。其实一周前,我连如何嵌套UINavigationViewController和UITabBarViewController都不知道如何去做。

一周时间,能够做下来,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砍了很多需求,其次是和用户保持接触,从中吸收营养也吸收鼓励吸收激情。

还有一点,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2011年起开始学习ObjectC和XCode,一直保持学习的热情,不放弃,才是一周之内能够完成的原因。如果回到一穷二白对ObjectC两眼一抹黑的阶段,给我三个月我都不敢打包票。

选什么好:iPhone 5C还是iPhone5还是iPhone5S

初一初二的时候,我有几个星期早上起来跑步,春天,早上五六点的时候,沿着小路跑到邻村,右转,再跑同样多的路,上大马路,然后会遇到很多早起为了生活奔波的骑着自行车的人,然后继续右转右转,就回到家。

这样一圈有多少路,我的速度有多块,我完全不知道。我非常敏感,所以很害怕路遇熟人。因为倾向于以最快的速度跑完,然后到家以后,常常要狠狠地喘气喘上好几分钟。(刚才我量了一下Google地图,一圈刚好是一公里的样子)

我跑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体育成绩能够及格。这样的跑步说实话就是蛮干,没有人告诉我速度是多少,有没有进步,没人告诉我应该跑一会走一会。最后的结果还蛮痛苦的,因为喘气很难受。但我还是坚持下去了,因为相比跑步的难受,体育测验的结果更让我难受。

结果最后的测验还不算太糟糕,提前训练一两周,就算没人指导,身体还是提前适应了缺氧的情况,加上我腿不算短,所以测验一开始,我就是放量,抢在第一梯队里面,一圈下来我就没力了,然后死撑到终点。

我到现在还记得初中参加体育长跑测试跑完以后那种让人兴奋的感觉。我那时候已经显示出爱写东西的倾向。我把跑完长跑的感受都写下来了。我甚至记得在跑道边观战的女生们。可能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当你有东西要讲的时候,完全不需要想,就可以哗啦啦地写很多字的感觉。

这就是我理解的跑步。我自然不会真的爱上这种跑步,除非是我受虐狂。

最近高中同学的微信群掀起了一场跑步健身热(还有游泳热),我一开始不为所动,冷眼旁观,因为经验告诉我,没有乐趣的事情,永远没法坚持。

而跑步,在我的理解里面,是没啥乐趣的,很枯燥。碍于朋友的监督眼光,也许能够坚持一阵子,但最终,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会放弃掉。

除非你喜欢一个事情,否则没有办法坚持很长时间。就像我写代码,记笔记,发表日志一样,我做这些,是因为我真的喜欢这些。我享受的固然是结果,但我也享受过程。正如喜欢小孩,但也喜欢OOXX一样,而且,不会因为已经完成生育任务就停止OOXX。

我觉得我不会喜欢跑步,虽然我喜欢健康的体魄。

在微信群里面各种跑步交作业此起彼伏的时候,我就抱着等着看你们退出的心态旁观。

这个周二我突然决定开始跑步,原因可能是我太无聊,可能是觉得反正自己经常中午出去步行。因此决定开始跑步。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无视了跑步不能坚持这个断言,决定活在当下,跑一天算一天。

做了决定以后,我第一件事情是:开始做笔记。

做笔记这事情已经成为我的生活习惯的一部分,每当我有需要想明白的事情,我就试图写到笔记里,往往当事情被写下来的时候,疑虑和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就算有问题,至少也是已知问题,不会突然跑出来吓自己一大跳。

我写到:

首先,我不希望太引人注意。最好是不要留在一个地方,沿着街道跑可能是比较好的选择,不会引人注意。其次,到底是早上跑还是中午跑。每周跑几次。还有,要不要弄一个FitBit Flex玩玩。

然后我开始罗列需要的装备。

* 鞋子   
* 衣服   
* 追踪仪器
* Nike+
* 手表
* 鞋垫
* 腕带
* Sport Band和Fuel Band的区别
* FitBit
* 体重计:Aria
* 腕带:Flex

因为事先我看到一篇关于跑步的文章:I Run for a year(链接:https://medium.com/p/9ab3cc1292a8),作者是个女程序员,也是业余跑步爱好者,她说她的目标是“Do not quit”,也就是不退出。

受这个影响,我写到:

我的目标是坚持并且发现乐趣(不是为了跑上5公里,也太远了)这样子,一周三次,下雨就暂停。每次长短不限。时间间隔不超过3天。

这样,我基本定下来基调。但是我对跑步的认识还是不足。我依然认为跑步没啥乐趣。我想发现乐趣。又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做法,又耻于问人。

幸运的是,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iPhone App。说起这个App的发现过程,也很偶然,我一向有收集限免App的习惯,前不久收了一个限时免费的跑步软件,不过,这个软件是用来训练如何在7周内达到一次能够跑5公里的。对我而言,这种软件太过。。。痛苦了。5公里就算达成也不是我想要的目标。5公里太高,那么就想有没有更轻量的目标。于是就在开发者的App列表里面找到了这个:Running for weight loss(链接:http://redrockapps.com/app/wlproen),售价要4刀。嫌贵,而且没有免费试用版,犹豫了一下,还是买了。

当时是周二中午,我决定试一下这个App,找来找去找不到耳机,索性出去买耳机。一路走过去,回来的路上,换成跑。

App出乎意料地好用,因为它教会了我控制节奏。我的概念里面,跑步就是出去猛跑,跑到跑不动了,就走,走一会觉得缓过来了,继续跑。这个App告诉我,这个概念是错的。它把跑步过程切成18个步骤:首先是5分钟的热身,然后跑一分钟,走一分钟,然后慢慢地加量。

第一次跑我没有经验,刚开头就发现已经快回到公司了,于是在附近绕了一圈。结果回到公司的时候,依然只完成了一半的量。就算这样,我还是觉得很累。但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我终于知道,原来跑步是这样子的。

让我回到细节上,这个App最好的地方是,它使用耳机来指挥我切换走和跑两种状态,大部分时间我在听音乐,当一分钟步行结束的时候,音乐音量会变小,一个女声开始提示,现在开始跑1分钟(或更长实践)。当运动过半的时候,还会冒出来告诉我已经完成一半了,加油,这虽然是小细节,但对我很有鼓励性。

跑步过程钟,GPS会记录你的路线,用三种不同颜色赖标识出运动路线:蓝色是热身,绿色是步行,红色是跑步。它提供自动分享到FaceBook的选项,也可以手动分享到Twitter。

这一次还有一个新发现,对我而言,中午跑步要比晨跑更好。晨跑会让我一天没精神,而且我必须早起,我能够在必要的情况下早起,但天天早起就活得太累了。而午跑,最多毁掉一个下午,关键是这个运动量不算太大,我发现跑完我还有胃口对付掉午饭。按我以前的跑步的方法,跑下来都快吐了,完全不可能继续吃午饭。这对我的生活经验而言,是一个新发现。

App的运动安排是一周三天。

周三下雨,我就放弃了跑步。

周四是晴天,我跑完了全程。这天,我发现,感觉比周二好多了,周二喘得很,周四跑得更多,但人却更轻松。庄老师的指点也起作用了,放慢跑速,不急于求成。另一个可能是我的身体也开始适应了吧。跑完全程以后,我还走了至少一公里。感觉很好。

周日,跑了第三次,这一次几乎跑完全程。没有跑完的原因是时间关系:要送女儿去上学。这次的路线是家门口的路线,走的是我没有走过的路,有点探险的感觉。感觉非常不错。

总结:科技的发展,解决了我两个问题:

一,学会正确的跑步锻炼方式,以我的个性,我是不大可能去找教练学的,这样更好;

二,成就感问题,跑了多少路,跑得比以前快还是慢,经过了哪些路线,坚持了多久。

我想我找到了坚持跑步的理由。

下一步我想我的目标是:坚持到这个教程结束。我本来想说,我的目标是不退出,但是我发现小一点的目标会更容易实现。过于宏大的目标总是叶公好龙。

希望自己不要食言。请同学们监督我。

iPhone 5C

我一直觉得廉价版的iPhone是无稽之谈。但是连DarlingFireball都开始评论这个东西了。我想,也许是真的。

对于不想读英文原文的人,我总结一下中心思想:

DF认为

  1. 廉价iPhone并不是新事物,苹果目前就有:iPhone4和iPhone4S。
  2. iPhone5C出世以后,iPhone会剩下三个产品线:iPhone5C,iPhone5,iPhone5S。这样做的好处是,统一接口,统一屏幕
  3. iPhone5C的价格可能是349/399美元
  4. iPhone5C不会蚕食iPod,也不会蚕食iPhone5S的市场
  5. iPhone5C软件上不应该阉割功能

现状:

根据最近的财报,在iPhone用户中,18%选择了iPhone4,30%选择了iPhone4S,而52%选择了iPhone5。

我们看看三款型号的区别:

  iPhone4 iPhone4S iPhone5
最大容量 8GB 16GB 16GB, visit this site
32GB, 64GB
CPU A4 A5 A6
屏幕 3.5寸 3.5寸 4寸
摄像头 5MB 8MB 10MB
接口 30针 30针 Lighting
价格(澳币) 449 679 799,899,999

 

我相信,很多消费者之所以选择iPhone4S而不是iPhone4,主要原因是因为容量,次要原因是CPU。

我现在用的就是iPhone4,最大的缺点就是8GB的容量实在是太小了!次要的缺点就是切换App和切换输入法都会卡一小会(可能半秒左右)。

如果有朋友想买iPhone,我会推荐它买iPhone4S(或者iPhone5)而不会推荐iPhone4,以上就是原因。

iPhone5呢,16GB的iPhone5比4S贵了120刀,得到了以下好处:

  • 屏幕更大
  • 摄像头更好

要我说,这120刀花得真心不值得

我估摸一下,新的对比表单应该如下:

  iPhone5C iPhone5 iPhone5S
最大容量 8GB 16GB 16GB,32GB,64GB
CPU A6 A6 A6X
屏幕 4寸 4寸 4寸
摄像头 8MB 10MB 12MB(双闪光灯)
接口 Lighting Lighting Lighting
特色 塑料外壳   指纹识别
价格(澳币) 349~399? 679? 799,899,999

 

iPhone5C会不会蚕食iPhone5和iPhone5S?

答案是,根本不会,首先是因为塑料外壳,这是一个极大的降级。我觉得自己如果换手机,买5C的可能性低于20%,除非是买了送人,就算送人也够寒碜。

我认为市场极有可能不对塑料外壳买账,如果最后销售惨淡我一点也不会吃惊。任何买苹果东西的人,都不会冲着便宜去的,如果为了便宜,早就跑去买安卓了。

当然了,塑料壳里面,苹果的基因依然存在,软件体验并不会有太大的差距。优秀的软件能不能让人买单,真的挺难说。(就像Mac一样,虽然系统做得很漂亮,我却是因为它的硬件而买了iMac然后才喜欢上OS X)。毕竟软件这种东西,不是一目了然的,除非你是老用户,谁知道你软件好啊。而老用户,真的能接受5C的塑料外壳吗?就目前的谍照来看,我觉得难以接受。

iPhone5S和iPhone5之争。基本上是iPhone4S和iPhone4之争的翻版。5S新增的特性,基本属于可有可无,不在乎钱的人或者需要大容量的人才会去考虑5S。

这样分析下来,我会选iPhone5。也许。到时候卖了自己的iPhone4,又可以抵150~200刀。这样相当于500刀就升级为iPhone5。

这样一想,苹果的新iPhone发布会完全没吸引力,等来的就一个降价么。另外就是苹果的创新真的真的好慢,自己如果做不出什么新鲜的东西,就把诺基亚的PureView,录像中拍照什么的全部抄袭过来吧。

不过还有iPad 5和iPad Mini 2,这两位才是我等待的重点。(说创新,希望iWatch能够早点出来,做出点真正有用的东西出来:比如抄袭一下Mio Alpha的心率手表)

跑步

初一初二的时候,我有几个星期早上起来跑步,春天,早上五六点的时候,沿着小路跑到邻村,右转,再跑同样多的路,上大马路,然后会遇到很多早起为了生活奔波的骑着自行车的人,然后继续右转右转,就回到家。

这样一圈有多少路,我的速度有多块,我完全不知道。我非常敏感,所以很害怕路遇熟人。因为倾向于以最快的速度跑完,然后到家以后,常常要狠狠地喘气喘上好几分钟。(刚才我量了一下Google地图,一圈刚好是一公里的样子)

我跑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体育成绩能够及格。这样的跑步说实话就是蛮干,没有人告诉我速度是多少,有没有进步,没人告诉我应该跑一会走一会。最后的结果还蛮痛苦的,因为喘气很难受。但我还是坚持下去了,因为相比跑步的难受,体育测验的结果更让我难受。

结果最后的测验还不算太糟糕,提前训练一两周,就算没人指导,身体还是提前适应了缺氧的情况,加上我腿不算短,所以测验一开始,我就是放量,抢在第一梯队里面,一圈下来我就没力了,然后死撑到终点。

我到现在还记得初中参加体育长跑测试跑完以后那种让人兴奋的感觉。我那时候已经显示出爱写东西的倾向。我把跑完长跑的感受都写下来了。我甚至记得在跑道边观战的女生们。可能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当你有东西要讲的时候,完全不需要想,就可以哗啦啦地写很多字的感觉。

这就是我理解的跑步。我自然不会真的爱上这种跑步,除非是我受虐狂。

最近高中同学的微信群掀起了一场跑步健身热(还有游泳热),我一开始不为所动,冷眼旁观,因为经验告诉我,没有乐趣的事情,永远没法坚持。

而跑步,在我的理解里面,是没啥乐趣的,很枯燥。碍于朋友的监督眼光,也许能够坚持一阵子,但最终,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会放弃掉。

除非你喜欢一个事情,否则没有办法坚持很长时间。就像我写代码,记笔记,发表日志一样,我做这些,是因为我真的喜欢这些。我享受的固然是结果,但我也享受过程。正如喜欢小孩,但也喜欢OOXX一样,而且,不会因为已经完成生育任务就停止OOXX。

我觉得我不会喜欢跑步,虽然我喜欢健康的体魄。

在微信群里面各种跑步交作业此起彼伏的时候,我就抱着等着看你们退出的心态旁观。

这个周二我突然决定开始跑步,原因可能是我太无聊,可能是觉得反正自己经常中午出去步行。因此决定开始跑步。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无视了跑步不能坚持这个断言,决定活在当下,跑一天算一天。

做了决定以后,我第一件事情是:开始做笔记。

做笔记这事情已经成为我的生活习惯的一部分,每当我有需要想明白的事情,我就试图写到笔记里,往往当事情被写下来的时候,疑虑和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就算有问题,至少也是已知问题,不会突然跑出来吓自己一大跳。

我写到:

首先,我不希望太引人注意。最好是不要留在一个地方,沿着街道跑可能是比较好的选择,不会引人注意。其次,到底是早上跑还是中午跑。每周跑几次。还有,要不要弄一个FitBit Flex玩玩。

然后我开始罗列需要的装备。

* 鞋子   
* 衣服   
* 追踪仪器
* Nike+
* 手表
* 鞋垫
* 腕带
* Sport Band和Fuel Band的区别
* FitBit
* 体重计:Aria
* 腕带:Flex

因为事先我看到一篇关于跑步的文章:I Run for a year(链接:https://medium.com/p/9ab3cc1292a8),作者是个女程序员,也是业余跑步爱好者,她说她的目标是“Do not quit”,也就是不退出。

受这个影响,我写到:

我的目标是坚持并且发现乐趣(不是为了跑上5公里,也太远了)这样子,一周三次,下雨就暂停。每次长短不限。时间间隔不超过3天。

这样,我基本定下来基调。但是我对跑步的认识还是不足。我依然认为跑步没啥乐趣。我想发现乐趣。又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做法,又耻于问人。

幸运的是,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iPhone App。说起这个App的发现过程,也很偶然,我一向有收集限免App的习惯,前不久收了一个限时免费的跑步软件,不过,这个软件是用来训练如何在7周内达到一次能够跑5公里的。对我而言,这种软件太过。。。痛苦了。5公里就算达成也不是我想要的目标。5公里太高,那么就想有没有更轻量的目标。于是就在开发者的App列表里面找到了这个:Running for weight loss(链接:http://redrockapps.com/app/wlproen),售价要4刀。嫌贵,而且没有免费试用版,犹豫了一下,还是买了。

当时是周二中午,我决定试一下这个App,找来找去找不到耳机,索性出去买耳机。一路走过去,回来的路上,换成跑。

App出乎意料地好用,因为它教会了我控制节奏。我的概念里面,跑步就是出去猛跑,跑到跑不动了,就走,走一会觉得缓过来了,继续跑。这个App告诉我,这个概念是错的。它把跑步过程切成18个步骤:首先是5分钟的热身,然后跑一分钟,走一分钟,然后慢慢地加量。

第一次跑我没有经验,刚开头就发现已经快回到公司了,于是在附近绕了一圈。结果回到公司的时候,依然只完成了一半的量。就算这样,我还是觉得很累。但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我终于知道,原来跑步是这样子的。

让我回到细节上,这个App最好的地方是,它使用耳机来指挥我切换走和跑两种状态,大部分时间我在听音乐,当一分钟步行结束的时候,音乐音量会变小,一个女声开始提示,现在开始跑1分钟(或更长实践)。当运动过半的时候,还会冒出来告诉我已经完成一半了,加油,这虽然是小细节,但对我很有鼓励性。

跑步过程钟,GPS会记录你的路线,用三种不同颜色赖标识出运动路线:蓝色是热身,绿色是步行,红色是跑步。它提供自动分享到FaceBook的选项,也可以手动分享到Twitter。

这一次还有一个新发现,对我而言,中午跑步要比晨跑更好。晨跑会让我一天没精神,而且我必须早起,我能够在必要的情况下早起,但天天早起就活得太累了。而午跑,最多毁掉一个下午,关键是这个运动量不算太大,我发现跑完我还有胃口对付掉午饭。按我以前的跑步的方法,跑下来都快吐了,完全不可能继续吃午饭。这对我的生活经验而言,是一个新发现。

App的运动安排是一周三天。

周三下雨,我就放弃了跑步。

周四是晴天,我跑完了全程。这天,我发现,感觉比周二好多了,周二喘得很,周四跑得更多,但人却更轻松。庄老师的指点也起作用了,放慢跑速,不急于求成。另一个可能是我的身体也开始适应了吧。跑完全程以后,我还走了至少一公里。感觉很好。

周日,跑了第三次,这一次几乎跑完全程。没有跑完的原因是时间关系:要送女儿去上学。这次的路线是家门口的路线,走的是我没有走过的路,有点探险的感觉。感觉非常不错。

总结:科技的发展,解决了我两个问题:

一,学会正确的跑步锻炼方式,以我的个性,我是不大可能去找教练学的,这样更好;

二,成就感问题,跑了多少路,跑得比以前快还是慢,经过了哪些路线,坚持了多久。

我想我找到了坚持跑步的理由。

下一步我想我的目标是:坚持到这个教程结束。我本来想说,我的目标是不退出,但是我发现小一点的目标会更容易实现。过于宏大的目标总是叶公好龙。

希望自己不要食言。请同学们监督我。

《风之名》的章节:科沃斯登台演奏

《风之名》,天才的魔法师,同时也是天才的音乐家,科沃斯,在学校里穷困潦倒,付不起学费,于是动了念头去参加镇上酒馆的音乐比赛。

 

我一迈上舞台,整个大厅就静了下去,只剩下一片喃喃耳语。同时,在观众的注视下,我的紧张感也彻底消失了。我一直都是这样。在台下,我会焦虑不安,手心出汗。一旦站到台上,我就会冷静如无风的冬夜。

斯坦奇恩告诉观众,我是来验证自己天赋的。他的话有种仪式性的镇定效果。他对我一挥手,台下没有掌声,只有一片期待的寂静。一瞬间,我仿佛透过观众的视角注视着自己。我没有其他人那样高档的服装,比衣衫褴褛也好不了多少。很年轻,几乎还是个孩子。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好奇,这拉近了他们和我的距离。

我花时间慢慢打开破旧的二手鲁特琴盒,拿出破旧的二手鲁特琴,让他们的好奇心逐渐累积。看到琴破破烂烂的样子,我感到他们更加聚精会神了。我轻拨了几下琴弦,然后摸上弦钮,稍微调了调音。我又轻拨了几下,试着音,听着,然后对自己点点头。

强烈的灯光打着舞台上,周围的事物在我眼里都昏暗不清。我放眼望去,与上千人的目光对视,西蒙和威莱姆、酒吧边的斯坦奇恩、门口的戴欧克,看见安布罗斯那如煤块般闷烧的仇恨眼神,我感到一阵轻微的恼火。

我转开目光,看见一个穿红色衣服、长着胡须的男人,斯莱普伯爵;一对拉着手的老夫妇;一个可爱的黑眸姑娘。。。。

我的观众。我对他们微笑。微笑将我与他们拉得更近了。我唱到:

“安静!请坐!不管你们等待多久

也再听不到比这更加甜蜜的歌谣

它出于伊利恩的笔下

是首古老的大师作品

歌中的主人公萨维恩

即将把妻子阿罗茵妮娶入家门。”

我停下,等着观众席中用过一阵窃窃私语。了解这首歌的人轻声惊呼,一无所知的人则向邻座探询这阵骚动的起因。

我把手放到琴弦上,重新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整个大厅安静下来,我开始弹琴。

音乐从我体内轻松地喷薄而出,鲁特琴就像我的另一个声音。我手指轻拨,鲁特琴发出了第三种声音。我用萨维恩特拉利亚德骄傲浑厚的音调唱着,他是阿特尔军队里最伟大的人。观众在音乐中微微摆动,就像风中的草。我唱得就像我是萨维恩爵士本人一般。我能感觉到,观众开始爱我,同时也害怕我。

我太过习惯于独自一人练习这首曲子,差点忘了要多弹一遍第三段副歌。最后关头我还是想了起来,出了一身冷汗。这次我一边唱一边望向观众席,希望到末尾时能有人作出应答。

我唱完了第三段副歌,停在了阿罗茵妮的第一段曲调之前。我使劲弹出了第一组和弦,等待着。琴声逐渐淡去,观众席毫无动静。我冷静地看着他们,等着。我的心里一半松了口气,一半又觉得失望。每过一秒,这两种感觉都更增一分。

然后一个声音飘到了舞台上,如轻抚的羽毛一样温柔,唱着:

“萨维恩,你怎么知道

此时该来到我的身旁?

萨维恩,你是否记得

你我共度的欢乐时光?

在我记忆里徘徊不去的

是否也流连于你的心房?”

她唱着阿罗茵妮,我唱着萨维恩。在副歌的部分,她的声音旋转着,缠绕着,和我的声音相互交融。我的心里有一部分想在观众席里寻找她,想到与我合唱的女孩的脸。她应和的声音有如清凉的月光。我试了一次,寻找着能与歌声相配的脸。但我一分心,手指抖了一下,我拨错了弦,乐声一阵发颤。

一个小失误。我咬紧牙,集中精力继续弹琴。我将好奇心推到一边,低头看自己的手指,小心地不让它们再在弦上打滑。

我们是怎样地在唱歌啊!她的声音就像闪亮的银子,我的声音如回响般应和着。萨维恩唱着坚实有力的调子,就像古老橡树的枝条,而阿罗茵妮就像只夜莺,绕着橡树骄傲的臂膀迅捷地绕着圈。

我几乎意识不到观众的存在了,也忘记了自己浑身是汗。我深深地沉浸在音乐中,已经分不清哪里是音乐,哪里是我的血液。

但歌还是停下了。离结尾还有两段歌词的时候,它停下了。我弹起萨维恩主题旋律的开头和弦,听见一个刺耳的声音。它把我一下从音乐中拽了出来,就像从深水中拉起一尾鱼。

一根弦断了。在鲁特琴的琴弦上,琴弦一下子断开,反弹到我的手背上,抽出了一条反着光的细微血痕。

我麻木地盯着琴弦。它不应该断的,我的琴弦还没有哪根老到会断开。但它真的断了。最后几个音符淡去后,我感受到观众开始坐立不安。我用歌为他们编织了一场梦,现在他们逐渐清醒了过来。

一片沉默中,我意识到一切都完了。梦没做完,观众就醒了。我失败了,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与此同时,未完成的歌还在我体内灼烧着。歌!

我完全是下意识地重新抬手按上琴弦,深深地躲进了自己的内心。我回到了多年以前,那时我手上的老茧和石头一样坚硬,弹琴就和呼吸一样容易。那时,我只用六根琴弦就弹出了《风吹翻一片树叶》。

我开始弹琴。一开始很慢,随着手指逐渐恢复了记忆,我的速度变快了。我拢起歌曲杂乱的线头,小心地将它们重新织成几分钟以前的样子。

效果并不完美。像《萨维恩爵士》这样复杂的歌不可能用六根琴弦就弹得很完美。但歌很完整。随着我的演奏,观众叹息着,动了动身体,又逐渐被我所编织的咒语魇住了。

我几乎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存在,过了一会,我彻底忘记了他们。我的双手跳着舞,奔跑着,然后在琴弦上一掠而过。我挣扎着,让鲁特琴的两组旋律与我自己的声音一起唱歌。然后,虽然我还在盯着观众,但我已经忘记了他们,忘记了一切,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把这首歌唱完。

到了副歌的部分,阿罗茵妮又在唱了。对我来说,她不是一个人,甚至不是一个声音。音乐从我体内向外熊熊燃烧,她只是那其中的一部分罢了。

然后就那么结束了。我抬头看向周围,就像冒出水面吸气。我回过神来,发现我的手在流血,全身大汗淋漓。歌的最后一个音节如拳头般击中了我的胸膛。这首歌总是会这样,不管我听到它时在哪里,不管是什么时候。

我用手捂住脸,哭了。不是为了断掉的鲁特琴弦,不是为了可能的失败,不是为了流出的血和受伤的手,甚至不是为了多年前,学会用六根弦弹琴的那个男孩。我哭是为了萨维恩爵士和阿罗茵妮,为了失却、找回又再度失却的爱,为了残酷的命运,为了人类的愚蠢。有好一会儿,我完全迷失在悲痛之中,对周围的事物一无所觉。

我为萨维恩和阿罗茵妮哀悼了片刻。意识到自己还在舞台上,我让心情平复下来,坐直身体,看向我的观众。那些沉默的观众。

音乐在演奏者耳中的效果和对观众的效果是不一样的,这是所有音乐家所背负的诅咒。我坐在那里,片刻前即兴发挥的结尾已经开始从记忆里淡去,随之而来的就是疑虑。如果结尾没有我感觉的那么完整怎么办?如果我的演奏没把整首歌的悲剧气氛传达给别人,只有我自己在这里独自伤感呢?我的眼泪会不会显得很孩子气,只不过是面对失败的难堪表现?

我等待着,听着静默从观众席中涌过来。他们沉默着,绷紧了身体,好像歌如火焰一般烧伤了他们。每个人都紧抱着受伤的自己,紧紧地攥着痛苦,好像那是一种宝贵的东西。

然后是一阵抽泣声,有些是因为放松下来,有些则是没能忍住。那是饱含泪水的一声叹息,长时间保持静止之后,身体放松下来的轻微声响。

然后是掌声。震耳欲聋的掌声,就像飞溅的火焰,就像闪电过后的雷鸣。

我一迈上舞台,整个大厅就静了下去,只剩下一片喃喃耳语。同时,在观众的注视下,我的紧张感也彻底消失了。我一直都是这样。在台下,我会焦虑不安,手心出汗。一旦站到台上,我就会冷静如无风的冬夜。
斯坦奇恩告诉观众,我是来验证自己天赋的。他的话有种仪式性的镇定效果。他对我一挥手,台下没有掌声,只有一片期待的寂静。一瞬间,我仿佛透过观众的视角注视着自己。我没有其他人那样高档的服装,比衣衫褴褛也好不了多少。很年轻,几乎还是个孩子。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好奇,这拉近了他们和我的距离。
我花时间慢慢打开破旧的二手鲁特琴盒,拿出破旧的二手鲁特琴,让他们的好奇心逐渐累积。看到琴破破烂烂的样子,我感到他们更加聚精会神了。我轻拨了几下琴弦,然后摸上弦钮,稍微调了调音。我又轻拨了几下,试着音,听着,然后对自己点点头。
强烈的灯光打着舞台上,周围的事物在我眼里都昏暗不清。我放眼望去,与上千人的目光对视,西蒙和威莱姆、酒吧边的斯坦奇恩、门口的戴欧克,看见安布罗斯那如煤块般闷烧的仇恨眼神,我感到一阵轻微的恼火。
我转开目光,看见一个穿红色衣服、长着胡须的男人,斯莱普伯爵;一对拉着手的老夫妇;一个可爱的黑眸姑娘。。。。
我的观众。我对他们微笑。微笑将我与他们拉得更近了。我唱到:
“安静!请坐!不管你们等待多久
也再听不到比这更加甜蜜的歌谣
它出于伊利恩的笔下
是首古老的大师作品
歌中的主人公萨维恩
即将把妻子阿罗茵妮娶入家门。”
我停下,等着观众席中用过一阵窃窃私语。了解这首歌的人轻声惊呼,一无所知的人则向邻座探询这阵骚动的起因。
我把手放到琴弦上,重新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整个大厅安静下来,我开始弹琴。
音乐从我体内轻松地喷薄而出,鲁特琴就像我的另一个声音。我手指轻拨,鲁特琴发出了第三种声音。我用萨维恩特拉利亚德骄傲浑厚的音调唱着,他是阿特尔军队里最伟大的人。观众在音乐中微微摆动,就像风中的草。我唱得就像我是萨维恩爵士本人一般。我能感觉到,观众开始爱我,同时也害怕我。
我太过习惯于独自一人练习这首曲子,差点忘了要多弹一遍第三段副歌。最后关头我还是想了起来,出了一身冷汗。这次我一边唱一边望向观众席,希望到末尾时能有人作出应答。
我唱完了第三段副歌,停在了阿罗茵妮的第一段曲调之前。我使劲弹出了第一组和弦,等待着。琴声逐渐淡去,观众席毫无动静。我冷静地看着他们,等着。我的心里一半松了口气,一半又觉得失望。每过一秒,这两种感觉都更增一分。
然后一个声音飘到了舞台上,如轻抚的羽毛一样温柔,唱着:
“萨维恩,你怎么知道
此时该来到我的身旁?
萨维恩,你是否记得
你我共度的欢乐时光?
在我记忆里徘徊不去的
是否也流连于你的心房?”
她唱着阿罗茵妮,我唱着萨维恩。在副歌的部分,她的声音旋转着,缠绕着,和我的声音相互交融。我的心里有一部分想在观众席里寻找她,想到与我合唱的女孩的脸。她应和的声音有如清凉的月光。我试了一次,寻找着能与歌声相配的脸。但我一分心,手指抖了一下,我拨错了弦,乐声一阵发颤。
一个小失误。我咬紧牙,集中精力继续弹琴。我将好奇心推到一边,低头看自己的手指,小心地不让它们再在弦上打滑。
我们是怎样地在唱歌啊!她的声音就像闪亮的银子,我的声音如回响般应和着。萨维恩唱着坚实有力的调子,就像古老橡树的枝条,而阿罗茵妮就像只夜莺,绕着橡树骄傲的臂膀迅捷地绕着圈。
我几乎意识不到观众的存在了,也忘记了自己浑身是汗。我深深地沉浸在音乐中,已经分不清哪里是音乐,哪里是我的血液。
但歌还是停下了。离结尾还有两段歌词的时候,它停下了。我弹起萨维恩主题旋律的开头和弦,听见一个刺耳的声音。它把我一下从音乐中拽了出来,就像从深水中拉起一尾鱼。
一根弦断了。在鲁特琴的琴弦上,琴弦一下子断开,反弹到我的手背上,抽出了一条反着光的细微血痕。
我麻木地盯着琴弦。它不应该断的,我的琴弦还没有哪根老到会断开。但它真的断了。最后几个音符淡去后,我感受到观众开始坐立不安。我用歌为他们编织了一场梦,现在他们逐渐清醒了过来。
一片沉默中,我意识到一切都完了。梦没做完,观众就醒了。我失败了,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与此同时,未完成的歌还在我体内灼烧着。歌!
我完全是下意识地重新抬手按上琴弦,深深地躲进了自己的内心。我回到了多年以前,那时我手上的老茧和石头一样坚硬,弹琴就和呼吸一样容易。那时,我只用六根琴弦就弹出了《风吹翻一片树叶》。
我开始弹琴。一开始很慢,随着手指逐渐恢复了记忆,我的速度变快了。我拢起歌曲杂乱的线头,小心地将它们重新织成几分钟以前的样子。
效果并不完美。像《萨维恩爵士》这样复杂的歌不可能用六根琴弦就弹得很完美。但歌很完整。随着我的演奏,观众叹息着,动了动身体,又逐渐被我所编织的咒语魇住了。
我几乎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存在,过了一会,我彻底忘记了他们。我的双手跳着舞,奔跑着,然后在琴弦上一掠而过。我挣扎着,让鲁特琴的两组旋律与我自己的声音一起唱歌。然后,虽然我还在盯着观众,但我已经忘记了他们,忘记了一切,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把这首歌唱完。
到了副歌的部分,阿罗茵妮又在唱了。对我来说,她不是一个人,甚至不是一个声音。音乐从我体内向外熊熊燃烧,她只是那其中的一部分罢了。
然后就那么结束了。我抬头看向周围,就像冒出水面吸气。我回过神来,发现我的手在流血,全身大汗淋漓。歌的最后一个音节如拳头般击中了我的胸膛。这首歌总是会这样,不管我听到它时在哪里,不管是什么时候。
我用手捂住脸,哭了。不是为了断掉的鲁特琴弦,不是为了可能的失败,不是为了流出的血和受伤的手,甚至不是为了多年前,学会用六根弦弹琴的那个男孩。我哭是为了萨维恩爵士和阿罗茵妮,为了失却、找回又再度失却的爱,为了残酷的命运,为了人类的愚蠢。有好一会儿,我完全迷失在悲痛之中,对周围的事物一无所觉。
我为萨维恩和阿罗茵妮哀悼了片刻。意识到自己还在舞台上,我让心情平复下来,坐直身体,看向我的观众。那些沉默的观众。
音乐在演奏者耳中的效果和对观众的效果是不一样的,这是所有音乐家所背负的诅咒。我坐在那里,片刻前即兴发挥的结尾已经开始从记忆里淡去,随之而来的就是疑虑。如果结尾没有我感觉的那么完整怎么办?如果我的演奏没把整首歌的悲剧气氛传达给别人,只有我自己在这里独自伤感呢?我的眼泪会不会显得很孩子气,只不过是面对失败的难堪表现?
我等待着,听着静默从观众席中涌过来。他们沉默着,绷紧了身体,好像歌如火焰一般烧伤了他们。每个人都紧抱着受伤的自己,紧紧地攥着痛苦,好像那是一种宝贵的东西。
然后是一阵抽泣声,有些是因为放松下来,有些则是没能忍住。那是饱含泪水的一声叹息,长时间保持静止之后,身体放松下来的轻微声响。
然后是掌声。震耳欲聋的掌声,就像飞溅的火焰,就像闪电过后的雷鸣。

《风之名》的章节预览(【科沃斯描述丹娜的美貌】/【科沃斯和丹娜的散步】)

联系方式:0420772173。可以中文短信。

FAQ:

Q:汽车型号,地点,Rego期限,要价多少?

A:1998年Toyota,Carmy V6,3.0L,6缸,Sedan,墨绿色,自动挡,电动后视镜,手动车窗,无中控锁。地点在悉尼Kogarah,有火车站,靠近Hurstville。rego到10月份,要价1500刀。

Q:主要优点?

A:有两个大优点:

  • 最重要的优点:从来不坏,佳美这车没啥优点就是可靠,不坏,不抛锚。其他牌子的到这个年份一般都歇菜了。马自达的车我见过暴水缸的,Ford的车我见过到了一定速度以上不能显示车速的。98年的佳美是有口皆碑的“神车”。
  • 第二个优点:里程数低,车子买了4年,买来的时候是16万公里(已经很低的里程数了),现在是17万5千公里,4年开了1万5千公里,主要原因是我坐火车上班,而且对车兴趣不大。这个年份的车这个里程数是非常低了。(我听说可以改里程数,但我只卖这点钱,真没有必要去做这个手脚)

Q:主要缺点。

A:新手的时候在停车场车速过快。后门撞在柱子上。凹了一块。看图。

Q:其他缺点?

A:主要就是外观上的缺点:

  • 车顶的导雨水的槽有掉漆。我自己补了下漆防锈。
  • 车内顶篷布因为年代长了胶水老化脱落(我朋友一辆99年的佳美是同样的问题),我用钉书机固定了一下。用了三年了没啥问题。

Q:隐藏问题?

A:没有买过二手车的人可能注意不到的问题:太阳暴晒数小时以后偶尔发生车钥匙转不动,但多试几次就好了。我见过很多二手车发生过同样的问题。基本上,老车都有这种问题。

Q:改装问题?

A:我只讲我知道的情况:

  • 我把原来的收音机换成了MP3,带AUX接口,支持SD卡(没有蓝牙)。
  • 三年前换了Timing Belt。
  • 三年前被忽悠换了新的火花塞(旧的没问题在换timing belt,车行老板娘说把火花塞一起换了吧,我们就换了)。
  • 买来就漏油,后来在Campsie老蒋车行维护的时候,说很厉害了,必须换盖子,就换了。大概一年前换的(花了300刀,我不懂车,但懂车的人也许能根据价格猜出换了什么),换过以后似乎就不漏油了,后来维护的时候老蒋再也没有查出过漏油。
  • 三年前一天早上发现车库里车子蓄电池没电了,那时候不懂可以Jump Start,直接换了新电池,之后一直没问题。

Evernote Camera Roll 20130430 100239Evernote Camera Roll 20130430 100251Evernote Camera Roll 20130430 100315

《风之名》是一部非常特别的奇幻小说。它每个方面都是特别的。我写过一篇书评,但是书评本身是苍白的。最能说明一本书的只有书本身。我抄录了两段,供没有看过书的人预览,这主意可能相当得愚蠢,但过程蛮愉快的。抄录自己欣赏的篇章并不是一件苦差事,事实上,挺美好的。

 

这两段都和一般的奇幻小说不一样,第一段是科沃斯和丹娜的一场散步, buy information pills
第二段是主角科沃斯(传奇魔法师)描述爱人丹娜的容貌。。。。 MD,把一本奇幻小说写得和言情小说一样!而且这个男女主角的关系,比《碧血剑》里袁承志和青青的关系还要复杂,碧血剑里面,青青不过是小心眼喜欢吃醋而已;丹娜对科沃斯那才叫若即若离。

 


情节:【科沃斯和丹娜的散步】

 

我们走到了她在伊弥落脚的“橡木桨”就管。星辰的位置告诉我,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但在感觉上,这段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在酒馆门口,在长达一小时的一秒钟里,我想吻她。之前走在路上聊天的时候,我曾数十次地有过这个念头:我们在石桥上停下来,望着月光下的喝水;在伊弥的公园里,在一个椴树下面。。。

在那些时刻,我总感觉到我们之间有种张力,真实得几乎可以碰触到。当她带着神秘的笑容侧眼瞥我,将头一歪,几乎是面对着我的时候,我总觉得她希望我。。。做点什么。伸手搂住她?吻她?该如何判断?我怎样才能确定?
我确定不了。所以我一直抵抗着她的吸引力。我不想太过自以为是,不想冒犯她,或把自己搞得很狼狈。另外,戴欧克的警告也让我下不了决心。也许我说感觉到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丹娜自然流露的魅力罢了。
就像所有这个年纪的男孩,在对于女性的问题上,我就像个白痴。我和他人的不同在于,我太过在意自己的无知,而西蒙等人则奋勇向前,笨拙地求爱,让自己显得像个傻瓜。我绝对不想对丹娜做出什么不受欢迎的追求举动,让她笑话我的愚蠢。我最讨厌的就是把事情搞砸。
所以我说了再见,看着她走进“橡木桨”的侧门。我深吸了一口气,差点没大笑出来,或者手舞足蹈。我的心里全是她,吹过她发间的风的味道,她的声音,月光照在她脸上的样子。
然后,渐渐地,我的脚步沉重起来。刚走了不到六步,我就像无风的帆那样垂下了头。走在回城的路上,路过沉睡的住房和漆黑的酒馆时,我的心情在短短三次呼吸的时间里就从狂喜变成了疑虑。
我把一切都毁了。我所说的那些话,当时听起来那么聪明,结果却是最愚蠢不过的言辞。现在她进了房间,肯定会终于摆脱我而送了一大口气。
但她的确对我微笑过,大笑过。
她不记得我们在塔宾路上的第一次会面,我没有在她心里留下任何印象。
偷走我吧,她说。
我应该更加勇敢,应该在分别的时候吻她。我应该更加谨慎。我说了太多的话,我说得又太少了。

 


 

地点:

  • 路石旅馆;
人物:
  • 科沃斯,传奇魔法师,在追溯自己的过去
  • 巴斯特,科沃斯的徒弟
  • 作传家,采访科沃斯的传记作家
情节:
  • 科沃斯在描述梦中情人丹娜的美貌。
巴斯特缓慢地伸了个懒腰,环顾房间。他本就不多的耐心很快就耗尽了。“雷希?”
“嗯?”科沃斯看向他。
“然后怎么了,雷希?你和她说话了吗?”
“我当然和她说话了。如果我没有,整个故事就不存在了。要讲那部分很容易,但首先我必须描述她的长相,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巴斯特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手指。
科沃斯大笑起来,连上的烦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宠溺的表情。“对你来说,描述漂亮女人就和欣赏她们一样容易对吗?”
巴斯特低下头,脸红了。科沃斯温和地把手搭到他胳膊上,微笑着。“巴斯特,我的困难在于,她对我而言非常重要,对整个故事也非常重要。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她,才能配得上她的重要性。”
“我。。。。大概明白了,雷希”巴斯特用安抚的口气说,“我也见过她,一次。”
科沃斯惊讶地靠回椅背上。“对啊,你也见过。我都忘了。”他用手按住嘴唇,“那你会怎么形容她?”
听到这话,巴斯特兴奋起来,坐直身体,若有所思地想了片刻,然后说,“她有一对完美的耳朵。”他做了一个微妙的手势,“完美的小耳朵,就像用。。。某种东西雕成的。”
作传家大笑起来,然后显得有些吃惊,好像这笑声把他自己也吓到了。“她的耳朵?”他问,好像不能确定自己听错没有。
“你知道,很难找到耳朵完美的漂亮姑娘。”巴斯特实事求是地说。
作传家又笑出了声,这次显得轻松了很多。“不,”他说,“不,我还真不知道。”
巴斯特用非常怜悯的眼神看着故事收集者。“这样啊,那你就得相信我的话。她的耳朵很完美。”
“我觉得你对这点已经强调得够清楚了,巴斯特。”科沃斯愉快地说。他顿了顿,再度开口时声音缓慢,眼神空茫。“问题是,她不像我所见过的任何人,她身上有种无形的东西,非常引人注目,就像火焰发出的热量。她很优雅,有种朝气。。。”
“她的鼻子是弯的,雷希。”巴斯特说,打断了老师的冥想。
科沃斯看向他,前额上皱起不耐烦的细纹。“什么?”
巴斯特辨白似的举起双手。“我只是注意到了这一点,雷希。你故事里所有的女人都很漂亮。我不能说你错了,我又没见过她们,但我见过这一个。她的鼻子有点弯。要说实话,以我的品味来说,她的脸有点窄。不管从什么评判标准来看,她的长相都称不上完美,雷希。我知道,我对这一课题做过调查。”
科沃斯瞪着自己的学生好久,表情严肃。“我们可不只是由外表组成的,巴斯特。”他的语气里带了一丝责备。
“我没说她不可爱,雷希。”巴斯特连忙说,“她冲我微笑来着。那就像。。。一种。。。它能一直传到你心里,如果你明白我在说什么的话。”
“我明白,巴斯特,那也是因为我见过她。”科沃斯看向作传家,“要知道,问题在于比较。如果我说‘她长着一头黑发’,你也许会想,‘我见过不少黑发女人,有些还挺可爱’。但你会错得很离谱,你所想的那些女人和她并没有什么相同之处。其他女人没有她的机智,没有她的平易近人的魅力。她不像我见过的任何人。。。”
科沃斯没在说下去,低头看着自己交叠的双手,沉默了很长时间。巴斯特开始坐立不安,紧张地环顾四周。
“担心也没用,我想。”科沃斯终于说道,并抬头朝作传家挥了挥手。“就算我把这个故事讲砸了,对世界也没有什么影响。”
作传家拿起笔,还没来得及蘸墨水,科沃斯就说:“她长着黑色的眼睛。黑如巧克力,黑如咖啡,黑得像父亲鲁特琴上抛光的木头。她脸色白皙,脸庞是椭圆形的,就像一滴泪珠。”
科沃斯突然停了下来,好像已经词穷。深沉的沉默来临得如此突然,作传家甚至从纸上短暂地抬起了头。他从没有这么做过。但就在他抬头的时候,又一串字句从科沃斯的口中迸射而出。
“她随和的笑容能让人的心脏停跳。她的嘴唇红润,不是那种许多女人以为能够增添美丽的艳红。她的嘴唇总是红润的,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就像几分钟前刚吃过甘甜的红莓,或喝过从心脏溜出来的血。”
“不管她站在哪里,她都是整个房间的中心。”科沃斯皱起眉,“别误会。她并没有大声说话,也没有显得愚蠢虚荣。我们会注视着火焰,是因为火焰闪动发光。吸引我们注意力的是光,但让人靠近火焰的东西与明亮和形状无关。火焰吸引你的是靠近时所感受到的温暖,丹娜也是这样。”
科沃斯这么说着,表情有些扭曲,好像所说出的每一个词都让他越来越生气。虽然他的声音很清楚,里面却带有和表情一样的愤怒,好像出口时都用锉刀磨过。
“她。。。”科沃斯深深地低下头,好像在对自己搭在膝上的双手说话,“我在干什么?”他轻声说道,嘴里好像塞满了灰烬。“这样做又什么好处?连我自己都从未理解过她一丝一毫,我又怎么可能对你们解释清楚?”
作传家写到一半,才意识到科沃斯恐怕并不希望保留这句话。他呆了片刻,把最后几个词也记了下来,然后抬眼瞥向科沃斯。
科沃斯把目光移到他脸上,定定地注视着他。那是作传家之前所见的漆黑双眸,好似一位愤怒的神灵,作传家险些没向桌子后面退去。一阵冰冷的沉默。
科沃斯站起来,指向作传家面前的白纸。“把那句删掉。”他咬着牙说。
作传家脸色发白,表情好像被人捅了一刀。
见他没动,科沃斯伸出手来,冷静地从作传家笔下把写了一半的纸抽出来。“如果删掉写出的字是你所不愿做的事。。。”他慢慢地撕碎了那张纸,发出的声音令作传家的脸上更是毫无血色。
科沃斯用细致而可怕的动作重新拾起一张白纸,小心地摆到呆住的作传家面前,并用一根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撕碎的纸,晕开了尚未晾干的墨水。“抄到这里。”他说道,声音如铁一般冰冷无情。他的双眼也和铁一样坚硬忧郁。
毫无争辩的余地。作传家无声地抄写着,停在科沃斯手指停住的位置上。
一等他写完,科沃斯就开始用清晰干脆的声音说话,就像在咀嚼冰块。“她到底美到什么程度?我意识到,我根本不可能描述清楚。既然我无法描述清楚,起码我可以避免说得太多。”
“我就只说,她长着一头黑发,又直又长。她的双眸漆黑,肤色白皙。好了。她的脸是椭圆的,下颌精巧有力。她举止端庄,姿态优雅。好了。”
科沃斯吸了口气,继续说:“最后要说的是,她很美。我能说的只有这些。她很美,从头到脚都是美的,即使有这样那样的缺陷。她很美,起码对于科沃斯而言。‘起码’?对于科沃斯而言,她是天下最美的人。”一瞬间,科沃斯绷紧了身体,好像随时都会猛扑上去,把这张纸也从作传家笔下扯过来。
然后他放松下来,好像没有了风的船帆。“但说实话,对他人而言,她也很美。。。。”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