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开发一周半

自从上周一心血来潮开始写iOS的代码,已经坚持了一周半了。

当然学习iOS的东西更早之前就开始了,因为是全新的语言,所以一开始就处于随时准备打退堂鼓的状态中,结果ObjC学起来还算顺利。虽然困难不少,但水滴石穿,居然也被我死皮赖脸地学下来了。

但学会了一门语言是一回事,做一个东西又是另外一回事。我Java都玩了这么多年了,自己做出来玩的东西,几乎没有。半途而废的项目有几个,真的要做也是可以的,但从我以往的经验看,费了那么多力气,死了那么多脑细胞,掉了那么多头发,花了那么多时间,总得有所交代,如果投入没有产出,不如不做。

倒不是功利,只是人生就得有所选择:打游戏喝茶吃饭就算是浪费时间吧,也未必比写一个无意义的软件更浪费时间。

就这样,不断拷问自己,要不要写点东西出来,怎么写,写什么,写出来有什么用。于是就踌躇了,犹豫了,彷徨了。

最后终于动手,是啥原因呢,是我犯贱又在胡说要写个程序去卖钱(这年头最容易把软件卖钱的平台只有一个,就是AppleAppStore),老大泼冷水,如果只是说卖代码卖不出钱(事实上十有八九的确也卖不到钱)我也就认了;问题是她说卖到了钱电子产品随便买。

这个叫打蛇打在七寸上。因为我的罩门之一就是过一阵子就想买电子产品,心里明白有些东西买回来搞不好又是一摆设,手里又痒得不行,为了克服自己这一个弱点,办法是码字,把想买的东西优点缺点全部写下来,这心也就冷了,但这办法是堵,俗话说堵不如疏。

所以老大的话,算是我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开始再一次三分钟热度写一个无意义的软件。

这次也没有找朋友撺掇加盟一起发财,心里明白自己不过是三分钟热度,自娱自乐还行,把朋友拉进去那叫浪费别人的时间。

一开始有点担心自己有没有时间来做这个东西,下班以后再编程会不会太累,但尝试了一周半以后发现还行。主要是实际操作的东西比较多,东摸摸,西摸摸,各种尝试,遇到问题解决问题,乐趣还是不少,也不累。学习新东西本来就是我的爱好之一。感觉也充实。

也没啥压力,玩个一小时的编程以后就开始玩游戏或者看电影,反而要比原来吃过晚饭就打游戏要来得充实,感觉至少还做了点事。劳累的问题,本来是有点担心的,OnlyWorkNoPlay,JackBecomeDullBoy,但实践下来其实还行。加上我有做笔记的习惯,每次不在于多学多少东西多写多少代码,而是总有收获,这收获记录在笔记里,一个是不容易忘记技术细节,一个是自己看看也觉得舒坦,我记性不好,经常忘了昨天干了什么事情,写下来,也觉得日子每天都很充实。

这次选的题材,相当地简单,一个是第一个App不想搞太复杂的,不想一口气吞只牛,第二个是自从用上了iPad以后,明白了啥叫少就是多,关键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堆砌功能。哪怕只有一个界面,只要是用户需要的东西,就够了。

希望这个App我能够坚持完成它,想来问题也不大。几个原因导致我有信心完成它:

1,没啥界面设计,美工是我弱项,但目前做的这玩意几乎不需要美工

2,需求我已经冻结了,为了防止每次都人心不足蛇吞象,我第一步就是冻结住需求

3,iOS开发的代码量很小,很多东西都已经傻瓜化,有现成的框架可以套。

但进度上,我不想逼自己,捞钱的时机早就过了,就我这种三脚猫,想要捞钱颇有点花痴的感觉。再说了,生活环境如此的宽松,自娱自乐最重要;发财发财发大财虽然是我的梦想,但反正我也没本事发大财,不如索性放松点别想太多。

因为我的博客很成功(因为我的成功的标准是自己经常写,而不是别人经常看),所以准备延续博客成功的经验:也就是不为别人写,不为钱写,不为流量写,只为自己写。

有乐趣的事情,才能坚持得下来。我也没啥事业,目前看来,我的博客就是我最成功的事业;如果App可以成为我第二个成功的事业,我觉得,也挺好。

前几天老大松口了,说,你要买啥就买吧。我说,你错了,我其实并不想买啥,我只是想找人聊聊这些电子产品而已,只有真正的那种能改变生活的东西,我才会去买;而iOS开发这事,其实和赚钱买硬盘啥关系没有,我只是需要个理由而已。

猎人谷

周日在尼古拉斯的盛情邀请下,去了猎人谷玩。同行还有比利一家,还有尼古拉斯的朋友尤拉一家,四户人家,三辆车。

本来想拉上DF一起去,DF谢绝了,结果证明这决定超级正确。倒不是猎人谷不好玩,而是过程实在比较无聊。去的四个家庭都是拖家带口的,DF跟着去完全不搭调。

说好9点碰头,然后出发,结果折腾到10点还在加油站。本来以为加好油就上路上,结果尼古拉斯顺道又帮他小女儿扎耳洞配耳环,嗯,貌似才三四岁吧,很漂亮超级胆大的小女孩。这么小就打耳洞,而且这么小的年纪,又挑个这种时间,实在跟不上老外的想法。

然后上路,我一向是守法公民,被尼古拉斯的超速害惨了,为了跟上他的车,一路超速,说实话,过几天如果收到罚单我不会意外的。这样路上还跟丢了一把。

不过超速的好处就是快。本来要3个小时的,结果2小时多点就到了。出发前一直听尼古拉斯说只要2小时就到了就到了,我们分析这家伙一定知道近路,结果啥近路也没有,就是纯超速。

我们车多带了一个家庭,来自波兰的尤拉还有她女儿,还幸亏载了她们,一路上多了个聊天的对象,旅途中显得不那么无聊。一路上拉家常,练听力,练口语。感觉还相当不错。尤拉对中国很感兴趣,和我们废话了很多中国的事情,也讲了些欧洲的东西,还有她不吃快餐,说闻到那味道都受不了,不喝牛奶,说现在的(澳洲的)牛奶都有添加剂,然后我就问她有没有听说过中国的毒牛奶。这样聊天很有意思。

到猎人谷玩就是逛酒庄,遍地都是酿酒用的葡萄园,高大的树木栽满道路两旁,虽然路都不宽只有双车道却动不动就是90公里的限速。每个酒庄之间的距离还挺远。开车都要开上挺长时间。

第一个酒庄在山顶上,不大的屋子,屋前有个剪得很漂亮的草坪,两张大方桌,长条的有靠背的椅子可以坐三到四个人,午饭就在这里随便弄了点饼干啥的。山坡上种满了葡萄,不过因为是冬天所以看起来不怎么样,春天来的话一定非常漂亮。酒庄有免费的酒可以品尝,尝了喜欢再买一点,不买也无所谓。

然后又去了一个酒庄,下车,杀入酒庄,上车,又一个酒庄,又一个酒庄,又一个酒庄,又一个酒庄。。。虽然看上去很蛋疼。但每个酒庄都有自己的特色,有些酒庄很大,屋前有个超大的草坪。有的除了卖酒还卖蜂蜜和糖果,旁边还带有自助烧烤区。有的是卖香槟。但再反过来说,再有特色,它也就是个酒庄,里面是个酒吧,外面是葡萄园。没大的区别。

尼古拉斯和杰米在每个酒庄都在那里喝免费的酒,我总疑心如果路上出现警察的话,他们一定属于酒驾了。我很小心地只在第一个酒庄喝了一点,空肚喝的,很舒服。

感觉跑这么远的路去专门逛酒庄很有点傻,不过在猎人谷的风景其实也有点意思,阳光穿过高大的树木照在路上,尤拉说,如果你去欧洲,到处是这副景象。

对了,还去了一个不是酒庄的地方,是个只有在电影上才看过的英国式的庄园。一个二层的小楼,前面有一个圆形的花园,花园外圈是车道,花园再往前是一条笔直的长道,两侧是整齐的枫叶树。不是很好形容这地方。反正我只在电影里面看到这种地方,对两层小楼来说,占地大得要死,不是说建筑大,而是空地多,开了眼。

乱七八糟地乱买了几瓶酒,我这种俗人反正也尝不出味道。晚饭随便吃了点麦当劳,然后上路回家。结果在高速上遇到暴雨,NND把我彻底吓坏了。一开始还在跟其他人的车,后来干脆不跟了,看都看不清,又不敢随便变道超车,这时候,早上跟DF借的GPS就发挥作用了,虽然按照惯例,GPS又相当蛋疼地带我们绕进了一条怎么看都不对的小路,但最终,把我带到了家。绕路了,所以回家比其他人至少晚了20分钟。

总之,很累,不是特别好玩,开车很有趣但很累很危险,聊天很不错,如果春天去应该更好。下次除非是别人开车,否则两年内是不打算再去了。

老乡加校友

最近发现常州有不少厉害角色,除了所谓的常州三杰(基本我高中毕业之前只知道三杰,就和大家公认八路军打赢了抗日战争一样)以外,强人不少,比如曾国藩的幕僚,还有引发辛亥革命的盛宣怀(当然不是打响第一枪,而是站在了革命的对立面,冏),再想想太平天国时期貌似还有一个天王,貌似还有全中国第一个女状元。

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最近猛然发现唐骏是我的老乡加高中校友,登时觉得蓬荜生辉,再一对照我对母校的印象,真的不愧是我们母校培养出来的人才。其实这样的社会,这样的教育,培养出这样的人才实在是很正常,别的不说,我高中同学也有弄虚作假过高考的,我呢,没那个靠山,只能羡慕一下,嫉妒都不敢,貌似人家现在已经做了挺大的官了,都蛮好。提起来,我自己也有不少灰色的往事,这就是这么多人为唐骏辩护的原因,很多人为自己的不择手段和灰色经历找借口,发自内心的认同和同情。我高中的时候,还就郭沫若的问题和舍友辩论过,认为郭沫若这种没有骨头的文人是不得已而为之值得同情,这和今天同情唐骏是一脉相承的。

这里有一篇:《唐骏的成功是整个中国的失败》,转载过来,大家欣赏一下。

 

从西太平洋大学杰出校友唐骏同志的“学历门”被曝光的第一天起,网上就一直有那么一批人要求大家“客观理性的对待唐骏过去的小错误”。这句话其实大大淡化了问题的严重性,虽说everyone deserve a second chance,但唐骏这人早就把他的三十条命全部用完了,我觉得很多人似乎已经遗忘了或者从来就没搞清楚过这位江湖骗子的光辉事迹,因此有必要先花点篇幅帮大家复习一下。

唐骏在微软上任之后曾经亲自给《计算机世界报》发了一份个人简历,看到这份简历我才明白什么叫作“行骗的艺术”,里面赫然写着唐骏于“90年赴美国加州理工大学深造,93年获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你说这是造假吧可人家也没直接说这个博士到底是加州理工博士还是西太平洋大学博士,都是咱自己缺心眼太善良没有想到地球竟如此之险恶。后来唐骏被方舟子逼急了终于承认自己其实从来就不是加州理工的学生,但是“深造”这个词你硬要拗的话哪怕是在自习室里看过两本武侠小说也可以算是去深造过了,唐骏就表示自己很认真的在加州理工旁听过,这牛逼吹得真是滴水不漏啊。

所以在方舟子质疑唐骏没有加州理工的博士学位之后,唐骏非常自信的声称自己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说过自己是加州理工博士。可惜谎这个东西想撒圆了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们很快发现唐骏在他的两本奇幻小说《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和《唐骏日记》中都明确说过自己正是加州理工博士毕业。这两本书的合著者以及出版商立刻跳出来替唐骏挡刀,说这是他们写书的时候查错资料了,可敬的唐骏先生还曾提醒他们修改,是他们工作不负责任把这事儿给忘了。可惜很快网友又发现唐骏在自己独著的《我的商业逻辑》里也提到“虽然这三所大学都答应给我博士后的研究职务,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加州理工”,这下唐骏只好假装没看见了。

事实上在《打工皇帝唐骏》里面,作者还称唐骏后来又拿到了名古屋大学的博士学位,甚至于盛大在纳斯达克的招股书中也写着唐骏是名古屋大学博士,对投资者进行了赤裸裸的欺诈。我不知道为什么唐骏周围有那么多人都会搞错他的学历,据说很多气功大师周身都可以发出伽马射线什么的,可能唐骏身上也有某种光环,可以把靠近他的人纷纷变成脑残。实际上根据唐骏的自述,他在日本读了几年博士之后,导师怒斥说:“这种论文你还想在日本发表吗?拿回你们中国发表还差不多。”唐骏立刻奋起对导师的辱华言论进行了反击,于是他的形象也一下从一个无法顺利毕业的苦逼男变成了一个勇于和狂妄的日本鬼子作斗争的爱国留学生,顿时光辉而灿烂了起来。

网友还翻出了当年北邮校长兼大中华局域网之父方滨兴在唐骏演讲上的致辞,方滨兴可能也受到了脑残光环的影响,声称唐骏是北邮历史上最杰出的校友并且拥有加州理工博士学位,我也没见旁边的唐骏冲上台去纠正这个天大的错误。这个致辞的标题还叫《先做人,后做事》,由北邮历史上最杰出的校友和最杰出的校长一起站出来教育北邮的学生如何“做人”,这场面实在是太他妈的喜感了。我基本上每天都能在网上看到方滨兴校长的大名,而且很奇妙的是,他的名字的前面或者后面往往还紧挨着“我操你妈”这四个字。

就在唐骏的西太校友知错就改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时,唐骏依然认为西太平洋大学是所货真价实的大学,自己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博士,表示“今后我的名片上会加印一个博士在名字后”。而据唐骏的西太校友杨卫隆披露,西太平洋大学是个什么大学呢,只要你交了钱、写篇千把字的文章,两个月时间就可以拿到学历,你自己想要多少分数,学校就给你往成绩单上填什么分数,连课都不用上。我不知道唐骏到底要有多么恬不知耻,才好意思宣称要在自己的名片上印上“博士”两个字。而且唐骏在西太拿到的明明是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但他不管走到哪里都说自己是计算机科学博士,考虑到这个学位是买来的,搞不清楚自己的专业似乎倒也说得过去了。最牛逼的是他还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叫“电脑学博士”,在他的《我的成功可以复制》里更有一段惊天动地的话,叫:“比如Word里打完一行字会自动换行,可英文是单字节的,中文却是双字节,一个‘好’字,就很可能‘女’在上一行末尾,‘子’却到了下一行开头。”我只能说,真不愧是电脑学博士,女子弓虽口阿。

在不断的用一个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并不断的被揭穿之后,唐骏终于亮出了自己的人生感悟:“能骗到所有人就是一种成功。”这一刹那就连CCTV都突然显得诚实而正直了起来,我都可以想象到他们的员工在大裤衩里高唱“自从有了你世界变得好美丽”了。我客观、理性、公正的说一句,像唐骏这样撒谎成性死不悔改不知羞耻的家伙,完全就是一个教科书式的人渣吗,你跟这种人谈宽容,那不是他妈的自作多情吗?

当然从统计学的角度来讲,一个13亿人的国家里出现一个唐骏这样的老妖怪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整天痛打这只落水狗也没什么意思。真正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唐骏在中国居然还有大批的支持者和同情者,他们在偶像最危急的时刻纷纷发出了如丧考妣的怒吼:“能力比学历更重要!”你要是跟着他们的思路走,会觉得这问题还真他妈挺纠结的,你敢反驳说学历就一定比能力更重要?尤其是这些人往往会摆出一副义愤填膺怒发冲冠的架势,仿佛在控诉这个万恶的文凭社会,更让你觉得跟这群打了鸡血的家伙实在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问题是,这帮人似乎完全忘记了在人类社会里还有一个概念叫作“诚信”,而在我看来,这玩意比学历和能力都要更为重要。对他们来说,唐骏的身份不过是从过去的“高学历+成功人士”变成了“野鸡文凭+成功人士”,“造假”这个属性则被华丽的无视了。如果你直接逼问他们的话,他们可能也会承认造假是不对的,但我认为,正是这种不经意的“无视”才最真实的反映出了一个人的价值观。因此我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在我的祖国里有那么一大批人,虽然他们也痛骂双汇火腿和三鹿牛奶,但在潜意识里面,只要不侵害到他们本人的利益,他们是完全不拿造假当一回事的。

这几天唐骏还跑到南林大去做了番演讲,被南大一女生无情的踢了馆。事后该女生接受媒体采访,说:“没有道德感的人,不应站在高校讲台。”我个人觉得,唐骏可以站在高校的讲台上,应该不光是唐骏自己的问题,更多的是高校的问题,唐骏能有多“成功”,实际上是由中国的人渣浓度来决定的。正是这次演讲的组织者以及台下千千万万试图复制唐骏“成功”的人给骗子提供了市场,把中国变成了一个极其恶心的国家,他们其实跟唐骏一样值得谴责。而这些人却往往装得像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以仗义执言的姿态劝诫大家不要老盯着唐骏的“小污点”,表面上是在宽赦别人,其实只不过是要掩饰他们自己的猥琐。

事后南林大还有个额头隐隐透出五道杠的学生写文章说没见过观众这么侮辱演讲嘉宾的,我觉得丫真是没见过世面。当年哥伦比亚大学校长邀请内贾德来本校演讲,全美舆论哗然,麦凯恩、奥巴马等人纷纷去信谴责,结果哥大校长出人意料的在“欢迎辞”上叽里呱啦讲了将近半个小时,历数内贾德今年又处死了多少同性恋、“不守规矩”的妇女以及政治异议人士,直斥对方为“狭隘而残酷的独裁者”,开宗明义的向台下的所有学生表明:今天我们不是来开内贾德演讲会的,而是来开内贾德展览会的——这才叫他娘的大学。我不知道南林大这场唐骏演讲的组织者到底打算给本校的学生培养出怎样的价值观,从唐骏站上讲台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等同于是在侮辱自己的学校是所和西太平洋大学一个档次的野鸡大学了。我不由想起以前某位牛博网友的评论:中国的大学不应该分什么一流大学、二流大学,或是985工程、211工程,中国的大学应该分为“垃圾大学”、“特垃圾大学”和“宇宙无敌超级垃圾大学”等等。

尤其让我感到悲哀的是居然有那么多人以为自己能从唐骏的经历中汲取到什么营养。当一个人信用崩溃沦为惯骗的时候,对他说的每一句话你都应当保持警惕,唐骏除了学历造假之外,据网友深挖,他从开公司到所谓四大发明再到什么在德克萨斯某大学当教授的经历,都有可能是在吹牛逼,按照方舟子的说法,唐骏的留学经历矛盾百出,可能有80%都在造假。这样一个货色当然不会告诉你他是怎么通过行骗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他在通往“成功”道路上的某些关键秘密是绝对不敢拿出来与广大人民群众分享的,那些坐在台下试图通过学习他伪造和阉割的经历来复制相同“成功”的人几乎就跟那些试图从传销中牟取经济利益的人同样愚蠢。事实上信唐骏还不如信传销,信传销的人除非是用暴力或者什么“我带你去外地打工”之类的伎俩把亲朋好友弄进老鼠会,你只能说这个人是智力有问题,而信唐骏的则属于智力和人品都有问题。这么一群毫无荣誉感的蠢货居然还说指责唐骏的人都是社会loser,笑得我腹肌都快练出来的。更不幸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还是接受过所谓高等教育的大学生,这实在是太他妈的让人想移民了。

等你真往外跑的时候才发现唐骏的影响还真是无处不在,去德国留学还要先通过一个叫APS的考试,虽然网上介绍说这是中国蒙古和越南的学生都要考的,但事实上很多德国大学的主页上都写着只有中国的学生需要出示APS证书,而它存在的原因正是因为上个世纪我国流出了太多的假大学生,逼得德国人专门在中国设立了一个机构用来检测学生是否确实具备相应学科知识,这充分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作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犯贱后人遭殃。这种制度性的歧视并不是开个史上最贵奥运会或者GDP总量超过日本就可以让它消失的,当你发现唐骏这样的人还能在中国大行其道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样一个国家绝对不可能得到世界的尊重。

2011年4月之每天都有收获

一个月前,突发奇想,想记录自己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正好是4月份初,就决定以一个月为限,尝试每天记录。

头几天当然没有问题,每天都记录,没出两个星期,就开始忘记这回事了,还好自己有每天记日记的习惯,又用的是EverNote这个工具,过几天又想起来了,开始填坑。

就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倒也把4月份的表格填满了,有些日子,实在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也可能有,但因为是事后填坑,冥思苦想也找不出啥亮点,只好写个“貌似平淡无奇的一天”。

这样罗列出来,一眼望去,也一马平川,平淡无奇,但也却能帮助我记得一些美妙的时光,有些一晃而过的片段,本应该被遗忘在记忆的长河中,却挣脱出来,化为文字,留待将来的某一天,默默聆听时间隧道那一端自己的笑声。

 

日期

收获

 

4月1日

发现海盗湾注册用户有特殊的资源

 

4月2日

发现了ShadowEra的元素特别强悍

 

4月3日

去公园拍了不少照片

 

4月4日

重读《沙丘》

 

4月5日

帮宝宝打印了汉字学习的卡片出来

 

4月6日

JetBrains的ObjC的IDE:AppCode出来了

 

4月7日

陪宝宝看露天电影,抽奖抽到一个汉王电纸书

4月8日

早上测试了一下宝宝的中文,20个题目宝宝全对了

 

4月9日

买了一件西装

 

4月10日

花了至少2个小时学习iOS的编程

 

4月11日

研究了不少JavaService的东西

 

4月12日

研究gpedit.msc,把服务器搞趴下了,一个教训

 

4月13日

生吞活剥看完了iOS CookBook的第一章

 

4月14日

工作:花了一天时间给EJB加好了接口,让我很舒服

 

4月15日

收到了GZH小孩的照片

 

4月16日

学习了很多的XCode的东西

 

4月17日

重新发现了Plex这个软件,很多功能很有爱

 

4月18日

貌似平淡无奇的一天

 

4月19日

一起看了《权力的游戏》第一集

 

4月20日

貌似平淡无奇的一天

 

4月21日

聚餐吃了牛排

 

4月22日

开碰碰车

 

4月23日

一起看了《洞穴3D》

 

4月24日

吃Ashfield RSL的很棒的自助餐

4月25日

一起看了《让子弹飞》

 

4月26日

吃了很棒的火锅

4月27日

长假后第一天战斗力满槽写代码,还引入了Jython最新的版本

 

4月28日

星际2之菜鸟大乱斗,很好玩的对战,险胜

 

4月29日

看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龙与十字架》小说

 

4月30日

一种新的挑电影的方法,使用IDMB的年份功能

 

5月1日

去了Kiama看喷泉

澳洲的车祸

看到一个车祸的报道,突然想起,在中国,似乎很少看到车祸的报道的照片,似乎大部分的车祸的报道仅限于文字,就算有图片也很少有直接的图片,看一下澳洲这边的车祸的报道,图片看起来都很壮观。

上次回国,坐亲戚的车,那个车开得我心惊肉跳,又不好意思说什么。不管怎么说,车祸猛于虎,祝大家平安。

看一下澳洲的车祸的报道。最后一个的新闻太惨了,所以报道的图片啥也没有,看来不管什么国家,新闻读者的承受力始终是每个媒体需要考虑的东西。

 

http://www.oznewsroom.com/2010/03/blog-post_2278.html

image
今天上午十点半,布里斯班,两名富有经验的机械工程师在为顾客测试保时捷Porsche 911 GT2时,失去控制,与一辆过路大卡车迎头相撞,两人当场身亡。

 

http://www.oznewsroom.com/2010/05/blog-post_7927.html

image
今天下午,墨尔本西区Tarneit发生 一宗致命车祸。一辆后掀背轿车与一辆大卡车相撞,轿车撞成碎片,司机根本没有生还的机会。

http://www.oznewsroom.com/2010/06/blog-post_7069.html

image

5月22日中午在墨尔本西区Tarmeit发生一起严重车祸,导致3死2重伤,来自上海的一个华人家庭一家5口中就有3人遇难,包括28岁的男性司机和坐在后座上的岳父母。坐在副驾驶座的母亲和仅六个星期大的婴儿受伤。

据报道,肇事司机为上海籍华裔,在澳取得硕士学位,生前在墨尔本某公司上班,新近喜得儿子,岳父母刚从国内来澳照顾孙儿,却遭此致命车祸。

警方初步调查,肇事司机是L牌学习驾照,在没有监管教练的前提下独自带着全家开车上路,并忽略路口停车(STOP)标志,导致遭两辆汽车相撞,华人家庭所在的福特小车被严重损毁。

据悉,一直在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加护病房抢救的婴儿目前已经脱离危险,转入普通病房,开始会哭会笑了,可是再也见不到爸爸和外公外婆了。。。

image

一名韩国留学生于数个月前在昆州布里斯班驾车肇事造成特大超速车祸,导致一人死亡、周边公共设施和民宅损毁。肇事司机在事故中奇迹生还,并在7月12日被判 “危害公共安全罪”入狱四年。

据《先驱太阳报》7月12日报道,肇事司机是一位名叫郑日品的韩国留学生,今年28岁。在事故发生时,他驾驶着一辆奥迪A6轿车带着朋友兜风。郑日品的两名女性朋友,23岁的姜成林和26岁的李由莉搭载在车上。

报 道称,郑日品在公路上以166公里的时速飞驰,当交警跟随其后并示意停车时,他反而提高车速欲甩开警察。当郑日品把车速加至时速213公里时,轿车失去控 制并撞上了路边的一根电线杆,整个车体被切成两半。其中一半被惯性抛向路边民宅,造成姜成林立即死亡。李由莉在事故中受重伤,而郑日品仅受了轻伤。

澳大利亚检控方负责人麦凯西认为此案应当重判,因为本案中超速行驶完全是肇事司机主观故意的行为,并且丝毫不听警察的劝阻。他认为这种司机的存在是 “对国家安全的威胁”。郑日品最终被法庭定下“危害公共安全罪”,将面临四年的监禁。

在服刑结束之后,郑日品将会被遣返回韩国,并被终身禁驾。

http://www.oznewsroom.com/2010/01/blog-post_6389.html

image

惨不忍睹 维州致命惨剧造成一车五人丧生 触目惊心 澳青少年飙车问题引发社会震动
这是2010年1月21日出版的最新一期《东方先驱报》头版头条。
《东方先驱报》每周四、五午间开始,在墨尔本各个华人聚居区 Box Hill、Glen Waverley、市中心唐人街、Doncaster、Springvale、Prestron、Footscray等华人超市、中餐馆门口都可以免费拿 到,欢迎取阅,并提宝贵意见。这篇Cover Story的摘要如下:1月17日星期天凌晨,墨尔本北郊发生一宗致命车祸,一辆福特大马力劲车高速飙车,失去控制,撞向路边一棵大树,车辆断为两截,车内五名年龄介于15至19岁之间的青少年当场丧生,坐在后排的女孩成为该起惨剧中的唯一幸存者。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维 州助理警察总监Tim Cartwright表示,驾驶肇事福特新款XR 6的19岁P牌青年男子当天凌晨1时50分载着其他五人离开墨尔本东北区Ivanhoe一个派对,在Mill Park的Plenty Rd失控,当时路面情况正常。汽车冲过一个十字路口,全车失控打圈,再返回路面,然后拦腰撞向路旁一棵大树,由于冲力太大,将大树连根拔起,再将汽车断成 两截。据估计,当时汽车撼树时行车速度为每小时140公里,简直是疯狂。据报附近居民较早时投诉该处路面当晚有人在斗车,并有知情者举报肇事司机撞车前曾 经饮酒。

服务有30年的救护员Ron Mcleod表示自己从未遇到这么恐怖的车祸,救护员要先将压住女孩的三具遗体移除才可将女孩救出。

如此青春年少,花样年华就这样在“砰”的一声巨响中嘎然而止。这样的惨剧实在是太多了,我们经常能在路边看到绑在树上的十字架和花束,几乎隔三差五就能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类似的车祸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