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的视频播放经验分享

AVPlayerHD

iPad的视频播放其实很简单,就是在App Store里面付钱,下载,观看,效果很棒。

只有几个小问题:

1,没有中文字幕(动作片还将就,文艺片就死定了,完全听不懂);

2,不是所有的片子都可以在App Store里面找到(比如星际2战报或冰与火之歌预告片或中文片)

3,电影不够便宜(其实5澳币一部高清电影已经够便宜了,如果配合AppleTV的话,可以在家看大片了;如果和电影院同步上映的话就好了,否则就意思不大了)

iPad买回来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忽视了它看电影的功能。首先是它有Youtube,女儿最喜欢的动画片都直接Youtube了。我一直以为,iPad上放电影,电影格式转换的工作是必不可少的步骤;根据我的经验,转换过程消耗的时间一般而言等同于电影播放时间,即两小时电影需要两小时来转换,我觉得这很蛋疼。

后来发现了AirVideo这个软件,原理是将电脑作为流媒体服务器,iPad作为客户端,这就有点像Youtube了,不过你得开着自己的电脑才能用得起来,尝试了一下,感觉不错,在睡觉之前看完了一部波斯王子,相当地舒服,美中不足的看完以后还需要去关电脑:我还不如直接在imac的27寸屏幕上直接看了。

AirVideo的另一个缺陷是:出了门你就看不了了,总不能再带一台PC吧。满足不了旅行途中看电影这样的需求。

我对Mac上的视频转化软件不熟,先下载了一个Adapter,免费开源的,随便找了个视频转化成iPad格式居然不能同步到iPad上,再试了下转化成iPhone格式倒是可以,不过分辨率很低。这事情就暂时搁置。

去年底回国一趟,10小时坐在飞机上,我预料这将是一个漫长的旅程,因此我准备了了iPad,事先弄了一批免费的游戏,一些电子书,也准备了几部电影。

我使用了MacX Video Converter Pro(这软件是收费的,搞活动,限时免费,我就下载了一个),转化了JohnnyDepp和Christian Bale两帅哥演的《PublicEnemies》拷贝到iPad上;事先看了一个开头,觉得这片子绝对符合自己口味,不会失望的。然而我还是失望了,片子本身没问题,是效果太差了,分辨率低,还经常跳帧。我看了5分钟,关掉了。不过,我同时还准备了著名的哈佛大学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教授法学系列课程《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因为是课堂录像,所以画面质量不重要,倒是看得颇津津有味,不过这片子需要动脑子,看久了也累。

下面是重点:

昨天我终于搞清楚了所有的细节,把一部Avatar的720P的加长版拷贝到iPad上观看了,无需转换视频,外挂字幕,完美,画面效果让人惊艳。

首先解释一下为什么Adapter转化的iPad视频无法同步(这是Adapter的BUG),转化出来的视频的格式是1280*720的MPEG-4编码,而iPad对MPEG-4编码只支持到640*480分辨率。

其次是为啥MacX Video Converter Pro转化的视频效果这么差,那是因为它也是用MPEG-4编码,分辨率只有640*480。

能够查看视频文件的编码,全依靠一个名叫MediaInfo的软件,它可以分析视频文件的:1,容器格式,2,视频编码格式,3,音频编码格式,4,内置字幕信息。(这软件Mac版有个BUG,不认中文目录名)。

iPad真正的视频播放实力必须是H264编码(也就是AVC编码,两者是一个东西),1280*720的分辨率。而这样格式的电影在海盗湾比比皆是。直接下载即可。

但这里依然有个比较Trick的东西,我首先必须解释一下H264编码的Profile概念,H264为了照顾不同的硬件能力,定义了很多种Profile,从高到低分别适应不同的硬件平台。而iPad内置的视频播放器,要求视频文件的Profile必须低于等于3.1,iTunes会自动拒绝高于3.1Profile的H264影片。

怎么才能绕过这个限制呢,我一筹莫展,这时候:

有个头上顶着血槽,身上背着无数武器和防具的@MorphineWan从天上下来。

他的相貌如同闪电,衣服洁白如雪。

我见了就拜他,问:“Dominus, prostate
a quo ego?(主啊,我该往何处去?)”

他的声音如黄钟大吕:

【拉丁文自动翻译】

“解决方案有两个:

1.在打包成mp4前,手动修改h264视频文件的标示位,其实就是前八个byte,代表了这个视频的profile level,只要伪装成baseline 3.1以下的就可以骗过iTunes,同步成功。不过这个貌似比较麻烦,要么通过软件实现,要么自己写程序实现(我曾经写个一个python脚本,哈哈,拙劣的实现了这个功能)

2.不要使用系统的视频播放程序,用第三方的播放软件,他们都能直接忽略profile限制,直接用硬解解码播放文件。我现在也不去hack这个level了,直接使用第三方播放软件,AVPlayer HD,功能比系统播放器强,还能不用打包字幕,直接外挂,字幕大小也能随意调节。”

于是我就开始下载AVPlayerHD。收费软件,4澳币,作者是韩国人,锤子们请先退场吧(喜欢叫韩国人为棒子的人,我一般认为这个人是个锤子;如果他们不是锤子,那些编造韩国负面新闻的才是锤子,相信这些的是钉子,他们天生是被锤子敲的)。

需要注意的是,这软件默认是关闭硬件解码的,我一开始不知道试了好几次,一播放视频就直接Crash了;折腾了好久,后来依然是大神出手才知道了机关所在:在软件的设置里面搞一下就好了。

AVPlayerHD比起iPad自带的Video App,还有另外几个优点:

1,可以加载字幕

2,支持更多文件传输方式。

总之出来的播放效果实在是太漂亮了,当时就被感动了,感动中国。

开始给自己的电影库全面换血成720P,同时开始整字幕了。

其他几个经验,也分享一下:

1,如果需要将OGG字幕转化成SRT字幕,可使用Juber这个软件(字幕一般我去射手网下载)

2,假如你希望给视频添加字幕,对于MKV和MP4文件,最佳工具是MKVTools,它允许用户选择是否重新进行视频编码/音频编码,如果不重新编码视频音频纯添加字幕,一个4G的文件只需要6分钟就可以完成,基本上和拷贝文件的速度差不多。

3,HandBrake,免费,可以转换任何视频格式到H264。MacX Video Converter Pro也可以转H264,前面提到转化后效果不佳,只是因为它的默认设置为MPEG4,改为H264即可。

HandBrake,MKVTools,Juber都是Mac工具;windows工具肯定也有,自己去找。
补充:晚上试了一下HBO的冰与火之歌的预告片,也是H264编码,发现播放不流畅,使用MediaInfo查看视频信息,发现码率比较高,2900kps,使用MacX Video Converter Pro转化了一下,片长12分钟,转化花费了18分钟(双核CPU满负荷),转化为1200Kps,再拷贝到iPad,发现播放流畅了。
所以对于iPad而言,理想的视频如下:
视频编码:H264,720P(分辨率1280乘720)
音频:AAC
帧数:23帧/秒(大约)
码率:低于2500Kbps(大约)
下载电影时,需要做好删选,我一般从海盗湾下载,种子很容易找,搜索时使用“影片名 720P”就可以过滤掉太低或太高分辨率的种子,下一步观察片子大小,如果2小时片长超过3GB(需要进一步研究)大小,则可能是高码率的片子。低于这个标准则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海盗湾本来也需要选择合适的片源,比如观察种子数多少,还有一些内嵌了西欧语言字幕或干脆使用非英语配音的片子是坚决不能下载的,这个标准对我而言,不过是多了一道手续而已,而对应的,是影片收藏更加名副其实(当然不能和1080P的收藏狂人比)。

iPad2的小道消息

http://www.appleinsider.com/articles/11/01/30/report_details_ipad_2_components_5_million_unit_supply.html

(问一下,谁知道这种新闻翻译算不算侵权?还是得看作者的版权声明?)

以下是本人做的全文翻译,水平有限,但意思应该不会差得太多。另外需要注意,虽然文章的文风搞得很像新闻稿,但别忘了它终究是小道消息;原帖的评论中指出很多可疑点,包括相关公司和人物无法google到,而所有的改进都属于可以猜到的(评论者说如果我来编假新闻也会这么编);苹果的秘密似乎总是能保守到最后一刻。

来自Concord Securities的分析师Ming-Chi Kuo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今年的iPad2不会拥有更好分辨率的显示屏,而是延续使用和一代相同的分辨率。

报告中指出:“iPad2显示屏的提升将专注于减小厚度,防止反光,而不是提升分辨率。iPad2的显示屏将比一代的薄30%到35%,这将有助于提升外形。

“抗反光技术将提升iPad2在阳光下的使用体验,苹果希望这将在和亚马逊的Kindle的竞争中有所帮助。

“iPad2不采用视网膜显示屏的最重要原因是面板制造问题。目前的高分辨率大可视角度显示屏生产不易,产量和价格都无法达到苹果的要求。”

新iPad将拥有更快的计算速度,更好的图形处理能力,更多更快的内存。报告指出,苹果希望“更快的速度能让iPad2在今年的平板大战中继续保持竞争力”

“iPad2将使用ARM的Cortex-A9双核处理器,运行频率是1.2GHz。每个核心将得到1~2%的性能提升,从而让整个系统得到3~5%的性能提升。双核也将帮助在计算能力和续航能力之间取得平衡。这是苹果为iPad2采用双核的原因。”

正如之前期盼的那样,报告指出,“iPad2将使用Imagination的SGX543双核图形处理器,图形性能是iPhone4的3到4倍”。

内存也得到提升,报告指出:“为了充分利用图形处理器,iPad2需要更大的内存带宽。因此iPad2将拥有512MB内存,和iPhone4一样,是iPad1的两倍。内存运行频率是1066MHz(iPhone4为800Mhz)以保证更快的带宽”。

“iPad2新增了CDMA版本,这将为苹果开拓潜在的市场。WIFI版,GSM版,CDMA版将采用不同的产品编号。GSM版的iPad将使用Infineon的芯片,而CDMA版本将使用Qualcomm的芯片。更多的供应商将减少配件短缺的风险”。

报告提及了SD卡插槽的可能性,但未予确认。但报告提到iPad2会有前后摄像头,规格和iPod Touch相同,比iPhone4的摄像头差。

“App Store中照片和视频编辑的应用越来越多。SD插槽将可以让用户更方便地从数码相机和数码摄像机中传输照片和视频到iPad,并编辑他们,”报告这样写到,但接着就转移了话题,语焉不详。

“iPad有两个摄像头,前置为30万像素[VGA](和iPhone4相同),后置为1百万像素(和iPodTouch相同)。前置摄像头是为 FaceTime准备的,考虑到iPad分辨率为1024*768,因此30万像素已经足够。后置摄像头主要用于视频录制和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技术)。”

报告指出,富士康依然是iPad的独家制造商,生产将在本月开工,目标是在2011年第一季度达到450万到500万的产量。iPad2上市时间取决于供应链的供货情况,预计将在第一季度末或第二季度初进入市场。

盘点高中

本来是想写一点关于高中那个语文老师的东西,结果忍不住一一评点过去,倒是写得很过瘾。

高中的时候遇到一语文老师,很有意思。传说他是在另外一个学校做领导的,被排挤到我们学校,呆了一年,就走人去政府部门高就了,但是那一年刚好是教我们。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想起来,我挺喜欢这老师。

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他上《雨中登泰山》一课的时候,给我们念了一首歪诗,传说原作者是登黄山走在他前面的一个老太,实在走不动了,很无奈,诗曰:不到黄山想黄山,到了黄山恨黄山,以后再到黄山来,十足是个猪头三。

他做的另一件事情,是要求每人每周写一篇数百字的文章出来,题材不限,体裁不限,爱咋整就咋整,他都没意见。这可以看成是我现在喜欢写点东西的滥觞。寄宿生活,其实很单调加枯燥,没多少题材可写,虽然题材不限,但是爱情之类的显然是禁忌题材,换成现在,我可能会恶搞出一点小说来博他一笑。但那时候我写的最多是议论文和记叙文。

唯一记得自己写的一篇文章,是电影批评。那一周学校组织看电影,三流港片,好像叫什么霸王花。我就在文章中大侃动作场面之虚假,情节之不合理,因为言之有物,所以似乎是当时我写的最快的一篇文章了。现在想来,我是在用一流大片的标准来要求小成本制作,实在很傻B(另外女主角能够把脚踢到过顶,这身体素质相当不错,演出也很卖力了)。但倒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写点东西出来:只有你有了写东西的欲望时,才能做到下笔如流水接地,哗啦哗啦哗啦啦。

又想起另一个老师,音乐老师。说起来,应该感谢我们班主任,这件好事似乎是他促成的。这音乐课不是正式的,而且不是在自己教室里,似乎是在阶梯教室里。她让我们闭着眼睛听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感受里面的波澜壮阔,这么多年了,别的都忘了,就记得这个场景。音乐课似乎只上了两次还是三次就停止了,但可能它在高中刻板的生活中是那么地与众不同,甚至有点超现实(音乐课这事情怎么可能在我们那种以读书为天职的学校里发生?),因此我一直记得。

我们班主任,是个很牛B的数学老师,我们那一届在他的培养下出了一个数学奥林匹克夏令营的;几年后他更培养出另一个进入数学奥林匹克决赛的。牛人。不得不佩服。

他一直不怎么喜欢我,原因主要还是我。

我有好几个问题:

第一,不喜欢洗澡,换了我是老师也不会喜欢一个一年到头有异味的学生(注:现在被老大教育得每天洗澡一到两次)

第二,高一那会做了一件蠢事:早上教室的后门打不开,原因我一直不知道,可能是木头受潮膨胀造成的,我很傻B地试图打开它,结果门被推得有点损坏,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但班主任不这么想,试图找出谁搞坏的,我第二次犯傻,又站了出来承认,其实我低头不吭气这事就完了,没人会举报我的,第三个错误是班主任勒令我修好门,我转头忘掉了,当然最后门是班主任保修搞定。但你知道的,换了任何老师都没有理由再喜欢我了。

第三,我成绩很糟糕。没人喜欢不聪明的学生(注:现在很聪明,下一目标是绝顶)。

我和班主任的关系的改善得归功于爸爸。爸爸看着我成绩不好,也着急,和班主任想办法见了几次,谈了一会。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虽然我这个儿子又蠢又倔,但是既然老子看起来还人模狗样,虎父无犬子,也不能小视了。所以班主任高中三年对我都很不错,至少再也没有当面批评过我,某种程度只是当我不存在;对我这种经常干傻事的人,不批评我就是爱护,特别是我听他狠狠批评其他人(经常是我的舍友)的事情。高中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是花了很多心思的。我接的有一个下雨的冷天,爸爸骑摩托车找我啥的,为了啥事已经记不清,就知道他来找我,天气还蛮凉的,又下雨。妈妈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中午来学校帮我两个星期的衣服洗掉了。

偶尔班主任还有表扬。我爸问他我还有没有希望考上大学,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这样的学生考不上,就没学生考得上大学了;我不知道班主任是如何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我那时候自己几乎对这个目标绝望了,这句话不管是否出自真心还仅仅是套话,在我听来简直是给足了面子,给了我莫大的安慰和鼓励,很多年以后想起依然感激涕零。

这种爱护,最搞笑的一次,当属有一次期中考试结束,我妈来学校接我回家,问我考得这么样,我心里没数,就说还可以。正好班主任来宿舍视察,我妈就问我班主任,班主任不记得我的成绩(显然好学生的成绩谁都记得),说要看成绩可以去办公室查。阴差阳错,正好有个同学的家长有车可以搭便车,我们就没有去查成绩。这故事的高潮是,我度过了一个暑假(寒假?)回到学校以后,终于拿到成绩了,发现自己考出了有史以来最低分,全班倒数第一。我郁闷了很久,然而我心里知道得更清楚,假期里面我过得还行,还多亏了班主任不记得我的成绩(他是不是故意不记得的?)。

我一直不能理解班主任这个人,有些事情我真的不明白他的想法。一个是他联系了音乐老师给我们上了音乐课,一个是给我们全班放了一场老电影,铁人王进喜的故事。我想,他应该是挺有情怀挺有追求的,挺希望我们成才的,要不然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栽培我们。但我就是不喜欢他,我们宿舍(我们宿舍也是成绩最差的一个宿舍)都觉得他挺阴的,叫他笑面虎。大学毕业以后的同学聚会,我们还讨论过他对某些同学之间的恋爱关系的无中生有的猜测,觉得很是莫名其妙:班主任怎么会认为这两个人会有恋爱关系(实际上我们高中就没有时间搞这种飞机)。充满矛盾的一个人,我想。

下面说我的化学老师,他年纪很大了,高三前上他的课,觉得他很有水平,因为他老是超范围地授课,把一些书上不教的东西也教给我们。高中的惯例,高三之前所有的新课都会结束,高三全部是复习。然后我就发现他的课高三完全是把高一高二的课再读一遍(根据讲义的破烂程度看,我们猜测他已经好几年没有重新备课了),这其实也不错,化学是门兼具记忆和计算的科目,所以你再听一遍,其实也有进步,不过,我发现了没啥新东西以后,一到化学课,我就不听课了,改为自己在下面做试卷:给自己掐表算好时间,一堂课一张卷子,挑战自己的做卷子的速度和准确率。化学老师最好的地方就在于他不干涉我自己干点啥(更可能是没发现我在自己鼓捣),所以相处非常融洽。

物理老师,我完全想不起来是怎么个人了,但物理是开始最折磨我的一个科目,也是最后我最得意的科目;但,高考我某种程度依然失手在物理上:分数比我预想的低,也许这就是宿命。高一,我记得我死活搞不清那些该死的力的矢量分析。高三我们每周一下午必考一张物理试卷,由此想来物理老师也是个很有追求的,每周一小考,颇锻炼人,我当时处于上升期,乐此不疲;但垫底的那些学生应该都痛苦不堪吧。某一天我考出了全班最高分,这事情除了我也许没人记得,但是我一直记得那种憋不住的发自内心的高兴和痛快;我甚至考得比参加数学夏令营的那个家伙还高,虽然只是一次,已经足够。

提到最高分。高中其实我有一半时间生活在嫉妒中,在发现我的成绩差到差不多要嫉妒每个人的时候,我的嫉妒转变为自卑,当然还好我没有放弃。我记忆中最深的最高分不是别人,而是LHQ有一次考出了班级第一名。(数学夏令营这样的同学无法再让我嫉妒了,我已经转为崇拜了)。我之所以记得,是因为LHQ和我来自同一个初中,我记得考试结果公布以后,班级开始搞大扫除,在灰尘乱飞中,她眉飞色舞想藏起自己的欣喜若狂却始终藏不住的样子;而自己只能对着倒数最后10名的成绩不光是痛苦简直是麻木了。

还有英语老师,英语老师总给我精力过剩的印象,她总是喜欢给我们灌输一堆的生词,她有着旺盛的学习热情,似乎每次上课不是我们在学习,而是她在背单词。我那时候很喜欢查字典,把一个单词查出一堆的可联想的词汇,有一次被她发现了,她马上就试图推广这个办法,但一堂课以后她似乎又放弃了,可能觉得这办法有点劳民伤财,费时费力见效慢。查字典实在太费力了,那时候还没有电子词典。我从来也不喜欢英语老师,虽然也不讨厌她。她的学习方式有一种一往无前的破坏力,而我在高中时代也是。

差点忘了最搞笑的历史老师,他年纪很大了,是个老愤青,有着鲜明的是非观,奈何却跟不上时代,比如嘲笑二战时的英国首相张伯伦,学他下了飞机做演讲说:“我为大家带来了和平”。诸如此类,是个很可爱的老头,有时很可笑,但是你绝不敢当面嘲笑他。他的一些方面无疑是值得尊敬的,但你绝不会喜欢和这样的人共事,他差不多落后时代几十年,更糟的是你绝没可能改变他。

最后提一下政治老师,某种程度上,他比班主任更牛B,因为后来他当校长了。这个家伙是我最讨厌的老师,因为他总能说出各种恶心的官话,而本职工作也就是政治课的水平就是零,每次评卷的时候都得先翻出答案,否则他就搞不清正确答案。不过我也理解,如果一个人的脑子全部用在了如何想上爬,那自然没有时间备课。更何况,政治课的功夫全在课堂外,权力的游戏当然比上政治课更带劲。政治课最大的贡献是培养起了我对政治的厌恶,这点来说,这政治课真的没有白上。

还有很多老师,奈何我记忆一向不好,眼睛又笨,几乎全部忘却了。比如生物老师,我老是在他的课上复习其他课(可怜的生物课被排除出高考科目了)。还有个老师是怀孕大肚子,课上让我和LC这两个高个子站起来做演示,让我们俩扮演两个星球,那个好像是地理课?太多的老师就像流水一样经过,流水无痕,最后只剩下一个代号:某某课老师,面目模糊,连姓氏我都没有记下。

说起来,高一的时候,还有手工课,记得自己做了一个音乐门铃,现在想来,就是按照电路板做了下焊接。我头几个做出来,很得意,试了一下,有个小毛病,就是不会自动停止;我做了个很蠢的决定,拆掉重来,然后死活不响了(现在觉得可能是电炉铁加热时间过长把集成块烧掉了)。

最近我似乎有点刻薄,而且记忆有点偏差,欢迎高中同学们查错指正。记录都是个人感觉,做不得数,好比犯罪分子对社会的看法总是反动的一样,自娱自乐而已,希望别伤害到谁就好。

国庆节沙滩烧烤

太阳暴晒的成果,澳洲的太阳真太毒辣了

几天前sophie的爸爸就开始串联(sophie是女儿的同学,同龄),说澳洲国庆节(1月26日)一起去沙滩烧烤。最后我们一家,billy一家(华人),还有sophie一家(澳洲人,祖籍希腊),加上df一个人,一起在海滩上度过了相当难忘的下午。

约好是11点,结果到了海边发现根本没有停车位,最后开了老远找了个位置。大家都一样找不到车位。搞到12点20,终于大家都坐在沙滩上了。

sophie爸爸nicholas带了暴多的东西,billy的爸爸是厨师,带的也不少。整整两大箱子冰块,然后把啤酒,矿泉水,姜汁啤酒,可乐,汽水全部浸在里面。架势非常唬人。天气很热,我空肚先灌了一瓶啤酒,发现不是个好主意。

nocholas带了一个烧烤炉,很小,很便携,大概直径半米。生火用的是碳,看起来不是很多,结果火很旺很持久,整整燃烧了五六个小时。

开始烤的时候,想如果我爸爸可以来,那该多有趣;这是一开始的想法,结果一直玩到晚上7点,这种玩法实在是对体力很有挑战。

烤了香肠,鸡肉串,羊排,大虾,牛排。烧烤非常好吃,不过吃到很多颗粒状的东西,不知道是烧焦的肉,或者是孜然,还是沙子,很担心会拉肚子,不过后来证明没啥事。羊排很好吃,我吃了不少;还有浇了Billy爸爸做的sauce的牛排也不错。香肠也不错。鸡肉串不是很好吃,味道怪怪的。虾看起来不错,可惜我过敏,不能吃。

忘了带照相机去,结果啥也没有拍。

小孩大人一起下海玩,除了billy妈妈,老大,和df,每个人都下海了。sophie和shania一起在海里玩充气海豚。我在旁边当鲨鱼追他们玩。

第一次下海,海水远比想象中浅,走下去大概10米也不过齐腰。又因为是海湾,所以没啥大浪。海水很咸,清澈见底。

nicholas说海水和阳光会让你第二天工作起来精力更充沛,我得到的却是晒伤,疲倦,第二天连背双肩包都得把背带往外移,因为皮肤上都是晒伤。涂了很多防晒霜,发现在烈日下根本不管用;高中踢球的时候我很喜欢让自己爆晒在太阳下都从来没觉得阳光如此毒辣,老家的阳光完全不能和这里比。

sophie还有个妹妹chantel,2岁多,也下海玩,玩到累了,就在椅子上睡着了。睡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把手举着前面,保持不动,我们一群大人围着看了几分钟,她又把手缩回去继续睡了,大家的结论是这小家伙在做梦。

中途赤脚走了将近1公里去上厕所,走的是号称悉尼最漂亮的自行车道,沿路都是海景,的确不错。还看到了上次LJ和FQ去钓鱼的地方,其实很近。

拿香肠面包喂鸟,后来billy一家先撤了,看到大家都吃不掉了,nicholas就把香肠,羊排,大虾都喂鸟了,真TM奢侈啊,特别是海滩上倒了一地的虾,不应景地想到了非洲人民。

玩到晚上7点,sophie还要去玩秋千。我们又杀到一个小公园去。那里看到了个小码头,有辅助小艇下海的机械装置,有人正在把海里的小艇往汽车上拉。岸边还可以钓鱼。两岁的chantel可以一个人走独木桥,也让我开了眼;因为塑料鞋滑,直接从一米高的位置摔下来,还好抓住了,太恐怖了,两父母倒是和没事人一样,让她脱了鞋继续玩。8点天全部黑了才散伙。

这一天练了不少口语。老大告诉我别和nicholas说自己的英语差,搞得似乎在利用人家一样,所以这次我很注意。

我有个不好,就是没有做太多的事情,后来搬东西之类,我帮忙太少,太不应该了。下次要注意。

和nicholas一家是很过瘾,不过他们一家的玩劲实在是太让我叹为观止了,我只有10岁左右才有这种玩到晚上八九点不想回家的劲,他们已经四十多还这样,真是神奇啊。

我的FaceTime

我的FaceTime地址是:yichen1976@gmail.com

欢迎以前的同事朋友骚扰我,特别是那种失去很多年联系的。

别怕怎么多年互相不联系就生疏了就聊不起来了:上次回国见到了初中同学,15年以上不见的朋友已经相见甚欢。

特意发个帖,手里有iPhone、iPodTouch、Mac的老相识给我来电吧。

脑中突然闪过CN同学,这家伙应该是我大学同学中第一个买Mac的吧,上次聊天他还发配在阿根廷,不知道最近可好。

注:没见过面的网友就免了,中年虚胖男没啥可看的。