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个冰火人物素描,一句话概括冰火人物

原文在这里:http://book.douban.com/review/4605450/,我做了一些加工。

死者

一 雷加·坦格利安

雷加战斗的高贵,雷加战斗的英勇,雷加战斗的荣誉,雷加死的不明不白——乔拉·莫尔蒙

这一句我觉得译文是为了“雅”牺牲了“信”,没有准确表达原文,应该是“雷加战斗到死去”。英文原文是:Rhaegar fought noble,Rhaegar fought valiantly,Rhaegar fought honorable,and Rhaegar died

二 劳勃·拜拉席恩

image

这么快就忘了你父亲,大块头,黑胡子,特威猛,努力想一想,你应该记得,他是你之前的国王——提利昂·兰尼斯特

十五年前,当他们并肩为王位奋战的时候,这位风息堡公爵是个面容修整干净,眼神清澄,如同怀春少女梦寐以求的精壮男子。他身高六尺五寸,有如巍然巨塔般鹤立鸡群。当他身披战甲,头戴双叉鹿角巨盔,则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巨人。他的力气也不输巨人,惯用的那柄铁刺战锤连奈德都只能勉强举起。——艾德·史塔克

三 蓝礼·拜拉席恩/Renly

image

一个头戴金冠的幽灵正有说有笑——凯特琳·史塔克

四 艾德·史塔克/Eddard Stark

image

在权力的游戏中,你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瑟曦·兰尼斯特

五 卓戈卡奥/Khal Drogo

image

有哪个男人比得上终生未剪发辫,以群星为卡拉萨,奔驰在夜晚国度的卓戈卡奥呢。——丹妮丽丝·坦格利安

六 罗伯·史塔克/Rob Stark

image

七大王国的坟墓里有的是只知勇武而不知何时低头的人。——凯特琳·史塔克

七 奥柏伦·纳梅洛斯·马泰尔

多恩壮士密如沙,唯此一人甲天下。——提利昂·兰尼斯特

八 凯特琳·史塔克

image

如果我有两个女儿在瑟曦·兰尼斯特手中,我也会这么做的。——梅姬·莫尔蒙

九 泰温·兰尼斯特

image

泰温洒下长长的黑影,其他人只能在影子中挣扎的寻求阳光。——吉娜·兰尼斯特

十 乔佛里·拜拉席恩

image

任性和愚蠢是两回事,“王者无畏”,什么鬼话。——泰温·兰尼斯特

十一 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image

韦赛里斯连条蛇的影子都不如。——乔拉·莫尔蒙

十二 巴隆·葛雷乔伊

image

科伦大王留下了九个儿子……巴隆是其中最大最威猛的一只。——湿发伊伦·葛雷乔伊


POV

一 琼恩·雪诺/Jon Snow

image

从今往后,你们便是誓言效命守夜人的弟兄。——杰奥·莫尔蒙

男孩逝去,留下真正的汉子——沂蒙.坦格利安,原文是“kill the boy and let the man be born”

二 提利昂·兰尼斯特/Tyrion Lannister(Imp)

image

但提利昂才是泰温真正的儿子。——吉娜·兰尼斯特

三 阿莎·葛雷乔伊/Asha Greyjoy

他在女儿身上看见了自己当年的勇猛与凶悍——湿发伊伦·葛雷乔伊

四 詹姆·兰尼斯特/Jamie Lannister

image

没有人像我,世界上只有一个我。——詹姆·兰尼斯特

五 丹妮丽丝·坦格利安

image

丹妮丽丝才是真正诞生于烟与盐之地,而她的龙证明了她的身份……丹妮丽丝才是我们的希望。——伊蒙·坦格利安

六 戴佛斯·席渥斯/Davos Seaworth

image

我的洋葱骑士总是对我直言相劝。——史坦尼斯·拜拉席恩

七 艾莉亚·史塔克/Arya Stark

image

Valar morhuis/凡人皆有一死。——贾昆·赫加尔

疾如鹿,静如影。恐惧比利剑更伤人。迅如蛇,止如水。恐惧比利剑更伤人。壮如熊,猛如狼。恐惧比利剑更伤人。害怕失败者必败无疑。恐惧比利剑更伤人。恐惧比利剑更伤人。恐惧比利剑更伤人。——艾莉亚·史塔克

八 塔斯的布蕾妮/Brienne the Beauty

image

她已经辜负了蓝礼,辜负了凯特琳夫人,不能再辜负詹姆。——布蕾妮

“男人永远会低估你”—–老古德温爵士

九 布兰·史塔克/Brandon(Bran) Stark

image

它没有死,只是残破,和我一样,我也没有死。——布兰·史塔克

十 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

淹神造就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不是让他在选王会上做口舌之争,也不是让他对付无尽沼泽中隐秘前行的敌人,他诞生于世,就是要身穿铁甲,手握染血长斧,每一次挥击都带来死亡。——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

十一 珊莎·史塔克/Sansa Stark

image

我的智慧加上凯特的美貌,总有一天你能征服世界。——培提尔·贝里席

十二 席恩·葛雷乔伊/

image

奈德·史塔克……喜欢你穿天鹅绒和丝衣,做他的乖女儿?——巴隆·葛雷乔伊


个人爱好的关键人物

一 贾昆·赫加尔

某人用眼睛看,某人用耳朵听,某人洞察真相。——贾昆·赫加尔

二 攸伦·葛雷乔伊

从亚夏到伊班,无论是谁,看见我的船帆都会祈祷。——攸伦·葛雷乔伊

三 道朗·纳梅洛斯·马泰尔/Prince Doran

从他们告诉我伊莉亚还孩子们的死讯那天起,我就致力于泰温·兰尼斯特的灭亡,我满心希望,在亲手杀死他之前能剥夺他所钟爱的一切。……你弟弟……将走上一条漫长而危险的航程,在终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还很难说,但他们带回的,将是我们的渴望……复仇……正义……血与火——道朗·纳梅洛斯·马泰尔

四 培提尔·贝里席/Lord Baelish(Littlefinger)

image

不信任我,是您下马以来做的最正确的事。——培提尔·贝里席

五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Stannis

image

如果说劳勃是真钢,史坦尼斯就是纯铁,弯曲之前就会折断。——唐纳·诺伊

六 桑铎·克里冈/Sandor Clegane

image

猎狗会为人而死,而绝不会骗人。——桑铎·克里冈

骑士根本没有荣誉,快感谢我给你上了—课吧,老家伙。——桑铎·克里冈

七 瓦德·佛雷

瓦德·佛雷舌尖嘴利,且睚眦必报。——凯特琳·史塔克

八 曼斯·雷德

他生来就是野种,离开影子塔对他来说就是回家——断掌科林

九 瓦里斯/Varys

image

奈德却怀疑他是否天真无邪过。——艾德·史塔克

十 梅丽珊卓/Melisandre

image

既然诸神连一只麻雀都不肯给我,是我换一只猎鹰的时候了,一只红色的猎鹰。——史坦尼斯·拜拉席恩

十一 乔拉·莫尔蒙/Jeor Mormont

image

你说,除了乔拉莫尔蒙谁都不可信任,而你一直是八爪蜘蛛的间谍。——丹妮丽丝·坦格利安

十二 洛拉斯·提利尔/Loras Tyrell

image

七国上下一半的少女想上他的床,所有的男孩都想成为他。——詹姆·兰尼斯特


Apple iTV猜想

转载,转载的原因是我也有搞业余团队的想法,我也知道这玩意想想容易做做难。所以看到有人分享经验,忍不住转帖一下。

原帖:http://firecacada.blog.163.com/blog/static/707437620120129213548

方言君,还有业余组队研发APP的教训

作者:纯银


去年5月组队,打算用业余时间搞一款有新意的iOS应用,团队成员包括主策/交互/视觉/后端/客户端各一人,分别在上海/杭州/广州。不求功名利禄,仅仅是APP大航海时代的第一次“下水”,单纯从兴趣出发去做点事情。
这款名为“方言君”的应用,从组队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8个月,周末终于将进入到α测试阶段。我的心情,只能用唏嘘两个字来形容。
方言君的创意来源于“蚂蜂窝旅行翻译官”里的方言部分,即用户录制方言语音,上传分享。但翻译官毕竟是一款旅行应用,方言嵌入在里边不太搭调,虽有活跃的用户行为,展现上却极弱势,只能折算成边角余料。我倒是对此大感兴趣,为什么不搞一个集纳全国方言语音的资料库呢?这事儿有趣,有趣。
首先,我得向蚂蜂窝致敬,是他们第一个实现了方言语音UGC的创意。但一方面受制于与翻译官的整合度不佳,另外,数据结构带来的限制更大。没看错的话,翻译官里方言种类/文本/语音是绑定在一起的,这意味着用户每上传一条,运营团队有可能就得审核一条,同时内容的展现形式也极单调。
方言君将数据拆分为“方言种类、文本、语音”三块,再配合不同的文本属性,用户属性,可以玩出更多花样来。比如连续听同一句“伤不起真的伤不起”的30种方言发音,比如专门听某一个城市的女声方言,比如虚心学习各地粗口……
就这么简单。它只是一件轻量级的娱乐应用,我对用户行为的预测类似于玩“会说话的汤姆猫”,刚开始哈哈大笑,很快闲置甚至删除。但他很可能留下了自己的方言录音对不对?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构化数据的沉淀。
对于这款产品,真没什么好得意的。组队成员固然不弱,同时也是大家第一次研发APP,老兵亦是新手,只能说“及格线之上”但足够有趣。如果让我现在再来设计,产品会更紧凑一点,开发浪费会更少一点。
这么一说,又想起来8个月已经过去了。原计划3个月提交APPstore,叹气。
说说业余时间兴趣小队的经验教训吧,总结十点。
1、节奏
如果互相之间没有磨合经验,第一作简单点,再简单点,最好是一个月出活儿。不管组队时候再怎么热情高涨,磨合过程中一定会出各种问题。第一个项目流程拉得太长,层出不穷的问题就会拖垮小队的士气。方言君被设计为熟手(业余时间)开发2个多月出活儿,这太漫长,士气逐步低落以至于跌跌撞撞,开发了7个月尚在襁褓之中。
2、热情
热情靠不住,别信这个。一开始当然是热火朝天,但随着时间一周一周地过去,却还没有看到市场反馈;随着工作、家庭的压力不期而遇地落在自己头上;随着小队内部或多或少的分歧与互相抱怨;兴趣小队的热情很容易退散。对这个,我也没什么好的解决方法,所以版本越密就越安全,至少有阶段性的成就感护心。
3、研发
设计很重要,但研发才是核心。方言君的策划+交互只用了2周,再加上需求确认与视觉设计,一共也才6周不到,剩下的(27周……)时间都放在研发上。但如果是熟手全职的话,估计1个月就能提交测试。因此最好能够由技术人员主导项目,而不是我这样的PM来推动,否则很难保证研发的进度与热情。甚至可以说,所有非技术主导的业余项目都会遇到大麻烦的。
4、感情
由于是业余投入,又没有现金收益,凝聚力与责任心是没保障的。这时维系团队的往往靠“感情”,亦是沟通的润滑剂。如果是没什么交情的组合,一遇到挫折,很容易烦躁退出。我这边虽没发生这样的情况,朋友的小队便遇此变故。
5、沟通
既然是业余时间组队,沟通是个大问题,我们的经验是:
-得有一个私密的线上沟通环境,一开始用海贝,后来用basecamphq与backpackit
-文档必须清晰详细,因为交流机会少,文档不完整会浪费很多时间
-定时开会,比如周三晚9-11点,研发后期还得更密集一点,会议记录是必须的
-最好两三周能见个面,方言君小队分散在3个城市,这点上非常吃亏
-最依赖沟通环境的是前后端工程师,他们要是联系不通畅,这事儿趁早别干了吧
6、响应
对兴趣小队来说,沟通容易成为最大的瓶颈。毕竟见面时间少,而多人网络交流的效率很低。更麻烦的是,沟通节奏有可能破坏整个项目的节奏。一个人正在挽起袖子干活儿,发现缺了什么东西,要找别人问或者拿,找不到人便卡在这里。你卡几天他卡几天,多发生几次,人心全散了。我们后来用微信多人对话保持联系,必须“及时响应”,至少吱一声安抚人家。如果能约定几个时间同时开工,那就更是妥贴。
7、进度
还是讲沟通。如果项目周期拉得比较长,又不能时常见面,一定得主动通报:最近在做什么,做到哪里了,遇到什么问题,计划目标怎样怎样。目标没达到没关系,改改计划再通报一次。最怕的是黑箱,没计划或计划不停延误,别人又不知道你遇到什么情况,也不方便狠催。一个人进入黑箱,没多久全队的状态都颓了,茫然的等待让人变得消沉、冷漠,而积极沟通能让其他人拿出更多的耐心,至少知道你还在乎这个事情。
8、外包
一开始我们的后端同伴只作顾问,由他完成需求分析与概要设计之后,花了4000元外包后端部分,大概4周开发完成。但后来前后端联调的时候就很头痛,外包这种状况没法应对琐碎的,不定时的任务。顾问只好亲自下场,熟悉和修改代码花了不少时间,算下来和他全包也差不多。
9、管理
小队里非得有一个强力推动型的人不可,多半就是发起人,由他来主持会议,制定计划,紧盯进度。很多时候,大家就等着一个人在前面领队,喊号子,一二一齐步走。如果没有人出头担任这个角色,讨论会变得松散,谁都不好意思安排别人,催促别人,质询别人,担心影响了一团和气。这时项目管理者的重要性反而比公司里更高,成员的义务性质让彼此过度地宽容,有可能宽容到了无秩序无效率的地步。
10、妥协
最后一点,我觉得兴趣小队需要更多的妥协精神。毕竟大家都是无偿投入,未来也没多少收入预期,这完全是出于英特纳雄奈尔的精神。如果还搞一言堂,专制管理,人家不开心就撒手不干了呗。你厉害,你坚持,老子不陪你玩了呗。所以我在小队里比公司客气得多,除了核心框架由我定之外,别的都尊重专业分工,你们在各自的职责内说话算话,大家提的意见也尽量妥协。不去追求完美,愿意纵容个性。
就说到这里,以后想起什么再来补充。
这个周末,方言君终于能开始α测试,预计在春节后开始β测试。希望有一些朋友2月加入公测(需越狱iOS设备),你的参与是对方言君小队的帮助。根据公测意见完善产品,尤其是收录初始化语音数据后,再上架APPstore。考虑到整个3月我在泰国旅行,那应该都是4月份的事情了……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回想起16个月前计划转移动产品,14个月前开始组队,8个月前组队完成,真是宛如梦境。什么都还没有做出来,眨一眨眼睛,世界末日就快要到了。我只能说,雷是永远踩不完的。

 

 
Apple iTV猜想

乔布斯的传记里面的一句话引发了媒体和读者的大量YY:“我成功地破解了电视机的密码”。

原文:

‘I’d like to create an integrated television set that is completely easy to use, physician
’ he told me. ‘It would be seamlessly synced with all of your devices and with iCloud.’ No longer would users have to fiddle with complex remotes for DVD players and cable channels. ‘It will have the simplest user interface you could imagine. I finally cracked it.’

乔布斯曾经说过,电视是他见过的最具有侵入性的东西:这么一个屏幕,可以让人沉迷其中,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想着顺便开着电视看两眼,电视广告甚至直接改变了人的审美观和加值观,吃过晚饭人们不再是讲话交流而是傻傻地盯着电视屏幕互相不说话。对于苹果为什么一直不插手电视领域,乔布斯也有过解释,说电视节目充满了审查,充满了不同的标准,不同的收费方式,而且电视的免费模式间接地消灭创新的可能(无利可图,人们不愿意为创新付费)。虽然乔布斯一贯表示对电视创新绝望了,但他一向出尔反尔,所以传记里面的这一句话可能真的泄露天机。

最近的流言传说,苹果新的 Apple iTV(不再是一个机顶盒而是一台真正的电视)将会有 3 个尺寸,最大的为 55 英寸,最小的也有 32 英寸。传言中还提到, Apple iTV 会使用新的 A6 CPU ,配备特别针对电视机优化过的 Siri 智能助理。

这些流言让我好奇起来,苹果会做出什么样的东西出来呢。一个怪胎,还是一个神器?我知道苹果已经在机顶盒市场试水过两次了,每次都不温不火,我甚至买了一只AppleTV2机顶盒,结论就是它是一台不错的Youtube播放器和AirPlay/AirMirror设备,仅限于此,很鸡肋。

iTV会是什么样的。我觉得假设真的苹果在做这个玩意。我觉得有可能入手的方向有两个:内容和用户界面。内容方面,苹果有一定的资源App,音乐和视频,但还是太少,比起Hulu和NetFlix之类,依然很没有吸引力。用户界面方面:键盘和遥控器显然很难用(GoogleTV已经证明过了),触摸屏也不是好主意,因为没人愿意离开沙发或床。要么Kinect式的手势控制。或者是iPod/iPad/iPhone控制。或者就是Siri那样的语音控制。这两者结合起来依然没啥吸引力,如果只有这些我不会掏钱的。

但突然之间我想到了App(应用),想一下,在电视上玩愤怒的小鸟!在电视上玩无尽之剑!在电视上切水果!登时我有了消费的欲望。
再仔细想一下,App正是内容和用户界面的结合体,放在电视上可称得上完美(如果能够解决好用户如何与界面交互的问题的话)。App最大的优势是快速和专业:界面上易于操作理解,只服务于一个设备一个分辨率,没有多余的功能。这些优点完全可以直接拿来形容电视机。

用户为愿意为电视上的App付费的。iTunes的AppStore证明了便携设备上的App的消费潜力。而Wii和Kinect证明了客厅消费是行得通的。而App会比Wii和X360的游戏更便宜(显然的,大部分游戏不会超过10刀),支持方式更简单更快捷(你再也不用跑游戏店买碟了,而且付完钱等半分钟就可以玩到)。

iOS设备已经集结了大量的开发者,对他们而言,做一个更大分辨率的游戏难度不大,而AppStore早已经证明了它的盈利能力:Epic的无尽之剑收入近千万美元,让他们做一个Apple iTV的版本一起首发显然毫无问题,而且这部分市场还是个全新的市场,后面是一个更愿意花钱的群体,简直就是一次抢钱之旅。

再回头看看Wii(以及Kinect)做的那些游戏:打乒乓,打网球,打拳击,跑步,打球,划艇,跳舞。有几个使用了顶尖的技术?有多大技术难度。在我看来一个四五个人的优秀团队就可以轻松做出来的。这些游戏都是轻量级的,但非常适合娱乐。iTV应该也会走同样的路线。

iPad推出的时候,苹果设法让iPad兼容了iPhone的App。那么在iTV推出的时候,苹果是不是也会玩同样的把戏呢。把iPad的游戏放大两倍在电视上显示,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也许你会争辩分辨率(iPad是1024×768)太低了,但别忘了在电视机前,人们通常在两米距离以外操作,这样会降低分辨率的问题。而且人们也不会不能接受一些马赛克,八十年代的电视游戏全部是马赛克,只要游戏好玩就行。最后一个理由:很多32寸的电视机的分辨率是1366×768,这意味着iPad游戏可以实现点对点的像素映射,效果和iPad完全一样。这样分析下来,分辨率完全不是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某些只支持竖屏的应用(比如TinyTower,比如Smack Gug,比如Talking Tom)。在横屏状态下,他们没法玩。这技术不是问题(现在很多电脑显示器都可以竖起来用),但要优雅地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有难度的,我觉得有两个思路:A,一键式自动转向装置,B,在横屏中显示竖屏(缺点是左右两条黑边)。

App也解决了网页应用在电视上的效果问题。对比一下网站和App的效果:比如IMDB或者Youtube,你就会明白可用和好用的区别在哪里。

通过App,甚至可以把对手集成进来,比如Hulu和NetFlix。首先,Hulu和NetFlix已经有iPhone版本了。其次,NetFlix和Hulu授权的机顶盒到处都是。

而苹果最喜欢的控制欲,软硬一体化,在iTV也可以得到更好的发挥。比如说,一般的电视机没有音乐模式,很多机顶盒都可以放音乐,但代价都是必须开着电视机,哪怕完全不需要屏幕。iTV可以提供一种不开启屏幕的音乐模式,就像在iOS设备上它们做的一样。

对于iTV,我有两个担心,一个是价格太贵,一个控制系统,无论是Siri还是Kinect或者是Wii那种类型,都不太靠谱。

这样慢慢一想,觉得思路上应该和乔布斯一致的,它规避了视频审查的风险,不用试图进入自己不熟悉的付费电视的领域,它拥有普通的电视机一样的接收电视的功能只是价格上稍贵一点,但它带有游戏功能,理论上可以用“电视机+游戏机”的形式进行促销。苹果有两个优势可以说服消费者购买:一,它有现成的大量软件应用,二,它有超强的硬件设计能力。

思考Apple iTV的时候,无法不联想起Google TV。而Google TV失败了。它失败的原因是什么?没见过实物,没有真正用过,我也说不出来。但一些端倪也是很明显的。比如300美元的遥控器。它支持Android程序这点很不错,也有新闻稿拿在客厅玩愤怒的小鸟作为噱头,但一想到用遥控器玩愤怒的小鸟,我就觉得超级不靠谱。如果Google可以做好人机交互这一块,还是大有可为的。可惜Google志不在此心不在焉,风格也不是苹果那种强硬的软硬件一体化的风格,所以做出来的东西注定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苹果能不能做到?我很存疑。

最近看苹果又申请了一个专利。“苹果的最新专利名为“三维成像和显示系统”,该系统可以通过光学成像的方式捕捉到用户行为。概括来说,用户的双手可以被苹果电脑所追踪,然后进行投射式虚拟控制。该专利基本可以看做所苹果版的Kinect,用户可以通过3D无触摸方式控制Mac、iPhone和iPad的用户界面。虽然相比微软的 Kinect还存在很多限制,但是苹果专利描述称,其设备中还包含一个高速红外激光器、一个高速光检测器,红外激光器可以扩大侦测范围。” 这专利太合适用在Apple iTV上了。注意看两只手的姿势,左手是抓取状,右手是点击状,所以我猜测这专利的关键是手部。Kinect通过红外检测出人体的形状,那么完全有可能苹果更进了一步去检测手势,因为手是人最灵活的器官之一,可以做出无数种不同的姿势。

手势检测有很多问题:
1,响应速度的问题,很多游戏鼠标有个延迟,很不爽,常常你拖动了鼠标,而屏幕上的指针要过半秒钟才能有反应。现在AirMirror居然也有半秒钟的延迟(意味着如果你将iPad连到电视上,你依然只能盯着iPad而不能盯着电视玩游戏)。
2,精度问题。特别是对于快节奏的游戏而言。比如Smack Gug,这游戏是个类似打地鼠的游戏,如果精度不够高,敲错了就太不爽了。
3,位置判断问题。触摸屏我们不需要参照物是因为我们有实体屏幕和手指,指哪打哪;这一点在两米外的屏幕上行不通。也许可以在电视上同步显示手的位置。
4,点击操作也是个问题。如果才能准确地给用户反馈“点击已完成”,将是一个挑战:也许显示一个水波纹(就和你手指轻点水面一样)。
5,拖动和松开(这是愤怒的小鸟的基本操作)。如果识别不了拖动就悲剧了,另一个悲剧是提前松开。
6,最后一个无奈是,举着双手不要太累啊。平时我们打字都是手腕搁在桌子上的,举起来操作,会累死的。

不过我之前也担心过iPhone的虚拟按键的问题,事实上很多游戏都用了虚拟按键系统,就是在屏幕上虚拟出按钮出来;最后证明了虽然不够完美不够优雅,但用起来还算不赖。不知道iTV能不能做出一个比较有颠覆性的控制系统出来,既容易使用,又够精准。这一点是关键。其他(比如App)基本上都是伸手可及的资源,完全不用担心。我也反对把iTV做出触摸屏的,没有人愿意和电视贴那么近操作它,这样做太反人类了,苹果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出来的。

最后一种猜测是根本不会有iTV,苹果完全可以用机顶盒的形式实现以上所有功能,包括游戏游戏和更好的用户界面功能,并没有必要非造一台30式或50寸的电视机。这样做其实也是有道理的,苹果的价格周期很长,以换代的形式刺激市场基本不降价,而电视机这个产品的特点之一是不断降价。(不过也很难说,笔记本市场也是降价频繁但苹果就是能够逆势而为。)从理性角度看,两者都有可能:iTV可以扩张产品线,和苹果的价值观是一致的(即造一个完美的产品比赚钱更重要,通过控制所有的因素保证用户体验),而只做机顶盒则风险更小,有四两拨千斤小改进大突破的味道。iTV的核心应该不包括那个大屏幕,除非苹果造出了一块神奇的屏幕而且非此不可(就像iPhone使用的那块革命性的多点触摸屏幕)否则苹果完全没必要去造一块大家都能造的电视机。

这样的猜想其实也没有人会去看,但就是喜欢胡思乱想,既然想了一堆,还是自娱自乐贴出来玩玩。如果意外言中的话,就可以好好炫耀一把;就算没有猜中,无非就是让上帝多笑两声罢了。

ibooks vs kindle

目前为止,在ipad上看了很多书,主要阅读工具其实既不是ibooks也不是kindle,而是goodreader,读的也是盗版的书,我不喜欢这些盗版的书,没有几本是好好排版的,甚至有几本是扫描版,但身在国外没书可看的情况下,有的看就算不错了。

单就ibooks和kindle比较而言,仅对我个人而言,kindle更好。行胜于言,这一结论的最有力的论据:我在kindle买了两本书,而ibooks一本也没买。

ibooks其实先入为主,我一开始挺喜欢它的,但澳洲商店长期没有书卖,持续了好几个月才有磨光了我的耐心。

之后冰与火之歌第五本《魔龙的狂舞》发售,我犹豫在实体书和电子版之间,最后买了kindle电子版,原因是kindle更便宜,而iBooks要贵好几块钱。几块钱其实也无所谓,但我实在看不出为啥要多花这几块钱。我是苹果粉,但不是那种Zealot式的果粉,在质量没区别的情况下,我还是选择便宜的。

但之后的乔布斯传英文版,则完全出于对kindle的偏爱了。因为《魔龙》在手,长达两个月,我天天在和Kindle for ipad厮混,喜欢上了它。

kindle有两个优势。对我而言。

第一个优势,是字典只需要点一下,这是决定性的让我倒向kindle的原因。而ibooks需要点两下。小区别,大不一样。一次操作也许区别不大,但对我而言,每页出现的生词可能都是两位数的,少点一下意味着节省一半的操作。

kindle1

另一个原因是kindle的popular highlight功能,kindle会自动推荐其他读者喜欢的段落,非常好用。特别对我这种英文苦手,其实是个把厚书读薄的好办法。

kindle2

Apple ID 和 iCloud 的设置

image

苹果发布iCloud开始,关于iCloud和AppleID对应关系的问题就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如何在两台iOS设备之间分享购买的App,但不会自动同步通讯录之类的个人数据。这个问题很早之前就想知道答案,但一直没办法动手试一下,因为没有两台iPhone。

最近有了条件,试了一下,基本上是这样:

  • 设置-》Store里面,将两个iPhone设置成同一个Apple ID
  • 设置-》FaceTime,设置不同的AppID
  • 设置-》信息,设置不同的AppleID。
  • 设置-》iCloud,设置成同一个AppleID。我选择了
    • 关闭邮件,通讯录,日历
    • 打开提醒事项,照片流和find my iphone。
    • 书签,备忘录无所谓(通讯录同步还需要一个.me的邮件账号)。
      注:
  • 关闭邮件的原因是我只使用GMail
  • 关闭通讯录同步的原因是,我不希望分享通讯录,同时两个人维护一份通讯录可能会导致误删除之类的悲剧。通讯录同步我用的是GMail的同步通讯录功能。
  • 关闭日历的原因是我使用Google的服务。
  • 开启照片流,因为我觉得共享照片是个好主意。
  • 开启提醒事项,因为个人觉得把reminder在两个人之间分享是个不错的主意。
  • Find My iPhone的功能,问了一下人,一个iCloud账号是支持寻找多个iPhone的。所以也开启了。

FaceTime和iMessage设置不同的Apple ID的原因很简单。这样两台iPhone才能视频和发iMessage。试用结果就是iMessage很给力,而FaceTime几乎无用,因为我在公司的时候没有WIFI可用。对于iMessage来说,我感觉回到了国内的短信时代,一毛钱一条的收费标准让我总是毫无心理负担地乱发短信(几乎和不要钱一样),到了悉尼以后,一条2毛5澳元的标准让我放弃了这个恶习,但现在似乎又回来了。如果iMessage可以支持电脑收发就更棒了,就像当年用网易泡泡收发短信一样好用。。。

基本上,iCloud的意义对我真的很小,也就是一个照片流可能有点用,但用处也不大。另外iPhoto会自动收照片流而且自动分割事件归档,这点还是相当不错的。有点疑问的地方是如果我一个月不开iPhoto不知道会不会因此丢掉部分照片流里面的照片的。对于不使用Google服务的人,iCloud备份通讯录也许会非常好用,同步日历也是好东西,问题是我早就习惯了Google的服务了。


也试了一下iTunes的同步,因为我是直接在我的账户下同步,而iTunes之前已经有同步过一个iPhone一个iPad,所以有些担心第二个iPhone的同步会麻烦一点。最后证明过程的确繁琐和麻烦,但至少是可行的。

同步的时候,先从iPhone上向iTunes“传输已购买的项目”,然后选中同步App,去掉“自动同步新App”的选项(否则iTunes会试图把所有的App都拷贝到你的iPhone上)。同步结束以后,可能有些App会消失,在iTunes里面把这些App重新找出来同步即可。

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办法是最快捷方便的同步方法:也许新建一个Mac用户,然后在那个用户的iTunes里面进行同步是最简单的办法了。但音乐库又是和用户相关的。想起来觉得有点抓狂。或者就是使用DMG作为中介来共享音乐库,这样做似乎又有点矫枉过正。总之iTunes的同步还真的是一门大学问。

查了一下官方的帮助,三种方法,一个是开新用户,一个是做一个iTunes库,第三个就是我的办法,总之都很麻烦。

【转载】方言君,还有业余组队研发APP的教训

转载,转载的原因是我也有搞业余团队的想法,我也知道这玩意想想容易做做难。所以看到有人分享经验,忍不住转帖一下。

原帖:http://firecacada.blog.163.com/blog/static/707437620120129213548

方言君,还有业余组队研发APP的教训

作者:纯银


去年5月组队,打算用业余时间搞一款有新意的iOS应用,团队成员包括主策/交互/视觉/后端/客户端各一人,分别在上海/杭州/广州。不求功名利禄,仅仅是APP大航海时代的第一次“下水”,单纯从兴趣出发去做点事情。
这款名为“方言君”的应用,从组队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8个月,周末终于将进入到α测试阶段。我的心情,只能用唏嘘两个字来形容。
方言君的创意来源于“蚂蜂窝旅行翻译官”里的方言部分,即用户录制方言语音,上传分享。但翻译官毕竟是一款旅行应用,方言嵌入在里边不太搭调,虽有活跃的用户行为,展现上却极弱势,只能折算成边角余料。我倒是对此大感兴趣,为什么不搞一个集纳全国方言语音的资料库呢?这事儿有趣,有趣。
首先,我得向蚂蜂窝致敬,是他们第一个实现了方言语音UGC的创意。但一方面受制于与翻译官的整合度不佳,另外,数据结构带来的限制更大。没看错的话,翻译官里方言种类/文本/语音是绑定在一起的,这意味着用户每上传一条,运营团队有可能就得审核一条,同时内容的展现形式也极单调。
方言君将数据拆分为“方言种类、文本、语音”三块,再配合不同的文本属性,用户属性,可以玩出更多花样来。比如连续听同一句“伤不起真的伤不起”的30种方言发音,比如专门听某一个城市的女声方言,比如虚心学习各地粗口……
就这么简单。它只是一件轻量级的娱乐应用,我对用户行为的预测类似于玩“会说话的汤姆猫”,刚开始哈哈大笑,很快闲置甚至删除。但他很可能留下了自己的方言录音对不对?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构化数据的沉淀。
对于这款产品,真没什么好得意的。组队成员固然不弱,同时也是大家第一次研发APP,老兵亦是新手,只能说“及格线之上”但足够有趣。如果让我现在再来设计,产品会更紧凑一点,开发浪费会更少一点。
这么一说,又想起来8个月已经过去了。原计划3个月提交APPstore,叹气。
说说业余时间兴趣小队的经验教训吧,总结十点。
1、节奏
如果互相之间没有磨合经验,第一作简单点,再简单点,最好是一个月出活儿。不管组队时候再怎么热情高涨,磨合过程中一定会出各种问题。第一个项目流程拉得太长,层出不穷的问题就会拖垮小队的士气。方言君被设计为熟手(业余时间)开发2个多月出活儿,这太漫长,士气逐步低落以至于跌跌撞撞,开发了7个月尚在襁褓之中。
2、热情
热情靠不住,别信这个。一开始当然是热火朝天,但随着时间一周一周地过去,却还没有看到市场反馈;随着工作、家庭的压力不期而遇地落在自己头上;随着小队内部或多或少的分歧与互相抱怨;兴趣小队的热情很容易退散。对这个,我也没什么好的解决方法,所以版本越密就越安全,至少有阶段性的成就感护心。
3、研发
设计很重要,但研发才是核心。方言君的策划+交互只用了2周,再加上需求确认与视觉设计,一共也才6周不到,剩下的(27周……)时间都放在研发上。但如果是熟手全职的话,估计1个月就能提交测试。因此最好能够由技术人员主导项目,而不是我这样的PM来推动,否则很难保证研发的进度与热情。甚至可以说,所有非技术主导的业余项目都会遇到大麻烦的。
4、感情
由于是业余投入,又没有现金收益,凝聚力与责任心是没保障的。这时维系团队的往往靠“感情”,亦是沟通的润滑剂。如果是没什么交情的组合,一遇到挫折,很容易烦躁退出。我这边虽没发生这样的情况,朋友的小队便遇此变故。
5、沟通
既然是业余时间组队,沟通是个大问题,我们的经验是:
-得有一个私密的线上沟通环境,一开始用海贝,后来用basecamphq与backpackit
-文档必须清晰详细,因为交流机会少,文档不完整会浪费很多时间
-定时开会,比如周三晚9-11点,研发后期还得更密集一点,会议记录是必须的
-最好两三周能见个面,方言君小队分散在3个城市,这点上非常吃亏
-最依赖沟通环境的是前后端工程师,他们要是联系不通畅,这事儿趁早别干了吧
6、响应
对兴趣小队来说,沟通容易成为最大的瓶颈。毕竟见面时间少,而多人网络交流的效率很低。更麻烦的是,沟通节奏有可能破坏整个项目的节奏。一个人正在挽起袖子干活儿,发现缺了什么东西,要找别人问或者拿,找不到人便卡在这里。你卡几天他卡几天,多发生几次,人心全散了。我们后来用微信多人对话保持联系,必须“及时响应”,至少吱一声安抚人家。如果能约定几个时间同时开工,那就更是妥贴。
7、进度
还是讲沟通。如果项目周期拉得比较长,又不能时常见面,一定得主动通报:最近在做什么,做到哪里了,遇到什么问题,计划目标怎样怎样。目标没达到没关系,改改计划再通报一次。最怕的是黑箱,没计划或计划不停延误,别人又不知道你遇到什么情况,也不方便狠催。一个人进入黑箱,没多久全队的状态都颓了,茫然的等待让人变得消沉、冷漠,而积极沟通能让其他人拿出更多的耐心,至少知道你还在乎这个事情。
8、外包
一开始我们的后端同伴只作顾问,由他完成需求分析与概要设计之后,花了4000元外包后端部分,大概4周开发完成。但后来前后端联调的时候就很头痛,外包这种状况没法应对琐碎的,不定时的任务。顾问只好亲自下场,熟悉和修改代码花了不少时间,算下来和他全包也差不多。
9、管理
小队里非得有一个强力推动型的人不可,多半就是发起人,由他来主持会议,制定计划,紧盯进度。很多时候,大家就等着一个人在前面领队,喊号子,一二一齐步走。如果没有人出头担任这个角色,讨论会变得松散,谁都不好意思安排别人,催促别人,质询别人,担心影响了一团和气。这时项目管理者的重要性反而比公司里更高,成员的义务性质让彼此过度地宽容,有可能宽容到了无秩序无效率的地步。
10、妥协
最后一点,我觉得兴趣小队需要更多的妥协精神。毕竟大家都是无偿投入,未来也没多少收入预期,这完全是出于英特纳雄奈尔的精神。如果还搞一言堂,专制管理,人家不开心就撒手不干了呗。你厉害,你坚持,老子不陪你玩了呗。所以我在小队里比公司客气得多,除了核心框架由我定之外,别的都尊重专业分工,你们在各自的职责内说话算话,大家提的意见也尽量妥协。不去追求完美,愿意纵容个性。
就说到这里,以后想起什么再来补充。
这个周末,方言君终于能开始α测试,预计在春节后开始β测试。希望有一些朋友2月加入公测(需越狱iOS设备),你的参与是对方言君小队的帮助。根据公测意见完善产品,尤其是收录初始化语音数据后,再上架APPstore。考虑到整个3月我在泰国旅行,那应该都是4月份的事情了……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回想起16个月前计划转移动产品,14个月前开始组队,8个月前组队完成,真是宛如梦境。什么都还没有做出来,眨一眨眼睛,世界末日就快要到了。我只能说,雷是永远踩不完的。

 

 

Page 28 of 280« First...10...24252627282930313233...40506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