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说说我经历过的美国医疗

这个帖子很有趣,其实澳洲的医疗情况也类似。最极端的例子是我们家附近的医院(很大的医院,不是乡镇医院)给产妇破腹产时错误地将消毒水当成了麻醉剂,产妇(华人)半身瘫痪,目前人就长期住在医院里。很多人以为国外医疗条件不错,医生态度特别好,没错,态度是特别好,可那态度能用来治病的话,我也可以当医生了。

据2011年7月2日《悉尼晨锋报》报道,悉尼华裔母亲Grace Wang(“雨贝”)在分娩时,被麻醉师误将皮肤消毒剂当止痛剂,打进其脊椎止痛,导致她下半身瘫痪。爱儿Alex如今已经满一周岁了,但这位母亲始终未能抱起儿子,饱受痛苦煎熬。
三十三岁的Grace Wang去年六月在悉尼一间医院分娩时,麻醉师误将强效皮肤消毒剂当止痛剂,打进其脊椎止痛,导致她半身不遂,神经受损,痛苦不堪。Grace Wang其后需要接受两次脑部手术及复康治疗。她的儿子日前已满一岁,但仍未能抱起他。当她看着其他人抱起爱儿时,她百感交集,只希望有日能像他人一样抱抱爱儿。
对于丈夫每日照顾,Grace Wang更感有愧于他。她指自己无法尽妻子的责任,因而感抱歉及内疚。肇事医院事后发声明形容事件“极度令人痛苦”,并承认错误。Grace Wang已采取法律行动,要求赔偿。

原文在这里:http://bbs.eedu.com.cn/bbs/viewthread.php?tid=22222

我自己出国之前就是做大夫的,所以到了美国之后一般有小病都是自己处理,看病的次数不多,非看不可的时候,虽然不是“危重”,但是也超过了我自己能够在家处理的范围了。

第一次:拔智齿,手术后两天,口腔厌氧菌感染,口腔软组织水肿。我找了那个牙医,他说要动手术解决,我那个时候正在准备一些重要的考试,没时间住院,就让他给我一个注射器,外加双氧水。当天回到家里,自己冲洗了几次,到了半夜依然没有明显缓解,而自己的说话声音已经有所变化,睡眠也已经不能平卧(提示呼吸道可能出现水肿,要命的)。到了关键时刻了,我没有打911,自己下了狠手。我对着镜子把注射器一下子插到拔牙以后牙龈的伤口内,推了一管子双氧水进去。当时的感觉就是,腮部仿佛烧开了一锅水。心率骤然达到160/分钟,眼睛一发黑,差点摔倒。后来从卫生间爬回卧室,没上床就在地毯上睡着了。天蒙蒙亮的时候,感觉口腔异样,吐了一口臭脓,水肿完全消失。再去复诊,大夫说我创造了一个“奇迹”,他都已经在联系手术室了。我说没什么,我也曾经是大夫,知道“引流”的含义。

第二次,某个下午,有朋友来找我,说我太太突然在图书馆腹痛。我就过去了,把她背回家,检查了一下,低烧,呼吸稍微急促,心率90左右,血压没什么问题。腹部平软,右下腹压痛,没有反跳痛。当时我认为是阑尾炎,又找了一个在国内做过外科的同学看了一下,我们都认为是阑尾炎。当天晚上送急诊,先抽血(护士操作不符合规范),白细胞11000,等待了30多分钟,见到了大夫。我把我掌握的都说了,她适当检查了一下,还好,没有忘记妇科检查。但是后来她居然让我太太单腿“跳一跳”——我不知道这是哪本书上说的检查急腹症的方法。再后来就是在观察室躺着,什么处理都没有,连基本的挂一瓶水(开放静脉通路)都没有。躺到第二天凌晨,让我们做CT——肠道疾病怎么能做CT呢?那么多气体,你CT能看阑尾炎??我当时那火气一下子就撞到脑门了。没办法,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先灌肠,然后是CT,果然什么也没有看出来。早7点,大夫让我们回家,给了一瓶子石蜡油,说我太太可能是便秘。我差点把那瓶子摔她脸上。不说什么了,赶紧回家,翻出氟哌酸和灭滴灵剂量大一点给老婆吃下,在家卧床休息了三天,基本上没事了。然后马上联系国内同学,买飞机票回国,回去倒是顺利,手术后病理:慢性阑尾炎。我真的不明白,如此明白的症状,除了我老婆当时来例假这一点复杂,其他的都是典型的急性单纯性阑尾炎,他凭什么就诊断了一个“便秘” 呢?我太太就在美国的急诊观察室躺了一个晚上,什么处理都没有,帐单回来是5000美元,不包括CT和石蜡油钱。

第三次,就是去年十月初,我发现自己右侧髌骨上面的韧带里面出了一个肿物,无痛,边缘光滑,也不影响运动,但是有增长趋势。家庭医生做了关节方面的检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要放我回去。我争了一下说:成年人,大关节附近,无痛肿物,有增大趋势——您不该排除一下恶性肿瘤吗?那小子愣了一下,说那么给我约一个骨科/运动医学的专科大夫看看。“专科大夫”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约到的,大概要两周。我一想:去你妈的吧,骨科的两周以后给我看,然后肯定要作磁共振,那个是“影像科”的工作,还要约大概一周,片子出来还要找影像专科大夫读片,再来一周,然后结果反馈回到骨科大夫那里,再约手术。如果真的是恶性肿瘤,就他妈的离扩散不远了。当天晚上给国内哥们打电话,他在那边一听我的描述,也嘬牙花子:怎么是你,这么倒霉??回来吧,我给你看看。当然也没忘了开个黑色幽默:你脱离临床这么多年还记得诊断要点呀?我订了三天后的飞机票,头天下午到北京,第二天一早找到我的同学,当天中午在肿瘤医院找熟人做了B超——实性病变,体积巨大,内部回声不均匀,高度怀疑恶性。第三天做了磁共振,当时找主任看,人家一看也提示:恶性可能性大。虽然穿刺没有发现恶性细胞,但是瘤子直径超过20厘米了,完全生长在股中间肌内部,我摸到的髌骨上面那一点,仅仅是瘤子的尾巴,肿物内部不均匀,穿刺结果不能排除恶性可能。在回国以后的一周,我住院了,住院五天以后做了手术。连瘤子带肉切了半斤多,右腿的一块肌肉永远丧失了,留下了 25厘米的瘢痕。不过,幸运的是最后病理回报是良性的,我自己,我的主刀大夫,还有他的同事们,没有人相信“良性”,然后又把切片拿到医科院肿瘤医院找病理专家看了看,没有发现恶性细胞。我同学说:你小子权当中了彩票吧。我自己也是“两世为人”的感觉,实际上回国之前,我已经把“后事”都安排了。

基本上我到美国10多年,就看过这三次病。我个人感觉就是:看小病,保健,长期服药的,例如过敏,糖尿病,高血压等等,美国这个医疗系统还说的过去。但是美国大夫(我能遇到的)首诊确诊能力,的确不敢恭维。可能是他们接触的病例少的缘故,对于一些稍微复杂,不怎么常见的情况,往往不能在短时间内确立诊断。这些仅仅是我经历过的,听说的“笑话”更多了,例如一个肺部感染居然治疗了四个月,从家庭医生,到呼吸内科,到胸外科最后病人丢了工作(白人);急性肺炎的仅仅对症处理,最后ARDS,吹呼吸肌还吹出气胸来(中国人);化疗的时候没有询问既往史(病人曾有慢性肝炎)结果一个化疗下去,病人死于肝脏衰竭(中国人),科雷式骨折因为等待度假的“专家”,结果有了畸形愈合的趋势(白人)等等。

至于说美国的护士,态度倒是都不错,但是抽血,静脉注射的操作大多不合格(我仅仅见过一个完全合格的),例如有的不戴口罩,橡胶带捆扎方向不对,橡胶带和肘横纹距离太近,消毒手法象刷油漆,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消毒以后居然很多护士还要用手指摸一下静脉位置——这要是在我当年实习的医院,护士长早就张嘴骂了。

最后,我作为病人,情况特殊一些,毕竟国内看病有“熟人”,如果国内没有过硬的路子,自己也不是学临床的,那么在美国看病也不错。因为这边的医护人员的确态度好,和蔼可亲一些。不过我周围中国出来的,特别是在中国做过医生的都认为,很多美国大夫可以微笑着把你送进地狱。

iPad的优势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为什么说 PlayBook 是我最爱的平板?”

文章提出ipad的app数量众多,光是gtd类别就有超过一万多种,属于没有必要,因为一个人不需要同时使用这么多功能重复的软件。

“Zach 开了个玩笑:在 App Store 有 13755 种不同的日程软件(To Do),但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个思考,其实和mac和windows之间也有同样的情况,不过这次苹果处于劣势地位。

举例而言,windows的中文输入法有超过十种,有人同时需要十种中文输入法么?没有。但mac上只有五种输入法,够用么?够用。好用吗?不好用。

这就是区别。

也许每个人不需要一万种gtd的app,但是如果我需要toodledo的gtd客户端,恐怕黑莓的app根本就没有,而更关键的是,官方甚至没有开发计划。

这就是区别。

同样的情况,mac没有在线视频的客户端,无论是ppstreampplive还是风行,这就是短板。有时甚至是死穴。mac不能做的事情其实很多,从银行专业版客户端到某些办公专业软件。你可以争辩有替代品,但无助于用户用脚投票。

因为用户的需求是千奇百怪的,比如老大每天开机就只干一件事,看电影。所以mac其实是不可接受的。同样的情况,会发生playbook身上。

那么如此说来,playbook完全没戏了?那倒不是,就和mac一样,虽然mac处于劣势,但依然有忠实的用户支持。因为mac有一些优势是windows无法替代的。playbook也一样。

但playbook不能指望着靠忠实用户吃饭,因为这些用户构成的市场虽然有着相当的支持力度,但占份额太少。就和mac一样。

ipad的app先发制人,已经和windows一样,占据了主流市场,这是谁也没法改变的。而且更狠的是,它有着方便快捷的购买渠道,审核机制防止了恶意软件。但大家都可以看到android已经成为一股不小的势力,将来依然颇有可为,关键的关键是google依然没有重视app这一块,android的app依然是相当地困难,支付依然是个大问题。

再看但playbook的这种论调就相当地可笑了,当然这是个最终用户的看法,不是官方的看法,如果是官方的看法的,那就属于蠢到家了。这番言论,只证明了乔布斯的一个著名的挖苦:用户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需求。

切换Fn键

1,时光机。
理由:定时增量备份,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PC上有可以媲美的类似软件。特点吗,就是备份数据,目前为止,也就使用过一次找回文件的功能,但一次体验就已经够锁定我了。与此相对的是,我PC上丢过一次文件,几百行代码而已,但让我郁闷了好久。
2,iPhoto。
理由:最好的相片管理软件,PC上唯一可以媲美的是Picasa。缺点也是有的,没有云备份,而且缺少多客户机管理(如果有两台Mac,你会发现iPhoto这个缺点就让人痛恨了)。优点是:免维护文件,面孔管理,完美的幻灯片,强大的查找功能,与Mac无缝集成。
3,硬件。
理由:用过Mac以后,所有的PC机在你的眼里都是不可忍受的丑。虽然我不是外貌控,但苹果的东西的确会潜移默化地让用户变得挑剔起来。
4,免装反病毒,反木马软件。
理由:目前为止,没有病毒,只有一款流行木马(如果只从MacAppStore下载软件则完全不可能中招)。而PC呢,浏览个网页都会中招,连我这种IT人士都拿它没办法,最有趣的是无数精力过剩的宅男拿重装系统当作自己的必杀技之一,废柴。PC平台就免不了和病毒木马做斗争,杀毒软件还拖慢系统。买了Mac以后,最舒心的一点是,终于不用浪费时间折腾各种维护了。

除了以上四点,Mac还有一些次要的好处,但都不足以构成我不会离开Mac的理由,所以略过不提。

系统以外能够用第三方软件补足的话,我也就无视了,我的目的主要是能用好用,能用就成,不追求是不是系统自带的。比如windows的资源管理器和macos的finder,我觉得都是悲剧,但都有第三方工具补足,所以就无所谓优劣了。如果是以前,我还会加上SpotLight这个全局搜索,但Windows7给出的答案还算不错(从windowsxp内置的搜索到后来的windows search4.0,我一直默默忍受,微软之前真的脑子有水的很),就算没有Windows7,Everthing这个第三方软件也很好用。

顺便对Windows许愿一下,希望微软把时光机山寨到Windows上,因为我办公用户还是Windows,还得忍受丢文件的意外。而全局增量备份,用惯了MacOS,我觉得增量备份就是一个基本功能,连windows连这个基本功能都没有,让我一点安全感也没有。不错,windows有个系统恢复,但这也是它最失败的地方,它永远搞不清楚用户要的是什么(windows7其实做得还算不错,比之前任何一个版本做得都好)。第三方的备份软件要么就是完全走错方向:比如西部数据做了一个同步文件夹的功能出来,很废柴啊,要么就是很复杂很恐怖的样子,我找了几个,还没有试用就被吓住了,因为很担心装完以后机器就启动不起来啥的:我是办公机,可不想为了j

不过目前为止还是不能彻底离开Windows。我没有做双启动,要用Windows的时候直接开虚拟机,启动是慢了点,但我很少需要请动windows 的大驾,所以倒也觉得还行。用windows也就几种情况:访问IE专用网站;使用招商银行专业版;临时使用某些工具,比如做windows系统盘之类的任务。没有一个任务是超过10分钟的,也没有哪个任务是天天都会用得上的,所以开虚拟机并不是不能接受。缺了这些,还真的不行。其实没有虚拟机,我也可以直接打开我的IBM T43。

顺便诚心请教,Mac下能够看PPStream或PPLive或风行的办法,不能是网页版,那个看起来太不方便了。我试着用MacPorts来安装PPStream的Deb安装包,可耻地失败了。哎。这东西是个死穴,老大最不能或缺的功能。这也算中国特色的功能。

切换Fn的Apple Script:

on run {input, this web
parameters}

tell application “System Preferences”
activate
end tell
tell application “System Events”
tell process “System Preferences”
click menu item “键盘” of menu “显示” of menu bar 1
— say “entering keyboard panel”
tell window “键盘”
tell tab group 1
— say “before click”
click checkbox 1
— say “after click”
— delay 1
— say “after deply”
end tell
end tell
end tell
end tell
return input
end run

不过这玩意有时候不灵光,容错性不太好,而且每次都得弹出“系统设置”对话框。所以最后我还是直接买了一个软件Palua,1美刀:

palua

购买链接:http://itunes.apple.com/au/app/palua/id431494195?mt=12

离不开Mac的理由

1,时光机。
理由:定时增量备份,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PC上有可以媲美的类似软件。特点吗,就是备份数据,目前为止,也就使用过一次找回文件的功能,但一次体验就已经够锁定我了。与此相对的是,我PC上丢过一次文件,几百行代码而已,但让我郁闷了好久。
2,iPhoto。
理由:最好的相片管理软件,PC上唯一可以媲美的是Picasa。缺点也是有的,没有云备份,而且缺少多客户机管理(如果有两台Mac,你会发现iPhoto这个缺点就让人痛恨了)。优点是:免维护文件,面孔管理,完美的幻灯片,强大的查找功能,与Mac无缝集成。
3,硬件。
理由:用过Mac以后,所有的PC机在你的眼里都是不可忍受的丑。虽然我不是外貌控,但苹果的东西的确会潜移默化地让用户变得挑剔起来。
4,免装反病毒,反木马软件。
理由:目前为止,没有病毒,只有一款流行木马(如果只从MacAppStore下载软件则完全不可能中招)。而PC呢,浏览个网页都会中招,连我这种IT人士都拿它没办法,最有趣的是无数精力过剩的宅男拿重装系统当作自己的必杀技之一,废柴。PC平台就免不了和病毒木马做斗争,杀毒软件还拖慢系统。买了Mac以后,最舒心的一点是,终于不用浪费时间折腾各种维护了。

除了以上四点,Mac还有一些次要的好处,但都不足以构成我不会离开Mac的理由,所以略过不提。

系统以外能够用第三方软件补足的话,我也就无视了,我的目的主要是能用好用,能用就成,不追求是不是系统自带的。比如windows的资源管理器和macos的finder,我觉得都是悲剧,但都有第三方工具补足,所以就无所谓优劣了。如果是以前,我还会加上SpotLight这个全局搜索,但Windows7给出的答案还算不错(从windowsxp内置的搜索到后来的windows search4.0,我一直默默忍受,微软之前真的脑子有水的很),就算没有Windows7,Everthing这个第三方软件也很好用。

顺便对Windows许愿一下,希望微软把时光机山寨到Windows上,因为我办公用户还是Windows,还得忍受丢文件的意外。而全局增量备份,用惯了MacOS,我觉得增量备份就是一个基本功能,连windows连这个基本功能都没有,让我一点安全感也没有。不错,windows有个系统恢复,但这也是它最失败的地方,它永远搞不清楚用户要的是什么(windows7其实做得还算不错,比之前任何一个版本做得都好)。第三方的备份软件要么就是完全走错方向:比如西部数据做了一个同步文件夹的功能出来,很废柴啊,要么就是很复杂很恐怖的样子,我找了几个,还没有试用就被吓住了,因为很担心装完以后机器就启动不起来啥的:我是办公机,可不想为了第二天正常上班半夜三更在公司恢复系统。

不过目前为止还是不能彻底离开Windows。我没有做双启动,要用Windows的时候直接开虚拟机,启动是慢了点,但我很少需要请动windows 的大驾,所以倒也觉得还行。用windows也就几种情况:访问IE专用网站;使用招商银行专业版;临时使用某些工具,比如做windows系统盘之类的任务。没有一个任务是超过10分钟的,也没有哪个任务是天天都会用得上的,所以开虚拟机并不是不能接受。缺了这些,还真的不行。其实没有虚拟机,我也可以直接打开我的IBM T43。

顺便诚心请教,Mac下能够看PPStream或PPLive或风行的办法,不能是网页版,那个看起来太不方便了。我试着用MacPorts来安装PPStream的Deb安装包,可耻地失败了。哎。这东西是个死穴,老大最不能或缺的功能。这也算中国特色的功能。

做了一个超级简单的学习汉字的App

相当的无聊的一个App,功能超级简单。就是显示一下汉字。汉字按照课目进行组织,显示汉字的同时显示拼音。用于给小孩学习汉字,发现记不住的字,可以收藏到收藏夹。

后继功能得慢慢加,现在反正很垃圾的功能。目标订得很低,原因我实在对自己没有信心,只有目标低到一定程序,才能保证自己不是三分钟热度。就是这样,还是花了不少时间来做来学习。很简单的一个东西,来之不易。

但这些学习和投入都是一次性的,也就是以后再遇到同样的问题,不会再磨上半小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而是两分钟就搞定了。

看视频(用QuickTime录制,然后用iMovie缩放了一下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